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89章 不配享受幸福

第789章 不配享受幸福

 
    上次在二号楼为陆翰学研墨的时候,萧晋就隐隐感觉到陆翰学可能是有点误会他跟陆熙柔之间的关系了,但为了自己办事的便利性,他选择了装糊涂,没有去澄清。

    但是,现在听了陆熙柔的话,他就发现事情已经变得有点麻烦了。

    在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身份的人,是父母听见女儿要出门见人也非常放心的,那就是被他们认可的准女婿。

    特别是陆熙柔的母亲还叫他回家吃饭,感谢什么的当然只是一个由头,考察才是真正的目的。

    看来,近期是轻易不能再去二号楼了呀!

    本来两人之间连暧昧都要打上一个问号,突然有长辈搀和了进来,莫名其妙的就可能会得罪龙朔一把手,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郁闷的挠挠头,萧晋道:“以后出门别再提我的名字,知道吗?”

    “为什么?”陆熙柔不解。

    “还能为什么?”萧晋瞪起眼,“当然是因为小爷儿不想因为拒绝娶你而得罪你爸啊!”

    陆熙柔愣住,但她够聪明,之前是灯下黑,这一经提醒,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故意噘起嘴不满道:“咋了?娶我当妻子委屈你了吗?”

    “我有什么好委屈的?”萧晋笑着摇头,“不过是不想委屈沛芹她们。”

    “如果我允许她们的存在呢?”

    这回轮到萧晋愣住了,呆呆看了女孩儿好一会儿,才狐疑道:“丫头,你没事儿吧?!这种话,可不像是你能说得出来的。”

    陆熙柔的脸蛋儿突然就红了,扭扭捏捏的低下头,支吾道:“我……我发现我可能……可能喜欢上你了。”

    这话一出来,萧晋立刻就放下心来。

    他太了解这姑娘了,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绝对会用非常郑重且认真的态度来表白,绝不会扭捏,害羞什么的,更不可能存在。

    嘴角邪邪一勾,他猛地伸手抓住陆熙柔的小手,往回一拽就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同时还不客气的握住了某个大小正合适的物体。

    “你干什么?”陆熙柔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挣脱开,红着脸怒瞪他道。

    萧晋脸上似笑非笑:“你不是说喜欢上我了么?”

    “我……我说的是可能!可能你懂不懂?”女孩儿气愤地大声道,“就是还没确定呐!”

    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指指对面的电脑椅,道:“别闹了,坐下说正事儿。”

    陆熙柔小下巴一抬:“你得向我道歉!”

    “小样儿的,信不信我真办了你啊?”萧晋摆出一副凶相,“在这栋楼里,可真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陆熙柔的小嘴又高高的撅了起来,坐下后可能还是有些气不过,就踢了他两脚,不满道:“你就是不肯对我好!你就是不肯对我好!我现在讨厌死你了!”

    “好啦好啦!”萧晋捉住她的小脚,脱去袜子,笑着说,“对不起!我用为你按摩来向你赔罪行不?别生气啦!”

    陆熙柔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惬意的向后靠在椅背上,说:“既然是赔罪,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光捏一只脚可不行。”

    萧晋懒得跟她掰扯这个,摇摇头,正色道:“说正事儿,今天鲛带回来的那个汉子名叫魏天豹,看着憨傻,实则还是有点儿小聪明的,你多了解了解他,然后制定出一个调教的计划来。不过要注意,我只是想要一个忠诚归心的手下,不是奴隶,知道吗?”

    “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陆熙柔鄙夷的骂了一句,然后不满道:“你就知道动动嘴皮子,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我,我看你是把我当成了奴隶才对。”

    不理会女孩儿的牢骚,萧晋继续说道:“另外,再调查一下张州省合德县一个名叫魏家屯的村子,如果有可能的话,派一两个人过去,啥都不干,专门捣乱,只要把任何能让那里富裕起来的法子都搞黄就行。”

    陆熙柔闻言皱起眉,问:“为啥啊?你不是挺可怜那些贫民的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心啦?”

    萧晋沉下脸将魏天豹一家的遭遇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说:“虽然你穷你弱你就有理是这个社会的主流认知,但我从来都只会同情该同情的人,不分贫富。

    那个魏家屯或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参与了迫害魏天豹一家的事情,但是,身为同村同族,视若无睹的冷漠,也足以将他们钉在罪恶丑陋的柱子上。

    那里的人,不配享受幸福的生活。”

    相对于萧晋此时的感性,陆熙柔倒显得更加理性一些,尽管心里也在因为魏天豹的遭遇而气愤,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思考。

    沉默片刻,她开口说:“我不反对你的要求,但是这件事做起来,难度很大。通常情况下,能让一地富裕起来的办法,基本都是自上而下推行的。

    也就是说,它是来自官府的,我们的人要想破坏它,在如今这个说句怪话都会被抓起来的时代,不触犯法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它是村里的某个人发起的,可这样一来,按照那个村里人的尿性,用不着咱们的人出手,他们自己就会因为嫉妒而把自己作死。

    综上所述,我能理解你这么做的原因,但我不看好它的执行性。”

    “所以我的前提是如果有可能嘛!”放下按好的一只脚,萧晋又捞起她的另外一只,笑着说,“我不是理想主义者,也没把你当牛做马,这件事不过是我个人道德平衡的一种纾解,也是我拉拢魏天豹的一个恩惠,能做固然最好,做不了也不影响什么。”

    陆熙柔笑了起来,目光温柔的看着他说:“不讲理的时候够霸道,讲理的时候又足够谦和,最喜欢你这一点了。”

    “那你最讨厌我哪一点?”萧晋随口问。

    “当然是你太花心,有那么多的女人啦!”

    萧晋闻言再次怔住,而陆熙柔随后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两朵红霞便慢慢的爬上脸颊,娇艳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