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99章 让人心酸的鬼心思

第799章 让人心酸的鬼心思

 
    如果此时的萧晋不是一条丧家之犬,或者没有流落到囚龙村那个让人打心眼儿里温暖的地方,亦或是没有认识周沛芹和董初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趁机对夏愔愔发动攻势,什么富豪榜第五之类的名头根本不算事儿,先睡了再说。

    但是,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如果。即便抛开夏愔愔和董初瑶的闺蜜关系不谈,光是如今京城萧家在易家打压下的艰难,就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的染指夏愔愔,起码在他雄起之前不能。

    不能染指是因为不能得罪夏凝海,但要是伤了夏愔愔的心,很可能也会得罪夏凝海,萧晋只能装傻,可这姑娘的性格显然比董初瑶还要直接泼辣,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用脚趾甲盖想都知道,装傻迟早都会装出问题来。

    萧晋心里又愁又冤。之前那些女人都是他招惹来的,没啥好说,可今天明明什么都没干,也完全没有撩妹泡妞的心思,连半句暧昧的话都没说,咋也会有姑娘上赶着动情呢?

    所谓当局者迷,说的就是萧晋目前的状态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放在夏愔愔的身上却是再合理不过的必然。

    这姑娘的父亲白手起家,短短十几年间就拥有了数百亿的身家,而且还是在艰难的实业领域,不是那种可以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赤贫的互联网或者金融业,可以说,她就是在一个崛起的传奇身边长大的,耳濡目染之下,一般的男人自然不可能入得了她的眼。

    但是,雌性对强大雄性的崇拜,是被上帝写进了大部分生物基因里的,夏愔愔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以前她所生活的圈子都跟生意有关,而商界的年轻男人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父亲的,所以她才能始终都保持冷静,才会对自己的婚姻那么无所谓。

    而萧晋,则是闯入她人生中的一个异类。才华就不用说了,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方子便可以创造数不清的利润幽默风趣方面更是年轻男性中的佼佼者,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需要担心冷场或者无聊。

    最最关键的一点,则是他的强大。不是指单纯武力的强大,而是心灵上的强大。

    今天是夏愔愔人生中第一次遭遇人身上的危机,心中会有多么的恐惧可想而知,可以说,现在的她正处在心灵最脆弱的时刻,偏偏在这个时候,萧晋给了她一个洒脱至极的笑容。

    那是一种身处危境仍能谈笑风生的气质,是发自内心的对一切魑魅魍魉的鄙视!

    如果这还不算强大,那怎么才算?

    如果对这样的男人都不动心,还会有更好的吗?

    冥冥之中,人算不如天算,萧晋以为他什么都没做,却每一步都恰好踩在夏愔愔心弦最敏感的地方,无心插柳,巧合到了必然。

    房间外面,三角眼正跟他的民工手下们大声谈笑,时不时的还爆出几句粗口,听偶尔飘过来的断续话音,似乎是在争论夜总会的陪酒小姐和发廊妹到底哪个更让人愉悦。

    这没什么好观察的,萧晋无聊的都开始犯困了,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慎重的样子趴在木板缝隙前观看,因为他这会儿已经不敢再跟夏愔愔说话。

    然而,此情此景,孤男寡女和小黑屋,怎么可能一直沉默?

    “萧晋。”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在萧晋感觉上只是片刻,夏愔愔就开始轻声的唤他。

    萧晋头都不回的应道:“嗯?”

    “听……听瑶瑶说,你要让她帮你开拓欧洲的高端饮用水市场?”

    “嗯。”

    萧晋的回应依然随意的令人发指,但夏愔愔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又幽幽地说:“那你对她的信任可比我爸对我都要大得多,那么重的一副担子,你就不怕累坏她?”

    萧晋正打算再随便回答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转过身嬉笑着说:“其实,瑶瑶能不能开拓出那个市场,我一点都不在意,之所以让她这么做,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心思,想要将她牢牢的拴在我的身上罢了。

    异地恋嘛!一般人都以为见不到是导致结局不好的主因,其实他们都错了,见不到仅仅只能让某一方需要的时候感到寂寞,没有实质上的联系,才是让寂寞变成空虚、让彼此距离越来越远的罪魁祸首。

    现在,我和瑶瑶有了共同的事业,平时再电话视频勤一点,嘴巴甜一点,逢年过节礼物及时一点,想来,应该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了。”

    “原来……是这样。”夏愔愔的心里一阵酸涩,强行挤出一个笑容,说,“鬼心思一套一套的,谁要是喜欢上你,那才是倒了大霉呢!”

    萧晋哈哈一笑,重新转过身去假装观察外面,不再说话。

    可是,他本以为这样的刺激能让夏愔愔多消停一会儿,却没想到这姑娘性子的坚韧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小屋里的安静仅仅维持了五六分钟,就再次被打破。

    “萧晋,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让我坐起来?”夏愔愔弱弱地说,“地上太凉了,我……我这几天身体又……又正好不舒服……”

    萧晋满头黑线,本想表达一下自己没有手不能帮,但回过头看着女孩儿苍白中透着红晕的脸,终究是狠不下心,默叹口气,双臂暗劲一放,手腕上缠着的胶带便寸寸断裂。

    夏愔愔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将脚踝上的胶带扯断然后过来解自己的,直到被扶着站起了身,才像是做梦一样的问:“你……你一直都是随时可以跑掉的?”

    萧晋轻拍了拍她套装背后的泥土,然后脱下风衣外套叠好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把她摁坐下后,才伸出三根手指轻搭在她的手腕上,解释说:“我没你想象的那么神。

    之前被绑在椅子上,我也没办法这么轻松就挣脱,但现在嘛,胶带虽然比绳子方便和结实,但弊端也很大,只要有一个小口,就很容易撕裂。

    刚才他们把我丢在这里地上的时候,我专门让手腕上胶带的边缘先着的地,当时就磨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