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5章 无能为力
    巫飞鸾是个人精,别的不说,光是苏巧沁和周沛芹她们的疼爱,就让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在萧晋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他知道萧晋是故意当着他的面说那些话的,心里非但没有不爽,反而还觉得自己这个师父特别的幼稚。

    小纯不知道他能看的这么通透,一见他因为自己挨了打和训斥,就满是歉意道:“对不起啊师、师兄,我不是故意的。”

    “啊?小纯师妹你为啥要跟我说对不起啊?”巫飞鸾一脸懵不愣登的表情,真的就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一样。

    宋小纯立刻就被骗了,同时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怜悯起来,暗想:这个师兄看上去笨笨的,年纪也不比自己大多少,以后自己可要多照顾他一点才好。

    萧晋见状,哪里还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但他并没有揭穿巫飞鸾,因为他知道,巫飞鸾深知他最讨厌恃强凌弱,哄骗小纯纯粹就是男孩子的淘气,绝不会真正的欺负她的。

    又说了一会儿话,他便将巫飞鸾留在病房陪小纯聊天,自己则带着董初瑶她们去找小纯的医生询问手术和骨髓配型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与送给巫飞鸾的见面礼不同,董初瑶和房代雪送给小纯的都是自己用了多年的物品。

    董初瑶的是一枚玉质的弥勒佛吊坠,房代雪的则是一个限量版的芭比娃娃,不管是从价值上还是意义上,都比送巫飞鸾的东西要贵重的多。

    这倒不是因为她们和萧晋一样偏心,而是因为小纯很可能将不久于人世,她们下意识的就对她多了几分怜悯。

    至于李战那个糙汉子,还是五千块钱的红包,不提也罢。

    询问医生的结果很不好,骨髓库里没有找到能与小纯配型的数据,而且就算有,术后病愈的可能性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更不要说还有高达百分之五十多的复发机率了。

    然而,萧晋对此也只能默默接受。他不是神仙,他的医术也更倾向于养生延寿的那个范畴,这就意味着,他可以为快要老去的人寻找一线生机拖延死神的步伐,却做不到直接从死神手里抢人。

    宋小纯得的是癌症,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如果手术能够成功,短时间内也没有复发的话,萧晋绝对有信心为她再争取至少十年的寿命,但是在手术前,他只能乞求老天能对这孩子多一点眷顾。

    抽完骨髓配型检测所需要的血液,四人默默的离开门诊楼,谁都没有心思说话,气氛压抑的像是大雨前的空气,闷得人难受。

    突然,“哇”的一声,房代雪哭了出来,用力抓着萧晋的胳膊,恳求道:“萧哥哥,你的医术不是很厉害吗?你想想办法,救救小纯好不好?”

    “她是我徒弟,跟我闺女没什么区别,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尽管心里郁闷的快要发疯,萧晋还是拍着女孩儿的手背安慰道,“放心,小纯不会有事的。”

    “你保证?”

    萧晋张了张嘴,去怎么都无法说出肯定的答案。

    这时,李战拥抱住房代雪,让她的脸埋在自己怀里,然后对萧晋和董初瑶说:“你们先回去,我陪小雪在下面站一会儿。”

    萧晋点点头,转身继续朝住院部走去。董初瑶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抿了抿唇,追上去主动握住了他的手。

    “小纯能在被父母抛弃、孤苦无依的时候遇到你,就说明她的运气已经开始变好,你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萧晋反握住女孩儿的手,沉声说:“我不喜欢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明白。”董初瑶靠在他的肩头,幽幽地道:“但毕竟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无奈,没人能做到一辈子都顺心如意的。”

    萧晋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明白归明白,眼睁睁看着生命在眼前逝去却束手无策,身为医者,他就是不喜欢!

    进了住院部,走进电梯,他对董初瑶微笑了下,说:“我没事,不用担心,倒是你似乎在来的路上就很不开心的样子,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董初瑶低下头,不说话。

    高级病房那层到了,电梯门打开,女孩儿走出去,却没有拐弯去病房的方向,而是径直走到了对面的窗前。

    “后天,我就要走了。”萧晋刚刚跟过去,就听董初瑶开口说道,“虽然国外的学校也有不少假期,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次见面的时间最早也是年底,或许……三年都没有机会也说不定。”

    萧晋没有接话,因为女孩儿说的都是事实。

    “你还有别的女人,”董初瑶转过身望着他,接着道,“所以,我不奢望你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为我守身如玉,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已经努力去接受她们的份儿上,多给我一点尊重?”

    “瑶瑶,我……”

    虽然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萧晋明白董初瑶的意思,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却发现自己在她的面前完全理屈词穷,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滴泪从女孩儿的腮边滑落,她面带痛苦的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多贪心?要拥有多少个女人才会满意?”

    这个问题,萧晋依然回答不上来,不是他想要的太多,也不是他不愿意给董初瑶承诺,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如果这是平时,他肯定会嬉皮笑脸的说好话、插科打诨的把问题给糊弄过去,但宋小纯的病情就像一块大石一样压在他的心上,实在没心情再去耍什么无赖,所以,他唯有沉默。

    董初瑶静静的等着,目光由最初的希冀慢慢变成失望,最终再次低下头,轻轻的说:“我明白了,在国外静下心来时,我会把这方面的问题也好好考虑一下的。”

    “瑶瑶……”

    把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给委屈到这种地步,是一件非常混蛋的事情,无论如何,萧晋都不能再当哑巴,可他刚要开口,手机却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巫飞鸾。

    他怕是小纯那里出了什么事,所以只能先接通电话。

    谁知,电话那边巫飞鸾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的心里瞬间升腾起了无边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