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12章 可爱的女人
    按照惯例,和纯粹的人交朋友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们为了心中所追求的目标,可以牺牲一切能够牺牲的东西,包括他们自己在内,很可敬,但绝不可爱。

    好在裴子衿纯粹的并不是极端纯粹,她还有一点私心和做人的良知,这就是萧晋愿意与她合作的前提。当然,他也是有所保留的,比如裴子衿不止一次表示可以和他做一些不涉及感情的快乐事,他都婉拒了。

    如果说女人像猫的话,那么,周沛芹、郑云苓、赵彩云、梁玉香和苏巧沁都是非常温顺的家猫和宠物猫,董初瑶和夏愔愔是性格比较独立的品种猫,秋语儿和沙夏是受过伤的流浪猫,董雅洁、贾雨娇以及巫雁行则是很难驯服的野山猫。

    至于裴子衿,已经不是猫了,而是豹,优雅、迷人且危险的猎豹,哪怕你将她驯服,让她认你为主,也不妨碍她哪天心血来潮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今天的事情出了一点意外,”闲聊两句,萧晋转入正题,看着车厢外忙碌的警察们说,“我没料到邓睿明居然教唆他的堂哥来办这件事,倒是弄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成功把他给坑过来了,但细节上可能不太完美,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裴子衿点点头:“这个你无需担心,你要钱要物的电话打了,他勒索你的视频也拍了,除非邓兴安手长到可以伸到我们情报外勤处内部来,否则的话,有这两样东西在手,我就能钉死他的绑架罪。”

    “死罪呢?有把握吗?”萧晋问。

    裴子衿想了想,说:“应该有七八成吧!毕竟我还没有权力直接干预司法审判。”

    “七八成不够啊!起码得九成才行。”萧晋蹙眉沉吟片刻,吧嗒了下嘴,接着道:“看来,我得尽快找邓兴安谈一谈了。”

    裴子衿挑了挑眉:“你想逼他放弃营救自己的亲生儿子?”

    萧晋邪邪一笑,说:“如果他的权力**足够强的话,这种事也并不是很难吧?!再说了,他还不到五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儿子这种东西,随时都可以再生呀!”

    “你可别忘了,我下一步就会逮捕他的老婆。”

    “这就更好了,不是有句所谓的男人三大幸事叫升官发财死老婆嘛!邓兴安现在品级不算低,钱也不缺,老婆和儿子又一下子都没了,正适合新人的进入,我觉得他反倒应该感谢我才对。”

    裴子衿闻言一怔,接着便苦笑摇了摇头,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像个好人,我们明明是在为陈蕾和那些被马戏团残害的孩子们伸张正义,被你这么一说,总觉得咱俩像是在密谋加害岳飞的秦桧夫妇一样。”

    萧晋哈哈大笑:“有这感觉就对了,这世界上有太多做了一两件好事就完全洗白成慈善家的所谓好人了,我原本就是个坏蛋,没兴趣凑他们的那个热闹。”

    裴子衿深深的看着他的脸,眼睛里有种意味难明的光芒。“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萧晋的笑声戛然而止,郁闷地反问:“你真的就不会死心吗?”

    “不会!”裴子衿笑着说,“除非你死了,或者老到连女人都不会睡,否则的话,我是绝不会放弃说服你加入我们的。”

    “跟你这种人聊天是真没意思。”萧晋无奈的摇摇头,挥手道,“走吧走吧!赶紧忙你该忙的事情去,老子这会儿要回家找女人安慰。”

    裴子衿一点都不在意他的恶劣态度,嘴角翘翘,转身刚要离开,视线却落在远处被警戒线拦住的两个人身上,便微笑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的女人来了,还一下子来了两个,需要我帮你先挡住一个么?”

    顺着她的视线方向望去,萧晋先是愣了愣,随即想到了什么,轻叹口气,说:“不用,让她们一起过来吧!”

    裴子衿点点头离去,不一会儿,那两个女人便朝着救护车小跑过来。

    只见她们一高一矮。高个儿的修长冷艳,眼睛下鼻梁上横贯了一条刺眼的伤疤矮个儿的却丰满玲珑,相貌稚嫩,看上去就像是个发育太急迫的娇憨少女一样。

    这么特点鲜明的两个人,自然正是辛冰与苏巧沁。

    萧晋跳下救护车,笑眯眯的张开双臂,脸上满是小人得志一般的嘚瑟。然而,明明看上去像是要飞扑进他怀里的苏巧沁,却在他身前不到一米处急急的停住了,咬着嘴唇,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萧”

    “哎呀!怕啥?这次伤的比以前轻多了。”萧晋不由分说的将女人拥进怀里,还不忘冲后面的辛冰挤挤眼,看的辛冰又好气又好笑。

    苏巧沁还是担心弄疼了他,即便被抱住,也支棱着手臂,好不容易等他松开了,赶紧抓住他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好几遍,看到包纱布的地方就瘪嘴,眼泪愣是怎么都停不住。

    她生性腼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这一心疼,就更不会说话了,红润的嘴唇哆嗦半天,也只问出两个字来:“疼么?”

    这样可爱的女人,让萧晋怎么能不爱?

    哈哈一笑,他低头在苏巧沁腮上重重一吻,然后凑到她的耳边说:“疼!特别的疼!只有晚上你给我才能止住。”

    苏巧沁登时就成了大红脸,同时也明白了他并没有什么大碍,心虚的瞄辛冰一眼,低着头撞他一下,小声说:“又胡说八道,这一次,伤势不痊愈,你你别想碰我!”

    “不是吧?!巧沁,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残忍了?”萧晋夸张的大呼小叫起来,“我现在可是伤员耶!你不心疼我顺着我,咋还给惩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天不唔唔”

    苏巧沁生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慌忙捂住他的嘴,跺脚嗔道:“你再说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萧晋笑弯了眼睛,贱兮兮的伸出舌尖在她掌心轻轻一舐,便吓得她闪电一般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