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00章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第800章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极精准的心思和控制力,夏愔愔可以想象得到,所以她一等萧晋把完脉,立刻就抓住他的手翻过来,见手腕上果然有被磨破的伤口,就心疼道:“其实……你不用这样辛苦自救的。

    之前你也说了,他们不敢杀人,而且相信我父亲现在肯定也已经知道我身处危险之中,很快就会有人来解救我们,我们只需要安心等着便好。”

    萧晋终于受不了人设突然柔情似水起来的夏大小姐了,用力抽回手,淡淡的说:“你的身体没事,回去后喝点红糖水或者益母草暖暖就好。另外,你误会了,我这么做还真不是为了自救,因为我压根儿就不想跑,哪怕他们放了我,我也得留下。”

    对于他的态度,夏愔愔终于感受到了,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出声问道:“为什么?”

    “没听过那句话吗?”萧晋转身再次走到窗前,透过木板缝隙望着外面说,“捉奸捉双,抓贼抓脏说明白点,咱俩身为贼赃,就应该有贼赃的觉悟,哪能自己偷偷就跑掉呢?

    这些人把咱们绑到这儿来,又是恐吓又是殴打的,不付出点惨痛的代价,不符合小爷儿为人处世的原则。”

    夏愔愔从小被一个强大的爹养大,智商自然不是盖的,闻言稍稍一想,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是担心我们跑掉之后,会在事实上减轻他们的罪责,所以要坚持等到警察出现,不给他们丝毫翻盘的机会,是吗?”

    “没错!”萧晋点点头,嘴角翘起一丝邪恶的弧度,冷笑道:“受害者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恐吓与殴打,最后还被丢在肮脏的小黑屋里等死,直到英勇的人民卫士出现,才得以重获生的希望!

    这个故事版本,怎么也比受害者自己磨断胶带然后逃掉更吸引人吧?!

    人人都喜欢喜剧,但谁都不能否认,更打动人心的,永远都是悲剧。”

    夏愔愔听得瞠目结舌,不是因为萧晋小心眼儿和冷酷,而是因为他反击的手段。

    因势利导,借力打力,于危险中精准的找到机会加以利用和放大,这种智慧可不是书本和学校能够培养出来的。

    再者,外面那些人报复萧晋,不过是将他掳了来殴打一顿发泄,反观萧晋的回敬,却是连人性和人心都考虑了进去。

    这已经不是一个段位上的争斗了,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家伙选错了敌人,在萧晋的面前,他们真的就像是恶作剧的熊孩子一般不堪一击。

    此时此刻,萧晋那张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脸,在夏愔愔的眼中再也没了值得疼惜的必要,因为那些鲜血和伤口都是专属于强者的荣耀,她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嗯,你说得对!”女孩儿点点头,颇有些夫唱妇随的感觉,“回头我也可以让我爸对相关部门施加一点压力,起码也得判他们个非法拘禁和重伤他人的刑事罪责才行。”

    “你又错了。”萧晋似乎要将注孤生的直男样坚持到底,很不客气的否定道,“非法拘禁和重伤他人才能判几年啊?小爷儿的血就那么不值钱么?”

    夏愔愔眨眨眼,茫然地问:“还能有什么罪?”

    “姑娘,你家里就算再有钱,也不至于刚刚丢了一千一百万转头就忘吧?!”

    夏愔愔愣了愣,随即便倒吸一口凉气,震惊道:“你……你是想……想给他们安上一个绑架罪?”

    “正解!”萧晋打了下响指,说,“还得是手段非常凶残、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绑架罪才行。”

    夏愔愔闻言又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苦笑着摇摇头,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嚣张了,谁要是得罪了你,被玩儿死了都可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萧晋咧了咧嘴:“我原本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地痞无赖,贪财又好色,从来都认为以德报怨是这世间最屁的屁话。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是无能者的自我安慰,对于我而言,就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你欺我一寸,我必还你百丈,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凭啥你欺负了我还让我放过你?”

    夏愔愔轻笑了起来,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人把小人之心讲的如此光明正大,单凭这种能蛊惑人的口才,教师这个职业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只是可怜你的那些学生们,真不知道被你教育出来的他们,将来都会成长成怎样的妖魔鬼怪。”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我只管教,他们只管学,我能保证不教唆他们作奸犯科,也会尽最大努力把他们教育成一个内心柔软且强大的人,至于其他,是社会的责任,与我无关。”

    “内心柔软且强大……”夏愔愔喃喃重复一遍,忽然又问:“听说囚龙山的风光很美?”

    唰的一下,萧晋后背涌上一股寒意,心中警铃大作。“呃……也、也就那样吧!跟一般的山区没什么区别。”

    夏愔愔似乎一点都没有听出他的言不由衷,又微笑着道:“我还听说,囚龙村的人非常的淳朴善良,那里就像世外桃源一样。”

    萧晋冷汗都下来了,哆嗦着说:“没……没那么夸张,都是穷的,现在有了点钱,感觉就跟刚去的时候差别很大了,前段时间还险些没炒了我呢!”

    “是么?”夏愔愔好奇的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像你这么骄傲的人,应该不至于跟一帮乡下人委曲求全吧?!”

    “怎么不至于?”萧晋很认真的说,“我的家在那里,我的未婚妻、我的孩子、我的学生都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的。”

    夏愔愔娇躯剧震。颤声道:“未……未婚妻?你怎么会……”

    “确实是未婚妻,我已经向沛芹求过婚,”萧晋微笑道,“她自然也答应了。”

    夏愔愔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近乎透明,眼睛里也泛起一丝绝望的光芒,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那你的其他女人呢?瑶瑶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