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26章 师父的任务
    邓家的事情一解决,萧晋就感觉好像压在头顶的一座大山消失了,天上的乌云也顷刻间散去,高远清澈,说不出的轻松,连每一口呼吸仿佛都能让身体变得更加轻盈。

    这倒不是因为邓兴安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而是因为他终于搞定了龙朔境内的最后一块绊脚石,从今往后,起码在龙朔的地界儿上,再没人有能力阻挡他。

    他相信,事业在还没有正式起步时就扫清了一切障碍,如果还不能腾飞,那真不如干脆找个大咪一头撞死得了。

    说到这个,男人在清晨的时候总是很没出息的,他第二天一醒来就缠着苏巧沁要晨练一把,正叼着未来孩子的一只饭碗恳求的时候,宋小纯醒了。

    这可不得了,苏巧沁顿时就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推开他跑进了卫生间,还特地锁上了门。

    萧晋脸皮厚,在床上跟小丫头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片刻,就干笑着开口道:“呃那啥,小纯,关于刚才的事情”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宋小纯还没有学会怎么坦然的说假话,一张小脸儿憋的通红,还在努力着让自己的眼神看上去更真诚一些。

    萧晋自然是忍俊不禁,跳下床钻进小丫头的被窝,抱在怀里宠溺道:“傻孩子,你现在还最主要的精力应该放在怎么让自己更加的快乐和开心上,不需要那么小心的去照顾别人的心情。

    刚才的那一幕确实不应该被你看见,你不用感到难为情,因为是师父错了,师父向你道歉!另外,那种事情,师父不好向你解释什么,如果你心中好奇或者有什么疑问,可以去问你巧沁师娘,或者任何一个师娘都可以。”

    “我知道!”小丫头的脸蛋儿依然红的像苹果一样,“师父爱巧沁师娘,才会才会那样的。”

    萧晋又笑了,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嗯,这话不假,那确实是相爱的两个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但是,等你长大了,却会发现在很多时候,并不相爱、甚至是互相陌生的两个人也可能会那么做。”

    “为什么?”宋小纯一脸茫然。

    “没有为什么,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萧晋收敛起笑容,幽幽地说,“相比起你们孩子,成年人的一切都很复杂,许多、甚至大部分的事情都没有因为和所以,他们可以随随便便的爱,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恨,甚至抛却爱恨,只是遵从本能,沉迷**,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宋小纯抱着他的手臂不知不觉的就收紧了,弱弱地说:“我听不懂师父你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很可怕的样子。”

    “是啊!”萧晋低头吻吻她的额头,微笑说,“不过,你总有一天也是会长大的,师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你现在身体里的那颗心,而且,师父也坚信,你一定能成长为一个善良、聪慧、且勇敢到无所畏惧的好姑娘。

    所以,我的孩子,不要害怕,有师父在,这世间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你。”

    宋小纯眨巴眨巴依旧茫然的双眼,忽然就有泪滑落下来,埋头在他怀里,委屈的说:“呜呜呜师父,除了最后一句之外,前面的我还是没听懂,呜呜小纯好笨”

    萧晋自然是无良的哈哈大笑。

    在所谓的绑架事件中,萧晋受的伤看上去严重,实则不过是一点皮外伤,用他的药膏一抹,连线都不用缝,所以在吃过早饭之后,他便将宋小纯托付给了终于肯从卫生间出来的苏巧沁,告别依依不舍的娘儿俩,办理出院驱车来到了诗咏国际。

    见到推开办公室门走进来的他,董雅洁的表情很是意外。“不好好在医院养伤,你跑出来做什么?”

    “医院人多眼杂,没办法跟你好好亲热,憋得慌。”**的话,萧晋那是张口就来。

    董雅洁无语的摇摇头,敲敲正在看的一份文件,没好气道:“你要是有事就赶紧说,没事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老娘现在很忙。”

    萧晋不客气的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边喝边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董雅洁想了想,摇头:“什么事?”

    翻个白眼,萧晋一口喝干酒液,走到办公桌旁拿起她的一只手臂就把起脉来。

    “我的大姨子,肝上的毛病还没好,你怎么又添了健忘症啊?天绣那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也能忘?”

    董雅洁一呆,随即猛地拍了一下脑门,摁下桌上的呼叫键就对秘书命令道:“思慧,马上去设计部将咱们天绣第一笔订单所需的图样、布料和丝线全部拿来,快!”

    “用不着这么着急,”萧晋接口道,“我又不会飞,赶得再快,到家也是下午快傍晚了,早几分钟晚几分钟无所谓的。”

    “我能不急嘛!”董雅洁愁眉苦脸道,“人家客户只给了半个月的时间,你生生给耽误掉了五天,今天还不算数,再加上回来的那天,总共也只剩下八天了,八万针,还必须得是完美、不容任何错误的八万针,要是失了约,我诗咏国际的牌子可就砸了。”

    “放心,现在村里又增加了十一个绣工,人数将近三十,一天一万针而已,小意思。”萧晋自信的笑笑,又伸出手,接着道:“把我上次给你的那个药方拿出来,你的身体状况有了一点变化,药材和配伍都得稍稍改动一下。”

    “小明!”董雅洁没有拿药方,而是握住了他的手,一脸郑重道,“这第一笔订单事关我诗咏国际能不能进一步稳固在华夏奢饰品品牌界的地位,你可不能给我儿戏。”

    “那做好了有奖赏吗?”萧晋趁机开始要福利。

    董雅洁嘴角一翘,神秘道:“我前天刚刚认识了一个小姑娘,她身上的味道非常迷人,如果你这次工作完成的足够好,我”

    “把她介绍给我?”

    “你想的美!顶多送你一条原味内裤。”

    “切!”萧晋大失所望,“不是你的,小爷儿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