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62章 父母的谎言
    话说的潇洒,但萧晋心里却很清楚,这一次必须把邓睿明玩儿死。不单单是因为陈蕾的冤屈需要昭雪,也因为这是与裴子衿合作的第一件事。

    就像是买东西要先验货一样,即便裴子衿再相信他的能力,内心也是很希望真切的看到他的执行力的。如果他失败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依然还会持续下去,但合作深度,肯定会变得浅薄很多。

    对此,萧晋并没有太多不满,毕竟裴子衿身份特殊,与他合作押上的不止是仇恨和职业生涯,一旦事情败露,上军事法庭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走出酒店,上车前,他抬头望向十层裴子衿房间的窗户,那里清晰的映出一个人形轮廓,显然裴子衿也在望着他。

    抬手做了个飞吻,也不管人家看不看得见,他就钻进车,发动引擎离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去大院接了董初瑶,又跟李战一起去学校接到房代雪,然后便驱车来到了雁行医馆。

    对于自己又多出一个师娘的事情,巫飞鸾已经麻木了,规规矩矩的磕了头之后接过见面礼一看,顿时对这位师娘的好感度就达到了顶峰,嘴上像抹了蜜一样,哄的董初瑶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因为那见面礼赫然是一整套最新的设备,可比苏巧沁送的那个游戏机高了不止一个级别。

    至于房代雪,送的东西就俗了,苹果本一个,虽然价格不比董初瑶的便宜,但对孩子的吸引力却要差上许多。

    当然,巫飞鸾是个小滑头,明明刚刚还喊着董初瑶师娘,转眼就能正儿八经的冲房代雪叫姐姐,把正担心会被叫阿姨的房代雪给稀罕的,抱住小脑袋就是一顿亲。

    萧晋见状,就用胳膊肘捣捣李战,得意道:“看到了没?小爷儿的徒弟今年才十三岁,要是你现在跟他同时追求一个姑娘,信不信最后胜出的是他?”

    李战面无表情的斜乜他一眼,说了八个字:“误人子弟,恬不知耻!”

    萧晋被噎得够呛,瞪眼道:“少废话,你的见面礼是啥?丑话先说好,瑶瑶和小雪的礼物价值可都在那儿摆着呢!你要是送的东西太寒酸,今天可甭想出这个门。”

    李战理都不理他,直接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大红包来,看厚度,“大”字名符其实。

    萧晋没料到这家伙竟然会送钱,不过转念一想李战嘎嘣脆的冷酷性格,也就释然了。

    苦笑一声,他伸手按住那个红包,问:“里面有多少钱?”

    “不多,五千块。”

    “给小纯的也是这个数吧?!”

    “当然。”

    “那你还是收回去一点吧,有一千块意思意思就行。”

    李战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淡淡一笑,问:“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只靠死工资活着吧?!”

    “难道不是么?”萧晋诧异道。

    “我个人的生活,是。”李战说,“但我家也是有产业的,每年我都能拿到一笔数目不小的分红,几乎没怎么花过,已经在银行存了好多年。”

    嗖的一下,萧晋就把手缩了回去,斜眼撇嘴道:“太不够意思了,堂堂李家大少,第一次给晚辈的见面礼,居然才五千块钱,我都替你丢人!”

    那边正在跟董初瑶和房代雪亲近的巫飞鸾听见“五千”俩字儿,耳朵顿时就竖了起来。虽然他还是个孩子,但因为聪慧早熟,对于钱财的概念相比普通的孩子可要深刻的多,数码产品他确实很喜欢,可要让他在一个苹果本和五千块钱之间来选,他绝对会选择钱。

    这时,萧晋冲他招了招手,他立马就丢下那两个姑娘跑了过来。

    “这是李战叔叔,叫人。”

    “李叔叔好!”巫飞鸾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眼珠子却盯着人家手里的红包不放。

    李战笑笑,将红包递过去,说:“祝你学有所悟,明德明理,成己成人。”

    “谢谢李叔叔教诲,小鸾铭记于心。”

    小正太又鞠了一躬,然后开开心心的正要去接,冷不丁旁边伸过来一只手,红包就没了。

    随手将红包抛给巫雁行,萧晋呲着牙冲小正太坏笑:“看我做什么?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拿着那么多钱,丢了怎么办?放在你妈那里,想买什么东西,再管她要。”

    巫飞鸾差点儿没哭出来。他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华夏父母们最喜欢说的谎话?钱到了他们手里,再想要出来,绝对比登天还难。

    董初瑶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质问萧晋道:“你怎么连自己的徒弟都欺负啊?”

    “就是就是,”房代雪在旁边帮腔道,“孩子都这么大了,身上没点零花钱怎么行?”

    “那是一点零花钱吗?好还问问你家战战,他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萧晋抬手就在女孩儿脑袋上敲了一下,没好气道,“五千块钱,对于一个半大的孩子来说,就是一笔巨款,要是给他惯出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将来你养啊?!”

    “我养就我……”

    房代雪下意识的就怼了回去,可话说到一半,小手却被李战拉住了,只听他柔声说:“以后不要跟这家伙吵架,他无理也能搅三分,到最后还是自己生气。”

    所谓一物降一物,所谓爱情使人盲目,房代雪的大小姐模样立刻就没了,像只鹌鹑一样乖巧的点了点头。

    翻个白眼,萧晋胡乱揉揉仿佛没电了一样蔫儿的巫飞鸾,就对巫雁行说:“事情你已经知道,小鸾我就带走了,明天再给你送回来。”

    巫雁行走上前,对董初瑶她们弯了弯腰,清冷且矜持的说道:“三位对犬子的厚爱,雁行感谢之至。”

    巫雁行在整个江州省乃至周边都是鼎鼎有名的华医大师,董初瑶和房代雪早有耳闻,所以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反而还很拘束的弯腰还礼,连李战都说了声“不客气”。

    “招呼不周,怠慢了。”巫雁行点点头,然后对巫飞鸾吩咐道:“先替母亲好好招待三位贵客,母亲跟你师父有几句话要说。”

    言罢,又对董初瑶她们说声“失陪”,便在递给萧晋一个眼神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待萧晋跟出去,董初瑶眨了眨眼,弯腰满脸堆笑的问巫飞鸾道:“小鸾啊!你师父平时是不是经常来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