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18章 疑神疑鬼
    “张处长,没关系,小明那孩子我一直都疏于管教,性格顽劣,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我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

    邓兴安的话语非常平静,仿佛是在跟下属交代工作一样,让电话那边的市局政治处张处长一阵钦佩。

    “是这样的,令公子受了伤,如今已经被送去了医院监护治疗,具体的情况,刑警队那边还在调查,就目前我所看到的口供显示,是那个萧晋找机会掌控了局面,然后反制令公子并将之打伤的。”

    不知怎的,自从在陆翰学家见到萧晋之后,每次一听到他的名字,邓兴安的右眼皮就会不自觉的猛跳几下。

    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虽不迷信,但心里不可能不膈应。

    此时此刻,他的右眼就正在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这是不是就预示着有更大的灾祸就要来临?

    邓兴安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深吸口气,问:“小明他的伤势怎么样、重不重?”

    “呃……”张处长支支吾吾道,“医院那边的结果我还不清楚,听从现场回来的人说,令公子的两条小腿,应……应该是骨折了。”

    啪的一声,邓兴安握断了桌子上的一支铅笔,额头青筋暴跳,目呲欲裂,身体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张处长说的隐晦,可他听得出来,邓睿明的双腿应该是已经断了,而且愈合的可能性很低。尽管他对邓睿明一直都十分的不喜,但那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一想到儿子的余生有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他的心就像是在被人用刀子割一样。

    良久,他的脸色才慢慢恢复了一些红润,无声的长吐出一口气,对话筒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处长,现在我的身份特殊,不便出面,那边就劳烦你多盯一下了,有什么新的情况,在不违反条例和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还请及时的通知我一声。”

    “我明白我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吧!”

    那边挂了电话,邓兴安因为手的颤抖,几次都没能成功将话筒放进电话机的槽里,片刻后忽然一阵烦躁,挥手就将电话整个扫到了地上。

    不过,仅仅只是半分钟后,他就起身将电话捡回来在桌子上重新放好,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妻子的号码。

    “我现在跟你说一件事,它有可能关系到我们全家的命运,所以,你绝对不能慌,一定要冷静,明白吗……小明被警察抓了,罪名是绑架勒索……你给我闭嘴!我让你冷静,你听不懂人话吗?小明会惹这种祸事,还不都是你惯得,你还有脸哭?

    好好听着,被绑架的人中还有夏凝海的女儿,负责调查案件也是京城国安的人,我现在必须保持绝对谨慎,不能有一步行差踏错,但你不一样,你不是体制内的人,儿子被抓,无论做什么事都合情合理。

    所以,当务之急,我要你马上去联系能够联系到的所有人,无论如何,也必须尽快弄清楚这件案子的细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针对的想办法救出小明,听懂了吗?”

    说完这些,他又交代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收起,他点燃一支烟,向后靠在椅背上,开始思索这件事背后有可能出现的人选。

    虽然他第一时间就知道儿子这次肯定是被那个萧晋给坑了,但和儿子一样,他也不相信这是萧晋的个人行为。

    自然而然的,陆翰学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可没过多久,他就摇了摇头。

    如果两人位置对调,倒是有些可能,但事实上,陆翰学这个一把手根本没有理由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这个二把手。

    这不符合官场规矩,也没有必要。

    之前他判定萧晋是陆翰学的人时,只觉得萧晋跟儿子发生矛盾是陆翰学牵制他的一种手段,毕竟从体制上来说,一二把手之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上下级,而是有着一点对立关系在里面的,陆翰学会那么做,非常正常。

    但是,陷害二把手的儿子绑架罪,还把富豪榜第五的夏凝海拉下水,这就太过分了,完全是赶尽杀绝的意思。

    在官场中出手如此狠辣不留余地,还是对待下属,绝对会给人留下此人不可深交的印象,陆翰学是个精明的政客,怎么可能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可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咚咚咚……

    正想着,房门忽然被人敲响,邓兴安皱了皱眉,在烟灰缸中捻灭烟蒂,将桌上的断笔揣进衣兜,然后才平静的出声道:“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的人却让他一怔,紧接着瞳孔急缩。

    是陆翰学!他来做什么?难道真的是他、现在要跟我谈条件么?

    “兴安啊,这会儿忙不忙?”

    陆翰学脸上的笑容和平日里一模一样,邓兴安看不出一点端倪。

    站起身,他也笑着迎上去,道:“陆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儿打个电话叫我过去就行了嘛!”

    陆翰学摆了摆手,笑着说:“咱们两个就别那么客气了,这下班时间也快到了,咱们说完了事儿,正好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邓兴安还是没有听出陆翰学这话里有什么异样,微微蹙了下眉,便道:“那您先坐,我这儿还有些老家送来的土法炒茶,给您泡一杯?”

    “成,来一杯吧!”陆翰学坐进沙发,很自然的点燃了一支烟,又很随意的开口道:“对了,说到土法,还真跟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有那么点联系。”

    邓兴安捏茶叶的手随之一抖,撒了一些在杯子外面,脸上却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道:“哦?这我倒还真要洗耳恭听了。”

    陆翰学又是淡淡一笑,说:“其实,这事儿你也是知道的,就是那场两个多月后要在天石县举办的国际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不过都是农民们辛勤劳动的成果,要非说有联系,倒有些牵强了。”

    邓兴安表情为之一变,由装模作样的兴趣盎然变成了实打实的惊讶。

    因为他终于发现,陆翰学竟然真的是来谈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