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22章 事到如今
    关于梁玉香,萧晋的情感是最复杂的一个。两人初识的时候,梁玉香给他的观感是大胆和风骚,所以直接就按照经验将她归类到可以上床但不用负责任的那个范围之内。

    也就是说,他对梁玉香的冲动,是从下半身开始的,相比起周沛芹她们要不纯粹许多,就连第一次见面就上床的赵彩云,他的第一印象也是欣赏。

    在之后的接触中,他慢慢了解到梁玉香不过是表面放荡,内在却是最传统、甚至保守的一个,后来又发生了自杀事件,那种下半身的冲动才变成了怜悯。

    如果后来没有发生梁喜春下药之后的阴差阳错,可能直到现在,他也只会跟梁玉香维持那种偶尔揩点油吃点豆腐的暧昧。

    归根结底,如今他与梁玉香之间的感情,是那晚之后的责任感所催生出来的,虽然不是虚情假意,但终究属于意料之外,不是主观上的水到渠成。

    因此,和梁玉香的“地下情”,是他对周沛芹最为愧疚的一个,也是他直到现在也迟迟不知道该怎么跟周沛芹坦白的原因。

    面对苏巧沁的质问,他虽然还不至于无耻到将责任全都推到春药和梁玉香的身上,但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沉默良久,才叹息一声,说:“事到如今,再说缘由已经毫无意义,我和玉香姐之间虽然看上去像是个意外,但无论怎样,我都不是无辜的,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逃不掉,也不能逃。

    说到底,我在你们每一个人面前都没有资格坦然,本性也好,贪婪也罢,负了就是负了,谢谢你们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愿意和我在一起。

    如果,我是说如果,某一天你们不想再这么委屈自己了,不管做什么,我都能够理解和接受。当然,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挽回你们,失败了也没关系,总不能只让你们为我伤心,而我却一点痛苦都不能承受吧?!这没有道理。”

    “你不要再跟我说这种话了,”苏巧沁突然抱紧了他,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幽幽地说,“你没有欺骗我们,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们自己做出的选择,有什么后果,也应该由我们自己承担。

    我喜欢你,也喜欢沛芹姐,因为我们一样,没有野心,也没什么梦想,我们只有你,也只想要你。你登上山巅,我们会由衷为你自豪你跌入谷底,我们也会不离不弃。只要你好好的,健健康康,安安全全,每次出门,都让我们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就足够了。”

    身为一个男人,能从女人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这辈子就已经值了,什么权力财富,不管你得到的再多,终究需要有人来和你分享其中的荣光,否则的话,就像衣锦夜行,一切也就没了意义。

    这就是家的重要性,一个能给你“家的感觉”的女人,不赶快娶回家藏起来的,都是傻子。

    萧晋当然不傻,于是他笑着说:“苏巧沁女士,你完蛋了!真的,小爷儿现在决定收回刚才所说的那番话。

    以后不管你后不后悔,哪怕是看上了别的男人,都甭想逃出小爷儿的手掌心,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找根链子把你拴在我的身上,走哪儿都带着,不听话就抽,来劲儿了就干!”

    苏巧沁听了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痴痴地笑了起来,媚眼如丝道:“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尽快找个别的男人给你戴顶绿帽子?”

    这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勾引,萧晋如何能忍?一声怪叫便要翻身上马,吓得小女人花容失色,手忙脚乱的挣扎道:“好人别闹,这不是家里,小纯就在旁边睡着呢!”

    男人来了劲儿,哪管其它?萧晋一边熟练的解着她的扣子,一边喘着粗气道:“你小点儿声就好,我争取速战速决。”

    苏巧沁脸红的像是火烧,身体也一阵阵的发痒,虽说男人的要求她从来都不会拒绝,但现在的情况实在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极限。

    “求你了,萧,你……你再忍几个小时,等天黑了好不好?”

    萧晋停下手,趁机开始无赖的提要求:“那你到时候必须全程主动,还得做上午我跟你说的那个。”

    “那、那怎么行?”苏巧沁娇羞无限的为难道,“小纯一定会听到的。”

    “那就现在。”

    “别……我、我答应了……”

    “嘿嘿嘿……”

    萧晋奸计得逞,重新躺回床上,贱兮兮的模样让苏巧沁一阵哭笑不得,可摊上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魔星,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接下来,两人又在床上腻腻歪歪的说了会儿悄悄话,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萧晋正打算找孙阿姨去买饭,房门却被人敲响,而推门进来的,赫然是邓兴安。

    常常在本地新闻中露脸的知府大人,苏巧沁自然是认识的,慌忙从床上跳下来,红着脸整理好衣服,说声“我去买饭”,就低着头匆匆出去了。

    她知道打伤萧晋的正是眼前这位知府大人的公子,心中有气,所以连招呼都不打,只是明白男人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这才选择了回避。

    萧晋比她还要无礼,就那么大咧咧的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的说:“知府大人见谅,小的身上有伤,就不下床迎接了,您请自便就好。”

    邓兴安眼角抽搐一下,让身后的秘书等在门外,自己则来到了床尾站定。

    然而,明明是居高临下的俯视,但一对上萧晋那双痞气十足的目光,他心中竟然下意识的生出了些许自己才是低头那个的错觉。

    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堂堂五品知府在一个没名堂的小子面前居然没有一点底气,这种现实让他非常的不甘,也十分恼火。

    于是,他瞬间就抛弃了来的路上想好的那些客套和场面话,开口就道:“萧先生,事到如今,我们似乎已经不需要什么来来回回的试探了,直接一点,你到底想要什么?或者说,你背后的那个人想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