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19章 命运该由谁来抉择

第819章 命运该由谁来抉择

 
    听完宋小纯的遭遇,病房里谁都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

    老天一旦不公起来,就会非常的残忍,它特别喜欢把美好的事物撕烂摧毁了给你看。

    没人能够接受那样一个本应该像公主一样快乐生活的孩子,不但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和关爱,就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

    慢慢的,田新桐的眼眶红了,进而有泪滑落出来,用力的抓住萧晋的胳膊,抽泣着问:“萧晋,你医术那么厉害,连全世界专家看不出来的病症都能治好,对小纯也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萧晋一脸黯淡的摇摇头,说:“华医注重的是人体自身内部的调理,如果是发病早期,或许我能找到治好她的方法,但是如今,小纯血液里增殖的白细胞实在太多了。

    就像一场战争,敌军已成围城碾压之势,而守军却已到弹尽粮绝的边缘,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补充守军的体力和后勤,让城池不至于那么早被攻破,但若要解围,还得看外部援军,也就是骨髓配型。

    只有骨髓配型手术成功了,我才能针对她的身体情况寻找和拟订治愈她的方案。”

    “那岂不是还要看老天的意思?”董雅洁问。

    萧晋叹了口气,抬眼望向天花板,一语不发。

    良久,贾雨娇忽然阴森森的开口:“回头你给我一份小纯父母的资料。”

    “好。”萧晋点头,又道,“不过,小纯善良的就像天使一样,她不但一点都不恨自己的父母,还很思念他们,这也是她之前迟迟不肯答应认雅洁当干妈的原因她怕亲生母亲会不高兴。

    所以,雨娇姐,如果你的手下率先找到他们,要发泄尽管发泄就好,但不要伤了他们的性命。”

    贾雨娇闻言皱起眉,还未开口,就听巫雁行厉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会让小纯回到那种狼心狗肺的爹妈身边?”

    萧晋翻个白眼,不客气道:“这屋子里的人中,就你认识我的时间最短,不了解我的性子情有可原,但是下不为例,如果今后你还会这么想我,我就把你所有的长衫都一把火烧掉,让你光着身子去给人看病!”

    不知道是不是脑补到了那种场面的刺激和羞耻感,巫雁行瞬间就变得犹如喝醉了酒,两抹酡红爬上脸颊,看上去娇艳欲滴。

    董雅洁和贾雨娇见状都高高的挑起眉,心中对于她和萧晋之间已经发展到了哪个地步越发的怀疑起来。

    “身为医者,救人是我的天职,但是,对于小纯的父母,我愿意破例亲手杀一次人!”萧晋又寒声接着说道,“这世间罪恶,无论杀人放火,还是残害无辜,都出于人性之中的恶。

    说句不好听的,这都是必然,弱肉强食本就是自然法则,我们可以制定法律去严惩和限制那些人,却无法做到杜绝。

    但是,虎毒尚且不食子,人皆有爱子之心,身为父母,却那样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这已经不是单纯恶的范畴了,他们不能被称之为人,畜生都比他们高尚千倍万倍,如果用法律或者道德去审判他们,简直就是对法律和道德的侮辱!”

    听完这一番话,董雅洁、贾雨娇和巫雁行非但没有觉得偏激,反而还都露出了认同的表情,只有田新桐神色有些挣扎,却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萧晋又叹了口气,无奈道,“小纯那孩子太好了,更何况,她还有个弟弟,我们不能让她伤心,更没有权力让她的弟弟变成孤儿。”

    田新桐顿时长长松了口气,看着他的目光也变得无比温柔起来,轻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萧晋苦笑,“收拾一顿,让他们放弃对小纯的监护权,然后赶得远远的,永世不得再出现在小纯的面前。”

    “小纯呢?她会愿意吗?”

    “不愿意也得愿意,我如今是她的师父,雅洁也会成为她的干妈,一旦她的疾病痊愈,未来人生绝对不会过的比真正的公主差。

    如果那个时候她的父母还能经常与她见面,绝对会变成她一辈子都甩不掉的沉重包袱,老子可不想看见几条蚂蟥趴在自己养大的闺女身上吸血。”

    “对,你说的没错。”董雅洁点头附和道,“让他们在小纯面前表现的越恶劣越好,彻底浇熄小纯爱他们的那颗心,虽然痛苦不可避免,但长痛不如短痛,一次伤心,换来一生无忧,绝对值得。”

    “可是”田新桐迟疑道,“这样对小纯而言,是不是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虽然我们是为了她好,但这毕竟是在干涉和改变她的人生轨迹,至少,也应该给她一点自主的选择权吧?!”

    “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孩子,能懂什么选择?”贾雨娇毫不客气反驳道,“要是她想跟父母在一起怎么办?也答应吗?”

    “我我只是觉得小纯太可怜了,命运对她不公,父母对她无爱,好不容易有了人疼她,这些人却要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决定她的人生”

    田新桐的声音越说越显然也是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还找麻烦的行为很不应该。

    “我和萧晋现在就等于是小纯的父母,身为她的父母,在她还未成年的时候决定她的人生,这很正常呀,全世界的父母不都是这么做的么?”董初瑶也出声说道。

    田新桐低下了头,她想说宋小纯情况特殊,却又没脸再开口。

    在三人争论的时候,萧晋的眉头一直都紧紧皱着,过了许久才舒展开来,笑着拍拍田新桐的小手,说:“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若是有了孩子,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开明的父亲。

    但今天听了田新桐的话,才猛然发觉,原来自己跟上一代的那些在我们眼中迂腐的父母长辈们并没有什么两样。

    别的不说,光是仗着都是为你好这个理由就对孩子随便干涉的做法,就跟开明这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