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78章 责任算谁的?

第778章 责任算谁的?

 
    巫飞鸾到底有多聪明机灵?从他刚刚借着曾院长的夸奖跟萧晋一起唱的这出双簧上就可见一斑。

    是的,他故意在感谢曾院长时淘气,不是想炫耀自己的特别,而是在给萧晋借题发挥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这些医院的领导是他给母亲打的那个电话起了作用,只有把母亲地位上的价值充分转化到师父的身上,己方才能最大化的获得好处。

    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孩子能想到这些,除了“灵性”二字,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

    当然,萧晋比他还要人精,自然轻易就get到了他的目的,随随便便一个顺水推舟,就让曾院长和包副院长惊掉了下巴。

    前者是没想到巫雁行的儿子居然会拜眼前这个年轻人为师,显然这萧姓年轻人的医术在巫雁行眼里是高于她的。而后者就是在心里暗暗叫苦了,闹了半天,自己倒霉是倒霉在了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屁孩儿手里,这上哪儿说理去?

    “萧先生也是华医?”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曾院长问道。

    萧晋点头:“学过几年。”

    曾院长上下打量他一番:“冒昧问一句:萧先生今年应该还不足而立吧?!”

    “再过几个月就二十四了。”

    曾院长倒吸一口凉气,惊道:“弱冠之年,医术竟然就能让巫先生心折,敢问萧先生师承哪位华医大家?”

    “呃,这个……抱歉!家师说过,不准我在外打他的旗号行事,所以不便告知,还请曾院长见谅。”

    曾院长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遗憾神色,但还是点头说:“大家行事,总是出乎常人意料的,我能理解。”

    “那咱们就谈正事吧?!”逼装的差不多了,萧晋表情一变,就正色道,“我想请教曾院长,医生当了领导,还是不是医生?”

    曾院长似乎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看了一边站着的包副院长一眼,叹息道:“一日为医,终身为医,除非不再治病救人。”

    “那也就是说,医生即便当了领导,也是该遵守医德的喽!”

    曾院长沉默片刻,说:“萧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一次是我们对事情的处理不当,所以……”

    “曾院长!”萧晋再次不客气的打断他,口气也变得无礼起来,“你是长者,我作为晚辈会尊敬你,但我只会尊敬你的年纪所沉淀下来的学识和涵养,如果你丢掉这两样只剩下年龄,那对不起,我会认为你是在跟我耍流氓。”

    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当面骂成流氓,换成谁都受不了。曾院长脸色一阵青红变幻,有气却只能憋在肚子里,因为人家说的一点都没错,睁着眼说瞎话,可不就等同于耍流氓么?

    “这次是事情,到底是员工失误?系统故障?还是有些人滥用职权?”萧晋瞥瞥包副院长,继续道,“我需要曾院长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要不然,所谓的道歉什么的,不提也罢,没啥意思。”

    曾院长沉默不语,包副院长却急了。他今年已经五十五了,就算不能升院长,起码还能在位置上作威作福五年,可要是背上一个滥用职权的帽子,不但工作要丢,将来可能连医院最常见的返聘都没人找自己,那可真就是晚节不保,只能靠一点养老金过日子了。

    “萧先生,真的是系统故障啊!要不然,我昨天就接到了邓夫人的电话,您不可能订下这间房的。”

    “是么?”萧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你几点接到的电话?”

    “下午四点半左右。”包副院长说的斩钉截铁。

    “几点通知的住院部?”

    “五点下班之前。”

    萧晋笑了,点点头:“我是五点多订的房,正好比你晚,你倒是做了不少准备嘛!好,就冲你这么认真,什么系统故障处理不当之类的,我就不追究了,你把平日里负责维护你们医院电脑系统的员工找来,当着我的面把他炒了鱿鱼,这事儿咱就翻篇儿。”

    包副院长慌了神:“萧先生,这不可能啊!我们医院的系统那么复杂,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负责得了的。再者,它的维护都是交给一家合作的网络公司来做,我们根本没有权力去干涉人家的管理呀!”

    “那更好办了,是哪家网络公司?把他们老板叫来,工作做得不到位,就必须受到惩罚,该解约解约,该赔钱赔钱。我在龙朔商界也认识几个人,只要他还想在这里做生意,就不怕他敢赖账。”

    包副院长彻底傻了眼。他怎么都没想到萧晋竟然要做到这种地步,如果真按萧晋所说的那么干了,他的结局肯定会更惨,晚年凄凉几乎板上钉钉。

    “院长,您……”没办法,他只能向曾院长求救。

    曾院长又叹了口气,说:“萧先生,事已至此,再浪费时间掰扯也没什么意义,你……”

    “曾院长这话说得可不对!”萧晋似乎要将打断别人进行到底一样,“怎么能说没什么意义呢?我家孩子得的是什么病,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了,她的情绪好坏对于病情是有很大影响的。

    这种时候却有几十个凶神恶煞的人过来抢房,要不是我朋友练过,我们这一家子现在是什么样还不好说呢!

    她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得了那样的重病已经够惨了,现在还要经受这样的惊吓,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责任算谁的?

    事关一个孩子的未来,在曾院长口中竟然是无意义的事情,由此可见,贵院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根本不足为奇,说句不客气的,草菅人命也不过如此吧?!”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说这种近乎于无赖的话,曾院长或许连理会的心情都没有,但是,萧晋的背后不但有巫雁行为他背书,他自己也出身华医名门,如果真给他们医院定下一个“草菅人命”的评价,可想而知,这家医院绝对会瞬间变成领导眼中的后娘养的。

    曾院长不怕自己的职位受到影响,但他绝不愿见到自己为之奉献一生的医院落得个再也很难得到拨款、以至于最终被降级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