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20章 相同愁思,不同愁绪

第820章 相同愁思,不同愁绪

 
    “孩子虽但终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人就该有人权,不分年龄大小。”见董雅洁她们都蹙起了眉,萧晋就继续说道,“别说我们并不是小纯的亲生父母,就算是她的血肉骨亲,也必须尊重她应有的权利。”

    董雅洁眉头蹙的更紧了,“你什么意思?真的要小纯自己选择?”

    “当然不是!”萧晋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白牙说,“虽然我们不能不经她允许就擅自改变她的人生轨迹,但是我们可以引导嘛!

    比如,我们在跟她的父母交涉关于她的抚养权事宜时,不小心让她偷偷听到了她父母的决定,选择权还在她的手里,但是我想,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没什么好选择的了。”

    房间里的几人闻言一呆,紧接着董雅洁便哭笑不得的摇着头说:“你这个家伙啊!鬼主意永远都一套一套的,对一个孩子都能使出离间计来,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这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瞥了田新桐一眼,巫雁行冷冷的问,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谁。

    “完全不同!”萧晋笑着说,“之前是我们擅自做主逼迫小纯的父母放弃她的抚养权,现在我们不逼了,只是和他们谈判,有必要的话,还可以给他们一点钱,甚至把他们送到非洲或者南美那种动不动就打仗的地方。

    想来,一对连重病的孩子都能抛弃的父母,为了钱和出国,应该会更加的愿意抛弃她吧?!”

    见萧晋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的添乱而不耐,还很认真的给出了解决办法,田新桐心里就暖洋洋的,点点头说:“我觉得你的这个办法挺好,虽然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欺骗的嫌疑,但小纯的父母会抛弃她这一点本来就是必然,只是到时候那孩子还不知道会伤心难过成什么样子呢!”

    “所以,”萧晋接口道,“在小纯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或者手术成功之前,我们不能让她和她的父母见面,找到了就先关起来,每天拎出来收拾一顿,正好出气。”

    “其实,那孩子现在想起她父母时心里会有多么难过,我们也不知道。”董雅洁叹了口气,怜惜道,“她的脸上只有笑容,除了掉泪的时候之外,怎么看都是一副甜甜的样子,再加上她又那么懂事,即便不开心,也一定会在没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

    这话一出,病房内就再次安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唏嘘和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萧晋忽然拍了下手,笑着说:“好了,还没到最后绝望的时候,我们现在就搞得跟默哀似的算怎么回事嘛!时间不短了,孩子们差不多也该回来了,都赶紧调整一下心态和表情,小纯那孩子敏感,别让她感觉出什么来。”

    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撞开,紧接着巫飞鸾跑进门内转身,又嘚瑟的探头出去做鬼脸:“略略略我最先跑回来的,小纯你输了,哈哈哈!”

    下一刻,门外便传来宋小纯气喘吁吁的娇嗔:“师兄你耍赖,你把手里的东西都给了孙阿姨,我还拎着两盒酒酿丸子呢,不公平。”

    “活该!”巫飞鸾扭着屁股继续嘚瑟,“谁让你非要自己拿着师父和雅洁阿姨他们那两份的?我又没拦着你不让你给孙阿姨。”

    “哼!不理你了,我要去找师父告状,说你欺负我。”

    说话间,宋小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小萝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脑门上还带着细密的汗珠,小身子挤开巫飞鸾,笑容甜美的冲萧晋举起两只手里的快餐袋,说:“师父,酒酿丸子我们买回来了,还热着呢!”

    “乖!快过来,阿姨给你擦擦汗!”田新桐掏出纸巾就迎了上去,将袋子接过放在一边,细心的帮小丫头擦拭起来。

    这时,贾雨娇忽然跑到巫飞鸾面前,一脸激动的说:“不行!这孩子太招人稀罕了,我得好好亲两口才行。”

    说着,就不顾巫飞鸾的挣扎,将小正太紧紧的抱在怀里吧唧起来。

    除了宋小纯之外,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巫飞鸾之所以要在赛跑游戏中获胜,就是为了早早回来给萧晋他们提个醒,好让他们及时终止话题以免被宋小纯听到,为此不惜甘冒被告状、甚至被骂不懂事不让着师妹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刻意点出了小纯执意拎着的东西是谁的,顺便替她邀了个功。

    既聪明又仗义,哪一条都精准的戳中了贾雨娇的点,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至于巫雁行,当然早就挺胸抬头,一副下蛋母鸡的骄傲模样,就好像巫飞鸾真是她“下”出来的似的。

    接下来,病房里自然恢复了一派天伦景象,直到苏巧沁录完了口供和辛冰一起过来,萧晋才以人太多影响孩子休息为由,让董雅洁她们先行离开。

    知府衙门大院内,和陆翰学共进完简单的午餐,邓兴安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眉头便再次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

    陆翰学找他,仅仅是商谈将原本由他负责的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转交给副知府去办的事情,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问题,连夺权都不算。

    而且,就算陆翰学不找他,他也会在这两天自己提出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儿子的事情绝对会占用他绝大部分的精力,根本无暇再去理会一件做好了所有人都会跟着沾光的事情。

    确定了不是陆翰学,那会是谁呢?

    邓兴安点燃一支烟坐在沙发里,陷入了沉思。与此同时,陆翰学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烟,同样也是眉头紧皱,只不过,他所困扰的事情,却是萧晋这个人。

    身为龙朔的一把手,他的消息灵敏度不可能比邓兴安差,今天上午的那个所谓的“绑架案”,他自然也在第一时间知晓,之所以去找邓兴安去谈展览会的事情,也是因为不想让那件案子影响到农民们的利益。

    而且,现在去谈,还可以假装不知情,只是普通的工作安排,可要是等事情传开了再谈,就很容易让有心人做文章了,一个操作不好,说不定还会给上下级的官员们留下一个没有同僚之宜的冷酷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