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09章 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第809章 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房家很有钱,按照当今世间的生活水准,近百亿的资产,只要不买飞机轮船,基本上一辈子也花不完,但是,赚钱是一件永无止境的事情,在资产已经一只脚跨入千亿级别的夏家面前,房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

    如此一来,没了金钱上的优势,光靠父亲的权力,又能起多大作用?要知道,就算一把手比二把手只高半级,那也是高啊!

    至于萧晋所说的陆翰学与这件事无关,邓睿明是半点都不相信的。

    环境决定眼界,他自小就生长在一个权力能换来利益的氛围之中,自然会将权力看作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存在,在他眼里,一个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有勇气和能力主动去挑衅一位五品大员。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萧家虽然算不上顶级豪门,但也是二线梯队里的佼佼者,对于这种庞大的家族势力来说,权力仅仅只是一个获利的途径,是可以掌控和玩弄的,属于工具的范畴。

    也因此,萧晋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丧家之犬,依然敢毫不犹豫的向邓兴安发起攻击。

    害怕源于未知,当你对一件事物非常的了解之后,自然不会再有半点恐惧。

    在这个官本位的国度,官员们看上去确实权力很大,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是被规则限制最为严重的一个群体,他们可以享受高福利,享受高优待,可以轻而易举的聚拢财富,让家族三代衣食无忧,唯独不能做的,就是破坏官场的游戏规则,为所欲为。

    而萧晋是个“野人”,天不怕地不怕,又极善于借势,再加上邓睿明自作孽留下的一堆小辫子,莫说邓兴安只是一个五品大员,就算是二品巡抚,他也敢怼上一怼。

    当然,敢怼是一回事,会不会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二品大员的背后牵扯太多,现在的他要是招惹了,想全身而退可不容易。

    “萧先生,”情势的急转直下,让邓睿明再没了一丝一毫身为龙朔太子爷的觉悟,谦卑且恳切的开口说道,“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萧晋没有回答,因为夏愔愔已经走了过来,手里又拿着一张湿巾,显然还是要给他擦脸。这次没了理由,他只能躲。

    低头看看腕表,距离结束跟辛冰的通话已经过去了六分钟,心里还没有完全发泄爽,必须抓紧时间。

    于是,他转身就走向了一旁。

    夏愔愔支棱着握湿巾的手呆在那里,尽管看见萧晋是去捡钢筋了,心中还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并不迟钝,自然体会得到萧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紧接着,专属于夏家千金的那股子不服输劲头又涌了上来。女孩儿撇了撇嘴,放下拿湿巾的手,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等着他回来。

    对此,萧晋除了头疼,一点办法都没有。

    见萧晋拎了一根粗粗的钢筋走过来,邓睿明吓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后挪,一边惊骇的大喊道:“萧先生,你听我说,放过我,我保证以后绝不再冒犯你半分。

    另外另外我也可以把江畔的一间酒吧送给你,那是那条街上最大的一间,价值将近一个亿,我”

    “你有没有听过陈蕾这个名字?”萧晋出声打断他问。

    邓睿明一怔,皱眉在记忆中翻找了一遍,也没找到有什么印象,只能摇头道:“没没听说过。”

    萧晋的表情一点都不意外,走到他的身前,用钢筋的前端抵住他的一条小腿,说:“我想你也应该没有听说过,因为,她被你勒死的时候,估计早就不记得自己原本的名字叫什么了。”

    听到“勒死”两个字,邓睿明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大或许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颤声道:“不不可能!她是我舅舅从赌船上买来的超级玩偶,没名没姓,连自主意识都没有,你怎么可能会认识她?”

    “是啊!我确实不应该认识她的。”萧晋叹息一般的说道,“但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上天不愿意见到一个从小就经历苦难的女孩儿死的不明不白又或许是她的怨灵看上了我,想让我帮她了却心愿,毕竟,小爷儿一向都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嘛!”

    站在后面的夏愔愔不知道他们说的陈蕾是谁,但听到最后一句,还是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心里酸酸涩涩的超级不爽。

    可是,相比起邓睿明此时的感受,她的不爽简直就是天堂。

    不知道是不是被萧晋给吓到了,他的脸色已经白到几乎透明,眼神也变得涣散没了焦距,神情时而狰狞,时而委屈,似乎正在经受特别强烈的精神冲击。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刚刚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

    当然,萧晋是不会对他升起丝毫怜悯之心的,抵在他小腿上的钢筋前端轻轻一抬,然后迅疾下落。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条小腿就变得和动物一样,多了一个向后折的弯角。

    陷入灵魂挣扎的邓睿明醒过神来,呆呆的看了自己小腿好一会儿,就像是慢动作一样,眼睛缓缓睁大的同时,嘴巴也一点点张开。

    然而,本该紧接着出来的尖叫却没有出现,因为萧晋抬起钢筋在他的脖颈处击点了一下,他就变成了哑巴,只能张大了嘴,任凭喉结蠕动,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记住陈蕾这个名字,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再次见面的。”

    萧晋的声音阴寒无比,接着又将钢筋前端抵在邓睿明的另一条小腿上,又道:“抱歉!原本打算只断你一条腿的。

    但没办法,之前你说我抢了你的女人,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明明是你觊觎老子的小妞儿而不可得,咋就成抢你的了?这要是传出去,老子不要面子了吗?

    这还不算,刚刚你居然还想染指老子的另外一个女人,这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要是老子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泡妞儿?”

    话音未落,钢筋又一次抬起,然后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