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59章 天选之人
    “不是为了贩卖么?”萧晋意外的问。

    “其中一部分是,但也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卖。”裴子衿回答道,“在罪犯聚集的世界谈及忠诚,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所以,像马戏团这种大型组织为了可以拥有源源不断的人才,都会在世界各地诱拐掳掠身体健康的儿童带回去培训洗脑。

    这些被一手培养大的成员,自然要比那些中途加入的罪犯要可靠忠诚的多。

    他们被抓走之后会经过一系列的测试,然后组织再根据他们的特点给予有针对性的培养。例如,身体敏捷的送去学习格斗枪械头脑灵活的送去训练智商。

    至于这两方面都不行的,相貌平庸的会成为最底层的服务人员或者直接被杀掉,而那些外表出色的,则会被灌输各种各样伺候人的技巧和知识,最终成为专门服侍权贵和富人的n奴。

    因为他们已经被完全洗脑的丧失了个人主观意识,只会服从命令,所以在黑市上,这种奴隶被称之为超级玩偶,意思是指他们就像一个会说话会走路会自己动的硅胶娃娃一样。

    当然,他们的价格也是非常昂贵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超级玩偶的交易记录中,有一个曾经拍卖出了一千万美金的天价。”

    裴子衿所说的这些事,虽然有些耸人听闻,但萧晋毕竟是曾在顶级纨绔圈子里混过的,对于某些有钱有势之人的特殊癖好也了解不少,所以,像“超级玩偶”这种东西,就算没听说过,也能想象得到,心里除了气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这么说,陈蕾应该就是一个玩偶喽?”他问。

    “没错。”裴子衿道,“她的气质虽然很清纯,但相貌距离极品还差得远,所以价格不高。按照人口贩卖集团的内部记录所载,她是三年前在公海的一艘赌船上被一名内地的富商以三百万华币的价格买走的。

    虽然记录中并没有提及那个富商的姓名,但因为你跟我说过朱广生是替邓睿明顶的罪,所以我很轻易就倒推了出来那个富商是邓睿明的亲舅舅,而陈蕾则是他送给邓睿明的十八岁成年礼物。

    可能是因为邓睿明层次比较,没见识过这种玩具一样的奴隶,再加上他又有施虐的癖好,在面对不会反抗的对象时下手就没了轻重,一不小心就把陈蕾给勒死了。”

    听完,萧晋愣了好一会儿,才咂摸咂摸嘴,说:“所以,邓家只是找了朱广生为邓睿明顶罪,根本不知道之后会有人更改案件记录。而那个更改记录的王八蛋也对陈蕾死亡的真相完全不知情。双方没有任何交集,一切都是各种诡异巧合积累出来的必然!”

    “是不是有种老天有眼的感觉?”裴子衿苦笑道,“我在不得不接受这个结论的时候,内心也是很复杂的,既为了陈蕾能够沉冤得雪而高兴,又觉得自己像是正在被几根无形的丝线牵着做事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反正很不舒服。”

    萧晋歪头想了想,就笑着揶揄道:“你应该换个角度来想,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天意,那么,牵着你做事的就是老天爷,能被他老人家看中,这是多大的荣耀啊!用中二病的说法来讲,你可是天选之人呢!”

    “你可别忘了,这事儿你也有份!”裴子衿斜眼看他。

    “呃”萧晋表情一僵,心虚的抬头瞅瞅天花板,双手合十道:“不管是老天爷也好、大仙儿也罢,我是什么人,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天选什么的实在不配,这次赶巧了,小人深感荣幸,完事儿之后,你们就专心调教我面前这位吧!

    她可是标准的正义之士,绝对符合你们的口味,就这样哦对了,要是我有什么说错的地方,童言无忌,莫怪!莫怪!”

    裴子衿被他逗得摇头直笑:“你最好祈祷这世界不会真的有神有仙,要不然,单凭你刚刚说的那些大不敬的话,就够你好好喝一壶的。”

    萧晋白她一眼,说:“人家是大神,心胸自然不是尔等凡人可比,怎么可能因为几句话就生气?”

    “行了,人家要是不会在乎你的不敬,你的马屁就更不会管用了。”裴子衿撇撇嘴,又道:“说回正事,现在案子已经非常的清晰了,你有什么打算?如果没啥安排的话,我就要下令逮捕邓睿明以及他的母亲和舅舅了。”

    “邓兴安呢?”萧晋问。

    “他的级别超过了我的权限,得纪委先出面。”裴子衿说。

    萧晋沉吟片刻,说:“给我几天时间,到时候,我给你一个罪上加罪的邓睿明。毕竟,他当年也算是误杀,又过去了那么多年,随便活动活动,死刑可能就免了。杀了人,只坐几年牢就出来,这也太对不起大神们劳累一场了不是?”

    裴子衿皱起眉,说:“杀人、跟国际犯罪组织牵扯、被国安调查员直接抓捕,光是这三条,我就能保证邓睿明必死无疑,所以,你的意思我不大明白。”

    “那什么,”萧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意思是:过几天,我会给邓睿明再安上一个重罪,然后配合他的杀人罪一起罪上加罪,至于牵扯人口贩卖的事情嘿嘿,你能不能给按下来,把证据交给我,只单纯的处理那个篡改记录的?”

    裴子衿眼中陡然射出两道寒光:“你想让我徇私枉法?”

    “瞧你说的,哪有这么严重嘛!”萧晋陪着笑脸道,“反正邓睿明的结局都是定了的,他母亲找人顶替的罪名也够她喝一壶的了,人口贩卖不过是锦上添花,有没有都对结果没什么影响嘛!”

    “那邓睿明的舅舅呢?”裴子衿问,“没有人口贩卖的事情,我用什么理由让他舅舅伏法?”

    萧晋目光慢慢地沉下来,阴鸷地说:“惩罚这种事情,也不一定非得用法律嘛!比如,终身残废就比几年牢狱要强得多,要是再伴随着破产什么的,岂不是更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