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64章 偏心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巫雁行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正是虎狼年纪的中间点,再加上她骨子里的倾向,身体的敏感度根本就不是年轻姑娘可以相比的。

    之前有话要说,她还可以勉强做到无视萧晋的骚扰,现在不但心事没了,还得到了一个让她欣喜若狂的结果,有感激的成分加成,几乎是顷刻之间,某个地方就变得泥泞起来。

    勾住萧晋的脖子,她踮起脚尖,红唇凑到他耳旁,吐着热气腻声说:“如果你想,在这里就可以,但是,你确定那位董二小姐会一直乖乖的等在花厅里吗?”

    萧晋眼角抽搐着用力推开她,没好气道:“死婆娘,明知道什么都做不了还勾引我,屁股又痒痒了是不是?”

    巫雁行娇喘吁吁,面红如花:“是啊!人家好痒的,你赶紧抽我一顿吧!”

    萧晋心脏很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一下,扭头就走,留下身后一串咯咯娇笑。

    离开雁行医馆,车开了好一会儿,萧晋才发觉气氛似乎有点不大对,转脸看看副驾的董初瑶,问:“这会儿你怎么这么安静,想什么呢?”

    “我平时很闹么?”董初瑶淡淡的问。

    这话根本就不是这姑娘的风格,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萧晋蹙起眉,仔细看了看董初瑶的脸。很平静,没有丝毫喜怒的情绪,却给他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出大事儿了!

    但是什么事儿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开口问,但碍于后座上的巫飞鸾,只好暂时忍住。

    到了医院,车刚停好,董初瑶就推门下去了,等房代雪从李战的车上下来,两人就手拉手的朝住院部走去,从始至终看都没看他一眼。

    拽住李战,他递过去一支烟,问:“在雁行医馆,我离开的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了?怎么瑶瑶看上去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李战没有接烟,脸色也比平时要冰冷许多,仿佛回到了两人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

    “瑶瑶会因为什么不高兴,你心里就没点儿数吗?”

    卧槽!这货都开始说脏话了,明显事情要比想象的还严重的多啊!可是……我啥都没干呀!

    李战丢下那句话就走了,愁得萧晋直抓脑袋,扭头瞅瞅站在后面的巫飞鸾,就问:“我跟你妈出去谈事的时候,你师娘接到什么电话了吗?”

    巫飞鸾摇头。

    “那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巫飞鸾还是摇头。

    萧晋就又开始抓脑袋,没发现他的宝贝徒弟嘴角已经忍不住挂上了一丝坏笑。

    宋小纯已经搬进了高级病房,这孩子明显对新的环境有点不适应,看着董初瑶她们的表情虽然亲切,但眼底深处总有种隐隐的胆怯挥之不去,直到看见萧晋出现,笑脸才真的舒缓下来。

    “师父!”

    小丫头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思念,就好像萧晋是她已经相处很久的亲人一样。这样的好孩子,她的亲生父母竟然都能那么狠心,禽兽不如四个字都算是抬举他们了。

    萧晋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握住宋小纯输液的那只手,柔声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宋小纯摇摇头,“我睡得可好了,一觉到天亮,孙阿姨还给我买了特别好喝的肉粥呢!”

    孙阿姨就是昨天请的护工,萧晋闻言转头看看她,问:“小纯现在的身体,可以吃肉吗?”

    孙阿姨今年有三十多岁了,在医院已经干了好多年,知道能住得起高级病房的都有钱有势,所以态度十分恭敬。

    “可以吃一点的,我专门问过医生,小纯的身体需要能量,总是太清淡也不好。”

    萧晋点点头:“那麻烦你多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孙阿姨连连摆手,“小纯这孩子很乖,我也很喜欢她,先生您就放心吧!”

    萧晋笑笑,转脸又问宋小纯道:“喜欢这个房间吗?”

    “当然喜欢啊!它又大又亮,有电视,还有厕所,我再也不用推着输液杆子往外跑了。只是……”说着说着,小丫头的表情又怯怯起来,“只是它一定很贵吧?!”

    “确实很贵,比外面的酒店都贵。”萧晋一点要瞒她的意思都没有。

    宋小纯顿时慌了起来:“那我还是不要住了。师父,我原来的那个病房就很好,还有老奶奶跟我说话,你不用为我花这么多……。”

    “忘了师父昨天都跟你说过什么了吗?”萧晋打断道,“再跟你说一遍:师父很有钱,有钱到你一辈子都花不完,以后也会为你花更多的钱,所以,你得尽快习惯才行。要不然,外面的人会骂师父小气不疼你的。”

    “可是……”宋小纯弱弱地说,“可是我还什么都没有为师父做过。”

    萧晋一阵窝心,伸手捏捏她的小鼻尖,笑着说:“傻丫头,你还是个孩子,师父能需要你做什么?这样吧!你要是心里真过意不去,那等你病好了,每天都给师父端杯茶、或者捶捶背,好不好?”

    “这怎么行?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呀!”

    听到这样的话,萧晋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孩子的好了,扭头再瞅瞅一旁整天跟自己斗智斗勇耍滑头的大徒弟,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抬手在巫飞鸾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他没好气道:“听到了没?这才是一个好徒弟应该说的话,臭小子,你学着点儿!”

    巫飞鸾心里不服,但知道这时候顶嘴肯定没好处,于是便乖乖的束手低头说:“弟子记住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向师妹学习如何敬爱师长。”

    “嗯。”萧晋板着脸点了点头,再看向宋小纯时,表情就变成了浓浓的宠溺,偏心偏的毫不掩饰。

    指指巫飞鸾,他说:“小纯啊!这个家伙叫巫飞鸾,是你的师兄,以后有什么事儿、想要什么东西,师父不在的话,你就找他,要是他敢不答应或者欺负你,你就告诉师父,师父会替你好好收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