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35章 不可多得的珍宝

第835章 不可多得的珍宝

 
    现如今,世界上的人口已经逼近了八十亿,在这么庞大的基数面前,个人的喜怒哀乐都会显得非常渺小和微不足道,无论你的人生有多么痛苦,遭受了多大的挫折,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生活还是一样要过。

    萧晋不知道夏愔愔和董初瑶见面之后都说了些什么,只是第二天晚上再接到董初瑶电话的时候,愕然得知她们两人竟然是在一张床上过的夜,而且听女孩儿口气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问柳白竹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对此,他只能无语感叹:女人之间的友谊果然是这世间最不可能解开的难题。

    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好事,他那颗吊着的心总算能轻松的放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头扎进了配药小屋,和郑云苓一起将涉及到金肌草、三花七叶荆和噬心蜂毒的所有药方都研究了一遍,刨去毫无实用价值的一部分,整理出了十几例涵盖外科和内科的药方。

    而且还在老族长梁庆有的强烈坚持之下,在他身上实验了其中两种,效果非常的好,到萧晋离开再次去龙朔时,他已经可以不用拐杖就站起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天里他接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陈康安打来的。这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年轻人完美诠释了商人毫无廉耻见风使舵的本性,一上来就先是大大的恭喜了萧晋一番,然后话里话外的就表示忠心,愿意紧紧的团结在他萧晋的周围,唯他马首是瞻,一起努力,一起发财,还坚持将鸢鱼酒吧剩下那六成的份子全都转到了贺兰鲛的名下。

    萧晋对此自然是持“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态度的,谁让陈家好死不死的非要吞掉他心爱的雨娇姐呢?事先收取一点利息,也是应该的。

    第二个则是房韦茹。他原本以为这女人是想通了他让房文哲带过去的话,却不料人家是代表了房家来和他约时间谈判的。

    这很有意思,房家收到邓兴安传过去的信息之后,知道事情很难转圜,竟然想出了打感情牌的办法,并且找的不是与他关系更好的房代雪,而是更加精明的房韦茹。

    明白便宜被一个离心的房家人占了也比被外人夺去强的道理,这起码证明了房家并不全是蠢货。

    萧晋很想知道房韦茹会怎样利用这次机会,所以很干脆的答应了她的见面请求。

    至于在这个事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房代云,他连想都懒得想,一个能力和野心不匹配的蠢货而已,根本没有与他对立的资格。

    进城那天的一大早,他在周沛芹的帮助下收拾好要带走的绣活,便推开了沙夏的房门。

    这个东欧女杀手的刻苦很是令他汗颜,大早晨的饭都顾不上吃就开始了吐纳修炼,甚至都让他生出了“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念头。

    “我要走了。”他站在床边对沙夏说,“虽然村里很安全,但毕竟我离得太远,有什么突发状况都没办法及时赶回,所以,我不在的这几天里,麻烦你替我照看一下我的家人。”

    沙夏睁开眼,略有些意外的望着他,问:“你已经彻底相信我了吗?”

    萧晋撇撇嘴:“相不相信有什么所谓呢?我不可能去哪儿都带着你,既然总要让你和我的家人呆在一起,那不如索性就将这个信任给你,只希望我们之间的故事不会变成东郭先生与狼。”

    “这个故事我听过,”沙夏又闭上了眼,淡淡说道,“但我是不是狼不重要,而你却绝不是东郭先生。”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你怎么想吧,总之,拜托了。”

    说完,他转身要走,却听沙夏在又身后开口:“放心,在学会你的功夫之前、一年之约结束之前,我是不会背叛你的,这是一名杀手必须遵守的契约精神。”

    萧晋笑了,一边为她关门一边说道:“还是那句话,女孩子傲娇的时候,要搭配上一点点脸红才可爱。”

    院子里,周沛芹、郑云苓、小月、二丫和贺兰艳敏都站在他的行囊前等着,有些奇怪的组合,却实打实的都是他的家人。

    亲亲闺女的脸蛋,再揉乱二丫刚刚扎好的头发,然后拍拍贺兰艳敏的小脸之后,他这才抱了抱周沛芹,抚平她眉心的愁绪,柔声说:“又不是第一次出门,干嘛哭丧着个脸呀!”

    周沛芹用力抓着他的衣襟,不舍道:“我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妇道人家,帮不上你什么忙,甚至你在山外面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是你的婆娘,我只知道最近这些天,你每次出去都会带一身的伤回来。

    萧,你要做事,我不能也不敢拦着你,只愿你在做出某些决定的时候,心里能多想一想我们娘儿俩,多想想这个家,我们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想你能平平安安的陪我们到老。”

    温柔乡是英雄冢,会认为这句话是贬义的人,百分百是心如铁石之辈,萧晋自然不在此列,如果不是因为易家这座悬在他心上的大山必须摧毁,他绝对会心甘情愿的老死囚龙村,享尽天伦。

    什么才华财富都不重要,如此贴心的女人,才是这世上最不可多得的珍宝。

    啪啪打两下并不存在的马蹄袖,他一个千打到底,捏着嗓子说:“遵太太懿旨,此次出山,小的一定时刻谨记太太教诲,与人为善,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如若违背,甘愿受三天不能上床之罚!”

    “你能不能有个正经啊?”周沛芹红了脸,哭笑不得的轻打他一下,“我、我只是让你注意安全,又没有让你在外面扮狗熊,要是有人欺负到你的头上,那自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萧晋笑嘻嘻的直起腰,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了一下,这才轻声道:“放心,龙朔那边该扫清的障碍已经扫的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再出去都只会为了正常的生意,轻易不会再有什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