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81章 邪门儿的萧晋

第781章 邪门儿的萧晋

 
    “混帐!谁让你带着人去医院闹事的?”

    龙朔衙门家属大院的三号楼内,邓兴安狠狠的给了侄子一个耳光。

    三角眼捂着脸站在那里,眼泪八叉的满是委屈,却一个字都不敢说。他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叔叔给的,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叔叔。

    邓兴安气的胸膛不住的起伏。他原本中午是从来都不回家的,都是让秘书从食堂打了饭在办公室吃,但今天接到妻子的电话,一听内容,他的心就莫名一阵慌乱,勉强挨到下班,就一刻不停的回了家。

    “哭!你还有脸哭?”他坐在沙发上点燃烟抽了几口,又忍不住大骂道,“你自己说说,我都警告你多少次不准你借着我的名头胡来了?之前你跟别人抢工程,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在干活,所以我没管过你,你是不是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

    医院那是什么地方?那么多双眼睛看着,那么多耳朵听着,你居然敢带着三十多号人去闹事,是谁给的你这么大的胆子?我吗?你是不是要害的老子丢了官才满意?”

    “没……没有,我巴不得叔叔您升官发财一辈子呢!”三角眼小声拍了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马屁。

    邓兴安此时却没有一点想笑的心情,仍然怒道:“那你为什么要去强抢别人的病房?”

    “那明明是我订下的,让他们走,他们不走,我才……”

    “放屁!你要是订了,人家是怎么交钱住进去的?”

    三角眼瞥瞥同在房间里的婶子,嘟囔道:“婶婶说她已经给医院打过电话的,我想着咱们已经订下的房间,他们居然敢先住进去,明显是不把叔叔您放在眼里啊,所以我……我才气昏头叫了人过去的。”

    这句马屁总算稍微拍对了一点地方,但同时又得罪了邓兴安的老婆房韦素,因为邓兴安马上就开始冲妻子撒气了。

    “还有你!小雪都给你打电话了,你居然还让警察去,是嫌我这个知府在别人眼里还不够嚣张是嘛?”

    “我又不知道对方就是李师长的儿子。”房韦素顶了一句,接着便看着三角眼阴阳怪气道:“再说了,你对你这个侄子可比亲儿子还亲,他受了委屈,我可不得尽心尽力的帮他出气么?”

    邓兴安心里一堵,胸闷的厉害,手指着妻子颤抖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房韦素见状慌忙走过去为他捋后背顺气,好一会儿才让他恢复顺畅的呼吸。

    “事情已经过去,也顺利的解决了,你的心脏不好,就别这么大的火气了。”

    “是啊是啊!”三角眼连忙也附和道,“我也给那个李战道歉了,叔叔你就消消气吧!”

    邓兴安深呼吸片刻,看着侄子沉声开口:“等你娘体检完,你们就给我马上滚回老家去,再敢随便踏出那个县城一步,我打断你的腿!”

    三角眼一听就急了,瞪眼道:“那怎么行?我在龙朔还有个工程没干完,工程款也才只拿到一半啊!”

    邓兴安抬手就把指间的香烟砸在他的脸上,怒吼道:“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房韦素冲三角眼摆摆手让他先离开,自己则一边继续给丈夫顺背,一边劝道:“好了好了,我中午的时候给小雪打过电话,她亲口跟我说李家公子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什么的。”

    “我担心的是李家吗?”邓兴安喘着粗气道,“他家虽然是龙朔的地头蛇,但这只是小辈之间的矛盾,而且李战还打赢了,他们有什么理由再来为难我?”

    房韦素不解:“那你在担心什么?”

    邓兴安又点燃了一支烟,沉默片刻,说:“来之前,我已经让人找医院的人问过了,当时病房里一共有四个人,除了小雪和李战之外,还有董家的二小姐和一个名叫萧晋的家伙。”

    “对了,”房韦素拍了拍脑袋,“你侄子刚回来的时候告诉我,有个姓萧的家伙让他给咱们带了句话,说感谢我们养出个好儿子的同时还有个好侄子,让他对某些事彻底没了负担……”

    “什么?”邓兴安心里一惊,急问道,“他还说了别的什么吗?”

    房韦素摇摇头:“你侄子就告诉了我这些。”

    邓兴安神色凝重,又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还记得元旦前的一天我专门打电话把小明叫回家,然后把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勒令他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去上课不准乱跑么?”

    房韦素的眉毛高高挑起:“就是因为这个姓萧的?他是谁?什么来头?”

    “邪门儿就邪门儿在这里。”邓兴安沉声道,“从那次小明找人把他弄进市局、他却安然无恙的出来之后,我就开始调查他,可结果却很蹊跷。

    他就好像突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明明只是一个穷山沟的支教老师,却跟董家大小姐合作做生意,跟董二小姐谈恋爱,还与二号楼关系密切。

    陆翰学解释说是他治好了陆熙柔的病,我却是不信的,全世界专家都束手无策的重病,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治得好?然而,陆熙柔现在活蹦乱跳的,像是真的好了一样,实在是让人想不通、猜不透。”

    房韦素闻言,表情也严肃起来,思考片刻,问:“有没有可能是陆家亲戚或者陆翰学故友的晚辈?”

    “我也在想这个可能。”邓兴安目光阴暗下来,“可是,陆翰学为人虽然谨慎,但也不是那种方正迂腐之人,如果萧晋真的是他亲近的晚辈,在不作奸犯科的情况下,他利用职权提供一点便利也无伤大雅。

    可是,据我观察,那个萧晋如今的成就全是他独立完成,与陆翰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就说不过去了。”

    “那他能是什么人?”房韦素皱起眉头,“难不成还是哪个权势家族的子弟不成?”

    邓兴安摇摇头:“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真是陆翰学的什么人,那他跟小明发生冲突的原因,可就不单单是董家二小姐那么简单了。”

    房韦素大吃一惊:“姓陆的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