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79章 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第779章 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萧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曾院长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沉声道,“我并不是说这件事毫无意义,而是没必要争论事情是谁的责任,你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只要合情合理,我们院方都会尽全力满足你的。”

    “哦?”萧晋冷笑,“这么说,不管是谁的责任,你们医院都揽下来了,是嘛?曾院长,奉劝你可要考虑清楚噢!”

    曾院长沉吟片刻,问:“萧先生能先说一下你的要求吗?”

    萧晋耸耸肩,“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只想坚持一下原则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

    曾院长蹙起眉,又问:“什么代价?”

    “规章制度里相应的错误是什么代价,就是什么代价喽!”

    曾院长一怔,随即不敢置信的惊喜道:“萧先生,你的意思是……”

    萧晋笑着点点头:“我跟贵院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没理由针对你们,再说我也是一名医者,自然不可能非要去损害那些无辜医护人员的利益。另外,我不缺钱,更不会利用我家孩子的名头来讹钱,所以,我的目的非常简单,是哪里出的问题,把哪里解决掉就好了。”

    “好!”曾院长霍然起身,正色道:“我马上就召集院里的所有管理层开会,萧先生需要旁听吗?”

    “不用了,”萧晋摆摆手,“反正我孩子还要在这里治病,想来曾院长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好糊弄的蠢货。”

    “放心!最迟今天下午,萧先生就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告辞!”

    曾院长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包副院长完全没听懂两人都说了些什么,茫然的眨眨眼,冲萧晋讪讪一笑,就追了出去。

    “院长!院长!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那个姓萧的想要什么结果?您要跟大家开会商量什么?”

    曾院长脚步不停,脸上带着冷笑反问:“刚才萧先生说的三个事件原因都是什么?”

    包副院长不明所以,回忆了一下就道:“员工失误,系统故障和……和滥用职权。”

    “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包副院长脚步戛然而止,呆呆的站在那里,直到曾院长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萧晋会坚持要炒掉失误的员工或者找网络维护公司的麻烦?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压根儿就不相信,他认定了是有人在滥用职权。

    再结合他后面所说的什么规章制度里相应错误的代价,包副院长的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伸手扶住墙才没有摔倒。

    按照医院的制度,滥用职权会有怎样的后果,他非常的清楚。

    最不愿见到的结果变成了现实从今往后,他真的要靠积蓄和养老金来度过余生了。

    萧晋一点都不担心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该怎么度过晚年,姓包的能做到副院长的地步,家里要是没有上百万的积蓄,他敢把头扭下来当球踢。

    不过是断了那老头儿继续捞钱的路子而已,他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

    解决了这最后一件事,他感觉一身轻松,站起来懒腰刚伸到一半,手机响了,是贺兰鲛打来的。

    “老板,我到医院了。”

    “来住院部803号病房。”

    挂掉电话没多久,贺兰鲛就到了。也不知是武者的感应还是什么,李战一看见他,整个人瞬间都绷紧起来,神色也变得凝重无比,反观贺兰鲛,依然还是那副生人勿近死人脸。

    “别紧张,这位是贺兰鲛,我的一条忠犬。”萧晋指着他对李战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分别指指两个孩子,对他说:“那是我的两个徒弟,巫飞鸾和宋小纯。”

    贺兰鲛嘎嘣脆的就冲两人各弯了弯腰,唤道:“少爷,小姐。”

    巫飞鸾家里本就有忠心的家臣奴仆,所以只是见怪不怪的点了点头,宋小纯却吓了一跳,用力摆着小手说:“贺叔叔你好!你千万不要再那样了,小纯受不起的。”

    萧晋有点头大,捏捏鼻梁,对贺兰鲛说:“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但是行礼这一道程序就免了吧!小纯说得对,他们还小,确实承受不起。”

    说完,他目光又瞪向巫飞鸾,沉声道:“臭小子,还不给老子滚过来叫人?”

    巫飞鸾见他真的在生气,哆嗦一下,赶紧小跑过来对贺兰鲛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贺兰叔叔好,小子刚才淘气了,请您不要见怪。”

    贺兰鲛很不适应这种气氛,侧身让开了巫飞鸾的施礼,没有说话。

    萧晋抬手就在小正太的脑袋上抽了一巴掌,肃容道:“小鸾,你给我记住,忠犬这两个字是师父与你贺兰叔叔之间的一个特殊符号,不代表他就是我的奴仆,你在你妈那里怎么当少爷,没人管你,但在师父这里,你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晚辈,明白吗?”

    巫飞鸾最大的优点,不是他够聪明,而是他能分得清好坏,不会一味叛逆的不知好歹。所以,被萧晋这样教训,他虽然觉得师父有点吹毛求疵了,可还是乖乖的低头受教:“弟子记住了。”

    这时,床上传来宋小纯弱弱的声音:“原来不是贺叔叔,而是贺兰叔叔啊!”

    董初瑶和房代雪都笑了起来,严肃的气氛为之一扫而空。

    指指卫生间的方向,萧晋又对贺兰鲛说:“那里面的家伙身手不错,已经被我制住了,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能醒来。你先把他带回去看着,晚上我再过去。要是他反抗的话,你可以揍他,但要小心,他的内息很浑厚,虽不如你,但也相差无几。”

    贺兰鲛点点头,走进卫生间把那个之前被萧晋打倒的壮汉往肩膀上一扛,就大踏步的离开了病房,干脆的令人发指。

    “小雪妹子,怎么样?”萧晋望着房代雪揶揄道,“你不是喜欢酷酷的男人么?我这个兄弟可比你家战战酷多了,而且也更帅,要不要考虑一下移情别恋?”

    “呸!”房代雪啐了一口,抱住李战的胳膊道,“谁说我喜欢酷酷的男人了?我是只喜欢我家战哥哥的酷,别人的在我眼里都是装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