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67章 好多师娘
    孙阿姨一见萧晋的态度,就有些不以为然,觉得他一个年轻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又不好像对巫飞鸾那样说太细,看看刚跟进来的董初瑶,隐晦道:“萧先生,这事儿虽然是副院长发的话,但真正需要用病房的,不一定是他呀!”

    萧晋当然能听出她的话外之音,微微一笑,说:“孙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猜得到这么大个医院的院长肯定认识不少人,更知道能使唤动他且让他毫不在意高级病房病人身份的人,背景绝不会比他差,所以,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说着,他掏出钱包,拿出五百块钱递过去,又道:“虽然一天的时间还没到,但待会儿可能会发生比较吓人的事情,为了避免影响到你什么,咱们就先把这一天的工钱给结了吧。”

    “这……不太合适吧?!”孙阿姨犹豫道,“而且,您也给多了,我一天的工钱是四百块,这还不到一天呢!”

    “孙姐你就拿着吧!”董初瑶把钱塞到她的手里,笑着说,“看你照顾小纯还挺用心的,等事情过去,如果你还想做,咱们再重新签合同。”

    “那……谢谢萧先生,谢谢董小姐。”孙阿姨不好意思的接过钱,对他俩各鞠了一躬,然后又走到小纯的床前,说:“小纯,阿姨就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

    宋小纯甜甜笑着点头:“嗯,孙阿姨再见。”

    待护工离开,萧晋来到床边坐下,摸摸宋小纯的小脸,柔声问:“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肚子饿不饿?”

    宋小纯摇摇头,握住他的手,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歉意。“师父,我……”

    “关于病房的事情,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不用管。”萧晋打断道,“你是个孩子,除了吃饭睡觉玩游戏之外,没有需要你操心的地方。”

    “可是……”

    “不听话的孩子,师父可不喜欢哦!”

    宋小纯不敢吭声了,改变不了的笑脸上,有一点点委屈,更多的是幸福和安心。

    “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小鸾师兄都跟你说了什么?”萧晋又问。

    “说了好多,”宋小纯道,“囚龙村的小月、二丫、妞妞、做饭非常好吃的云苓姨、要什么都会答应的巧沁师娘、喜欢捏的人脸很疼的彩云师娘,还有对谁都特别特别温柔的沛芹师娘。”

    说到这里,小丫头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问:“师父,算上瑶瑶师娘的话,我就有四个师娘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难道除了你之外,我还有三个师父么?”

    瞬间,萧晋脑门上的汗就有要往外冒的趋势,后背也觉得仿佛有两根针在扎一样,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董初瑶的眼神肯定跟刀子似的。

    狠狠的瞪巫飞鸾一眼,他干笑道:“呃……这个问题……咱们回头再说,你只需要知道,师父就只有我一个便好。”

    宋小纯也不笨,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可爱的吐吐舌尖,说:“嗯,我记住了。”

    萧晋抹抹脑门,又问:“那你觉得囚龙村好吗?想不想跟师父一起去看看?”

    “想!”宋小纯回答的毫不犹豫,但紧接着,眼神就又黯淡了下去,“不过,我……我得在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

    “嗯,肯定是要等的,师父陪你一起等。”萧晋微笑说,“要把你带走,总得经过他们同意才行,要不然就是诱拐儿童了,警察会抓人的。”

    宋小纯的眼睛重新恢复了明亮,甜甜地说:“师父,你真好!”

    “小纯就是有眼光,人们都这么说。”

    萧晋恬不知耻的嘚瑟,不妨身后传来一道冷哼:“是啊!尤其是女人。”

    激灵灵的打个哆嗦,萧晋回过头,冲董初瑶讨好的笑:“那啥,我这儿哄咱家孩子玩儿呢,瑶瑶你别当真。”

    这货花花公子的经历可不是白给的,简单的一句话,但因为加上了“咱家”这两个字,让董初瑶的心瞬间就软了。

    瞪他一眼,女孩儿就对宋小纯说:“丫头,等你病好了,好好的跟你师父学华医就行,其它的千万不要学,知道吗?”

    宋小纯本想答应,又觉得这似乎对师父不大尊敬,眉头皱在了一起,不知该怎么回应才好。

    “那什么,瑶瑶啊!你的这句话应该跟小鸾那臭小子说才对,他是男孩子,不能学我。”萧晋小心翼翼的反驳道,“至于小纯,女孩子得会保护自己,不但必须跟我学,还得学精学透,只有那样,长大了才不会被不靠谱的混蛋欺骗。”

    董初瑶闻言撇撇嘴:“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吃亏就吃亏在小的时候没人教,现在才会被混蛋给欺骗的。”

    萧晋算是明白了,这会儿的董初瑶就是颗不稳定的炸弹,稍微一碰就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不说话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给推开了,一个护士走进来一看,就皱起眉:“你们怎么还没走啊?不是半个小时前就通知你们了吗?”

    萧晋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在宋小纯的头顶和眉心轻轻揉动起来。

    小丫头不明所以,但很快眼皮就变得越来越重,不一会儿便呼呼睡去。

    那护士见没人理她,表情就越发的难看起来。“怎么回事儿?你们听不见我说话吗?”

    帮宋小纯掖了掖被角,萧晋这才起身来到护士面前,淡淡的说:“听是听到了,但我不明白,病房费我们可是交了的,你们凭什么让我们搬?”

    “病房费会退给你们的,”护士不耐道,“待会儿医生签了字,你拿着去缴费窗口就行。”

    “嗬!”萧晋干笑一声,“我们交了钱,莫名其妙被撵走,然后还得自己去窗口拿退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两年一发生医闹的事情,媒体总是铺天盖地的指责病人一方、替院方叫屈,本以为是因为现在的医院终于明白自己属于服务行业了,但现在看来,感情只是单纯的yu论控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