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63章 萧氏子弟
    如果面对的是个超过十五岁的孩子,董初瑶肯定会用诸如“你妈妈真漂亮”之类的开场来套话,但巫飞鸾只有十三岁,而且还是一副标准的正太模样,太有欺骗性了,所以她问的非常直接。

    巫飞鸾多精啊!一听这话,立马就猜到了她是什么意思,想想刚才师父抢走自己红包的可恶样子,小正太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却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说:“是啊!师父一有时间就会来看我和妈妈的。”

    董初瑶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继续保持着和蔼的表情问:“你师父和你母亲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吗?”

    “不是啊!算上我跟着师父去山里的时间,到现在还不到四个月呢!”

    董初瑶脸上的笑容已经开始变得勉强了,“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巫飞鸾做歪头回忆状,然后点头,“知道!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妈妈听说龙朔来了一位医术高明的华医,就用规格很高的古礼将他请到了家里,他们一见如故,在后院小湖边相谈甚欢。

    第二天,他又来了,不过这次去的是妈妈的卧室,呆了好长好长时间才出来,再然后,没多久他就成了我师父。”

    这小子太贼了,萧晋和巫雁行的第一次见面又是下毒又是动手的,不但巫雁行舔了鞋面还戴了项圈,连他都被踹进了湖里,可被他一形容,居然就成了“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不说别的,光是这一手睁眼说瞎话、脸不红气不喘、表情要多天真有多天真的本事,忽悠完全不了解他的董初瑶,简直易如反掌。

    董初瑶不问了,脸色铁青,站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房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气。

    巫飞鸾的话,房代雪和李战自然也都听到了,他们算是董初瑶的娘家人,肯定向着她。

    于是,看着心情貌似都变得非常不愉快的三人,巫飞鸾得意极了,想想那三个月里被女装支配的恐惧,心里就特别的解气。

    后院湖边一段回廊的拐角,萧晋怀里抱着身段儿婀娜的巫雁行,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腹黑徒弟给坑了。

    “叫我来做什么?这么短时间,可不够抽你一场的。”他的手在长衫下一边玩着猫尾,一边说道。

    巫雁行面色微红,双手无力的推着他的胸膛,喘息道:“知道没时间还撩拨我做什么?啊……别、别乱动,我真的有话问你。”

    萧晋动作不停。“你问你的,我听着就是。”

    巫雁行无奈,强忍着身体的麻痒,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严肃一些。

    “你又收的徒弟是怎么回事?小鸾的仪式这才过去几天啊!”

    萧晋眉头挑了挑,失笑道:“不是吧?!你是不是也太霸道了点儿?难不成我收了你儿子当徒弟,这辈子就只能有一个徒弟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巫雁行说,“只是你收小鸾的过程那么复杂和漫长,这一个却这么简单,我怕那孩子心里会不舒服。”

    萧晋微微一怔,作怪的手就变得温柔起来。“我没看错,你真的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

    巫雁行笑笑:“别拍马屁,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小鸾是你的首徒,就算不能获得你的偏心,我也不准你轻视他。”

    “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晋撇嘴道,“你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但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蠢蛋母亲。”

    巫雁行眼睛一瞪,刚要开口,嘴巴却被萧晋的手指给抵住了。

    “收徒弟的事情,来之前我就已经告诉你了,”萧晋接着道,“你跟小鸾讲的时候,他有表现出什么伤心或者不高兴的样子么?”

    巫雁行回忆了一下,摇头说:“没有。但是,你知道那孩子很聪明,也很会骗人,要是他心里别扭,却不表现出来呢?”

    “他就算要装,也应该是在我这个处事不公的师父面前装,你是他的母亲,是他最亲的亲人,为什么连你也要瞒着?”

    说着,萧晋在她挺直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又道:“傻婆娘,你把你的好儿子想的太简单了,或者说,太普通了。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清楚我对他有多么的看重,连经脉都比常人多出半条家伙,怎么可能会跟一般的孩子一个样?”

    巫雁行闻言低头沉默片刻,还是不放心的问:“他真的能一点都不介意?”

    “介意也没关系,”萧晋说,“我保证他今天只要跟着我去一趟医院,不管现在心里有着怎样的芥蒂,都肯定会烟消云散,甚至还会觉得自己的师妹很可怜。”

    “为什么?”

    “还记得我给小鸾的那个萧门木牌吗?那是我萧家非常重要的信物,它的持有人在我家是可以和萧家子弟享受同等待遇的。

    虽然我对一些迂腐封建的传统规矩很不屑,敢娶带孩子的女人,敢不经请示就随随便便收外姓弟子,但唯独有一条,是我就算敢坏规矩也做不到的,那就是发放那块木牌给女徒弟,连亲闺女都不行。”

    巫雁行的眼睛瞬间变得无比明亮,惊喜道:“你是说,小鸾他……”

    “没错!”萧晋笑着点点头,“小鸾是我萧家第四代的首徒,除了不能继承我家的家业之外,在其它方面的地位基本等同于长房嫡子,就连我将来的亲生儿子见到他,也得规规矩矩的喊一声师兄。”

    巫雁行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用力的抱住他,哽咽道:“萧晋,谢谢你……”

    “谢什么?我收小鸾,是因为我喜欢他,不是跟你交易的筹码,你以为我萧家的名头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戴在头顶的么?”

    “还是要谢的。”巫雁行摇摇头,抹去眼泪,说,“一直以来,我都担心独自抚养小鸾会给他养成太过阴柔的性格,孩子的成长是需要父亲的。现在,有你来填补这方面的缺失,我终于可以完全放心了,所以,我真的很感激!”

    “就只是口头说说么?”萧晋嘴角坏坏的勾起,大手也再次不老实起来,“光有个父亲的名头,太吃亏,你总得给点儿父亲的福利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