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75章 还想揍他
    王卫国摇摇头,打算继续跟李战再聊几句,自己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是领导,心中一动,就抬手制止住手下,然后接通了电话。

    三分钟后,他收起手机,满脸笑意的冲李战伸出右手,说:“李队长,今天兄弟职责在身,多有得罪,改天有时间我请你喝酒,再好好向你道歉。”

    言罢也不等李战回应,他直接转身冲手下们大手一挥,大声道:“没事儿了,收队!”

    李战愣住,三角眼则直接傻了眼,眼看着王卫国特别干脆的带着人就走,慌忙追上去拉住他,愤怒地质问道:“你们要去哪儿?为什么不抓人?”

    王卫国把他抓自己衣袖的手拍开,冷冷地说:“这位先生,刚才我已经跟你讲得很清楚了,我们警察没有逮捕军人的权限,请你等待警备宪兵队的到来。”

    “那……那你们也不能走啊!我的安全怎么办?你们得保护我!”

    “保护你?”王卫国一脸“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先生你有危险吗?”

    “当然有啦!”三角眼指着李战大声道,“你们是瞎了还是聋了?他刚刚打了那么多人,万一你们走了,他打我怎么办?”

    王卫国笑笑,目光转向李战,一本正经的问:“李队长,请问,在我们离开之后,你会殴打这位先生吗?”

    “只要他不给我和我身边的人造成威胁,那就不会。”李战淡淡的说。

    “先生你都听到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没人会吃饱了撑的非要打你的。”

    夹枪带棒的说完这一句,王卫国当先就下了楼,任凭三角眼怎么喊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三角眼欲哭无泪,回头瞅瞅李战那张冷冰冰的脸,双腿就开始打哆嗦。

    “我……我警告你哈!别乱动,否则……否则我真不会让你好过的。”

    李战理都懒的理他,转身便朝病房走去。

    三角眼顿时长长松了口气,抹抹脑门上的汗水,正犹豫着是离开还是等着那什么宪兵来,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拿出一看,屏幕上显示着“婶子”两个字,他慌忙接通。

    “婶子,是我……对……对……啊?不是,婶子,是我叫来的人被打了,我也被……哎,婶子,你别生气,我……好、好吧!我这就去……”

    病房里,宋小纯已经被萧晋叫醒了,正在被董初瑶喂着喝水。小丫头还很不好意思的说着:“师娘,你让我自己来吧,我能拿的动。”

    这孩子的脾气很好掌握,所以董初瑶只是嘴巴微微一撅,委屈道:“怎么,师娘喂的不好么?”

    宋小纯连忙惶恐的摇头:“没有没有,师娘喂的很好,小纯可开心了。”

    “开心就乖乖的再喝几口,”董初瑶笑着说,“师娘也就今天能喂你,以后你想让师娘喂,师娘都喂不了啦!”

    “为什么?”宋小纯不解地问。

    “师娘后天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学,要很长很长时间之后才能回来。”说着,董初瑶斜乜了萧晋一眼,又接着道:“不过你也别担心,你不是还有好几个师娘的嘛,相信她们也会好好疼爱你的。”

    宋小纯脸上露出不舍的表情,拉住董初瑶的手,问:“很远是多远?小纯病好之后可以去看你吗?”

    “当然可以啊!”董初瑶亲昵的与她贴了贴脸,说,“到时候让你师父领着你坐飞机,睡一觉的功夫就到了。”

    小丫头立刻满眼希冀的看向萧晋,萧晋当然不舍得让她失望,点点头,说:“嗯!只要你乖乖听话,早点把病治好,师父就带你去。”

    宋小纯开心的欢呼起来:“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以后吃药的时候再也不喊苦了。”

    除了没心没肺的巫飞鸾之外,在场的四人无一不因为这句话而心酸,房代雪更是红了眼眶不得不转过身遮挡。

    小丫头懂事的让人心疼,却命运多舛,小小年纪便要承受那么多的痛苦,老天实在不公。

    咚咚咚。

    几下敲门声打破了病房里悲伤的气氛,众人转过头,就见没有关上的门前,三角眼正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那里。

    萧晋眼睛眯起:“嗬!你还挺有种,这是宁死也要住进这间病房不可了是吗?”

    “不是不是不是!”三角眼连连摆手,然后又看向李战,说:“我……我是来向这位先生道……道歉的。”

    萧晋挑挑眉,随即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冷冷一笑,便对房代雪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家战战的名头可是很管用的。”

    女孩儿脸上立刻就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来,完全不管向男友低头的是自家亲戚这个事实,看的萧晋直摇头,心说女生外向,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李战不傻,听了萧晋的话,再结合三角眼此时的状态,立刻就明白了王卫国为什么会突然带队离去,警备宪兵队的人自然也肯定不会出现。

    “喂!你不是说来道歉吗?”房代雪挽住李战的胳膊,像个鬼子翻译官一样狐假虎威道,“赶紧的啊!你不会蠢到连对不起都要让人教吧?!”

    三角眼心里明显还是很不服气的,但碍于婶子的命令,又怕挨打,所以只能乖乖的弯了下腰,咬牙说:“对不起!”

    房代雪愣了一会儿,然后瞪大眼问:“没了?”

    三角眼不吭声。女孩儿顿时就怒了,半是撒娇半是嗔道:“战哥哥,怎么办?我还想揍他!”

    李战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然后转眼看向萧晋,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还真有。”萧晋嘿嘿一笑,来到三角眼的面前,呲着牙道:“还是最初的那个问题:你妈得的是什么病?”

    三角眼脸上露出怒容:“我娘没病!”

    “那你闲着没事儿干让她来住院干嘛?”萧晋诧异道。

    “我要带我娘来检查身体。”

    萧晋呆了呆,接着语气就变得冰寒起来:“我家孩子的病情,你知道么?”

    三角眼点头:“知……”

    两个字只说了一个,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萧晋突然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像拎鸭子一样将他拎了起来。

    “所以,仅仅只是为了让你娘有个舒服的房间,就不管他人的死活,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