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92章 蔫儿坏的贱人

第792章 蔫儿坏的贱人

 
    出乎意料的惊喜瞬间充盈了董初瑶的身体,但喜悦还没有完全从脸上溢出来,机票上的目的地便让她怔住了。

    那是一张国内机票,终点是华夏某个知名的旅游城市。

    “对不起!”萧晋捧住她的脸,满是歉意的说,“我也很想拿出一张飞往伦敦的机票来,但因为某些原因,我暂时还做不到。”

    巨大的落差让女孩儿开始伤心:“所以,我走了,你就去旅游?”

    “怎么可能?”萧晋亲了亲她,柔声说,“我的傻姑娘,没有你的地方,哪里有什么风景可言嘛!”

    肉麻的情话总算弥补了一点点内心的难过,董初瑶抢过那张机票,问:“那这个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呀!”萧晋笑道,“它就不是机票,而是门票。”

    董初瑶不解:“门?什么门?”

    “那个门。”

    顺着萧晋手指的方向,董初瑶转头望去,片刻后,眼泪就再次落了下来。

    萧晋指的是安检门。也就是说,他真的哪里都不去,之所以买机票,是想有理由把她送过安检口,陪她一起候机,直到不得不登机的那一刻到来。

    对于萧晋如今的财富而言,一张国内机票的钱,连九牛一毛都不算,从这一点来看,或许根本称不上浪漫,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种心思却是极其难得的,毕竟有太多太多并不差钱的男朋友完全想不到这一点。

    “讨厌!”董初瑶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然后脑袋抵住他的胸膛,幽幽地说,“你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抓住我的心,臭狗蛋,你为什么就不能笨一点呢?”

    “然后好让你在国外去找那些立体型的帅哥给我头上种草原吗?你想的美!”

    萧晋鼻孔朝天,煞风景的模样谁见了都想揍,于是董初瑶就揍了,当然是在破涕为笑之后。

    那边叶芳懿看着女儿在萧晋怀里又哭又笑的打闹,脸色越来越黑,忍不住就要冲过去,胳膊却被董雅洁拉住了。

    “妈,这会儿你就再多忍一忍吧!瑶瑶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把她惹毛了,反悔不愿意出国怎么办?”

    “那也不能让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叶芳懿知道大女儿说的在理,但还是气不过的骂道,“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董雅洁撇撇嘴:“人家是男女朋友,这样再正常不过了吧?!”

    “什么狗屁男女朋友!”叶芳懿爆了句粗口,“我不承认,他就甭想碰我闺女一个指头!”

    董雅洁叹了口气,劝道:“您先消消气,我虽然也不是很看好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有一点,我觉得萧晋做得很好,起码瑶瑶到现在还是个标准的黄花大闺女。

    您应该这样想,和他们已经做过不该做的事情比起来,现在再看他们搂搂抱抱,是不是就不那么生气了?”

    还别说,听了这句话,叶芳懿的火气确实消了一些,但还是愤愤的说道:“他应该庆幸没有那么做,否则的话,我宁愿瑶瑶恨我一辈子,也要打断他的狗腿!”

    董雅洁笑了:“那您可得找个身手厉害一些的,小战战都不是他的对手,一般的部队精英可不够格,而且我爸手底下都不一定有,您得去求爷爷才行。”

    女人就是有这样的毛病,越是不可爱的男性朋友,她们就越喜欢给人家起可爱的昵称,可怜李战一个酷劲儿十足的汉子,愣是每天被女人们“战战来战战去”的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自我调节才没有发飙的。

    叶芳懿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目光转向李战,心中就失望的叹了口气,再看紧紧挽着他的房代雪,眼睛就缓缓眯了起来。

    “房小姐今年多大了?”她寒声问。

    面对身份地位等同于李战母亲的叶芳懿,房代雪自然没什么底气,低着头弱弱地回答说:“伯、伯母叫我小雪就行,我今年二十岁。”

    “小雪?”叶芳懿冷笑一声,“名字起的倒是我见犹怜,怪不得我们家李战这么短时间就被你勾的五迷三道的。”

    房代雪的脸蛋儿瞬间涨红,却没有勇气反驳,委屈的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

    就在这时,李战突然一个立正,抬着下巴对叶芳懿说:“伯母,我还有事,就不送瑶瑶进安检了,请您代我向她说声抱歉!”

    言罢,这爷们儿拉着房代雪转身就走,干脆至极,酷毙了!

    叶芳懿的脸又黑了,气的咬住牙,恨恨说道:“反了,都反了!瑶瑶不听话,连李战都变得这么无礼,那个萧晋到底有什么魔力,怎么一个个一接近他就都想造反啦?”

    这一次,董雅洁没有再出言规劝母亲,因为她也在下意识的思考这个问题:是啊!萧晋到底有什么魔力呢?

    这时,董初瑶牵着萧晋的手走了过来,表情忐忑却也坦然的面对母亲恼火的眼睛,介绍说:“妈,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萧晋。”

    “阿姨好!”萧晋规规矩矩的弯腰施礼。

    叶芳懿正在气头上,哪里还会顾忌什么?直接一摆手,不客气道:“这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有教养,阿姨也是你能随便叫的吗?”

    董初瑶瞬间紧张了起来,握住萧晋的手也变得特别用力。

    对于母亲的态度,她非常的不满,但她更加害怕的,是萧晋那二愣子一样的脾气,要是两个人生中最爱的人当面冲突起来,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让她欣慰的是,萧晋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连笑容都一如之前那么矜持。只是这货紧接着说出口的话,却令她一阵哭笑不得。

    萧晋说的是:“真的很抱歉!叫您阿姨确实非常不合适,毕竟您还这么年轻,应该叫姐姐才对。”

    听听听听,这像是女婿跟丈母娘说的话吗?这混蛋就是个实打实的贱人,蔫儿坏还小心眼儿,看似嘴巴抹了蜜,实则却是在故意气人,哪怕面对长辈,也一点亏都不肯吃。

    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他还肯照顾董初瑶的心情,哭笑不得总比伤心难过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