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84章 他跟咱家有仇

第784章 他跟咱家有仇

 
    华夏是世界上家庭宗族观念最重的国家,所谓家国天下,家在国前。

    虽然现在讲究“没有ountry就没有家”,但有一个根本问题却被人为的忽略掉了,那就是:如果连自己的家都不能保全,谁还会去在乎这个ountry?几千年来封建王朝的覆灭更迭,不都是因为这个么?

    家族繁衍,在平民老百姓的眼里只是简单的传宗接代,但在那些依附于这个国家的宗族眼里,却关系着方方面面,甚至与生死存亡都挂着钩。

    在一切都要为家族延续服务的这种大前提之下,家庭成员的个体,就会显得不那么重要,必要的时候做出牺牲,也是常有的事情。

    有句非常矫情的话叫“最是无情帝王家”,其实不单单是“帝王”,任何一个大家权贵都是这样。

    董千秋是军人,国家的安危和利益在他的心目中到底有多么重要,只有他自己清楚,但是,他为了任务不惜致亲孙女于危险境地的行为是否真的完全出于一片公心,就有待商榷了。

    毕竟,牺牲是事实,大领导们总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柳白竹还年轻,又是孤儿,无法体会这件事其中的深意,她只知道,董初瑶这个别人艳羡的董家二小姐,真的很可怜。

    “接下来,你想去哪儿?”开车回到市区,萧晋问董初瑶道。

    女孩儿望着窗外想了一会儿,说:“去你最开始来龙朔时住的那家酒店吧!”

    “啊?”萧晋瞅瞅她,苦着脸道:“姑娘,你这没事儿总考验一个流氓的忍耐力,是不是不大合适啊?!”

    “谁考验你啦?”董初瑶轻啐一口,嘟嘴道,“我只是有点累了,想让你陪我睡一会儿,就像在元府的那一晚一样,你要是敢使坏,我照样阉了你!”

    萧晋无语的挠挠头,打方向盘向酒店的方向驶去。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不对啊!在元府的那晚,你确实说了我要是敢欺负你就阉了我,可我记得很清楚,后来你还说了出了事你担着,不用我负责这样的话呀!”

    董初瑶气得不轻,用力的掐他一下,怒道:“死狗蛋!臭狗蛋!你就是不想对我负责任是不是?”

    萧晋吓得缩起脑袋,委屈的问:“那到底让不让碰,你倒是说清楚啊!”

    “不让!”

    “我愿意负责也不……呃,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我来大姨夫,什么都做不了,你放心。”

    在一个出门包里会装着一枚小剪子的女孩儿面前,萧晋只能睁着眼说胡话。

    到酒店开了房,两人进屋,董初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的灯光都关闭,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然后便在黑暗中一语不发的褪去自己的外衣,掀开床上被子钻了进去。

    尽管萧晋在黑暗中看的清清楚楚,还是贱兮兮的问:“你没脱光吧?!”

    “我数三声。”董初瑶咬牙切齿的威胁。

    萧晋淡淡一笑,也脱去外衣钻进被窝,然后不顾女孩儿的挣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想睡就睡,我保证我今天的内裤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设备,炸弹都炸不开。”

    董初瑶安静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很快便沉沉睡去。

    “堂弟啊!你这次可得救救哥,工程还有几十万的款没结,我这又投进去那么多,要是直接走人,可就全都便宜了别人呀!”

    一家酒楼的雅间内,三角眼殷勤的给邓睿明倒了杯酒,然后满脸希冀的看着他,仿佛这个堂弟是挥挥手就能救他于水火的菩萨一样。

    反观邓睿明,怀里搂着一个身材穿着都很惹火的小妞儿,靠在沙发上,眯缝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堂哥,里面满满的都是不屑和鄙夷。

    他不喜欢这个堂哥,从小就很讨厌。因为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早,他父亲邓兴安几乎就是被他大伯养大的,后来大伯又死了,又是伯母卖地做工供他爹上的大学。

    也就是说,邓兴安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哥哥和嫂子的牺牲,所以,在他当官之后,就对三角眼这个大哥独子百般的疼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先紧着三角眼来,像邓睿明这种性情乖戾又小心眼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不因妒生恨?

    今天这档子事儿,他压根儿就不想管,但一听里面还有萧晋,顿时就来了精神,这才接受了三角眼的恳请,到这里吃饭。

    “工程的事儿,我帮不了你。”端起酒杯沾了沾嘴唇,邓睿明拿捏着腔调说,“我爸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连我妈都改变不了,所以啊!该便宜别人的,你只能便宜别人,反正你也挣不少了,做人可不能太贪心。”

    三角眼没啥心眼儿,听了这话,整个人顿时就蔫儿了,片刻后又恨恨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大骂道:“都怪医院那个姓包的老王八蛋,要不是他拍胸口保证说房间已经订下了,老子至于去招惹师长家的公子吗?”

    邓睿明眼中忽然有光芒一闪,就拍拍怀里小妞儿的屁股让她先出去,然后主动拿起酒**给三角眼倒上,低声说:“哥,你这可就想错了,那个姓包的可是按照我妈的吩咐行事,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忽悠咱们啊!”

    三角眼一愣:“兄弟你是说,房间确实是咱订下的,是那个师长家公子硬抢走的?”

    “十有**了。”邓睿明点点头,又道,“不过,这事儿应该不是那位李公子主导,毕竟我家跟他家并没什么仇怨,以他的身份也完全可以去弄间高干病房,没理由非得抢咱们家的。”

    三角眼听不懂了,皱眉道:“兄弟你说清楚点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邓睿明冷冷一笑,说:“很简单,那里不还有个姓萧的嘛?问题就出在他的身上。”

    “他?”三角眼刚回忆起萧晋的样子,就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摸摸脖子,说,“他……他有啥问题?”

    “他跟咱家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