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51章 霸道总裁
    张嘉茂脸上的喜意瞬间凝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的问:“社、社长,您您说什么?”

    “你被开除了!”聂逸尘转过身看着他,目光比之前萧晋怼他时还要更加的冷酷无情,“关于房小姐的申请,如果你是在去医院和警局实地调查过之后得出的不需救助结论,哪怕是得罪萧社长这位大财神,我也会保住你的工作。

    但很可惜,你只是看了看表格就做出了不予批准的决定,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得出来,你肯定没有秉持一颗公心,至于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像你这种因为私欲得不到满足,就至一个小女孩儿的生命于不顾的行为,萧社长只是开除你,那是因为他要给我这个正职社长面子,而我就不需要在乎什么人了。

    所以,张嘉茂先生,你不但被开除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会作为惩罚被没收,如果你不服,可以去劳动仲裁部门告我。

    另外,我还会让人彻查你上任以来所有批准和否决的募捐申请,一旦发现其中有任何一次是你出于私心的结果,那你就等着接法院的传票吧!

    现在,请马上在我眼前消失!”

    张嘉茂如遭雷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火辣辣的,同事们看过来的目光,不管是鄙夷的还是同情的,都像是一根根的针一样扎进他的心里。

    再去看自己的老板,早已走到了会客区与人谈笑风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这个人也没有存在过一样。

    在有钱有势的人眼里,自己终究不过是一条狗,需要的时候给根骨头,不需要了就一脚踹到一边。

    离开校园三年,张嘉茂终于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悟,但很可惜,这个感悟给他带来的不是激励和动力,而是刻骨的仇恨。

    回头用血红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会客区的房代雪一眼,他扭头就走,连自己的私人物品都不要了。

    “没想到你还有霸道总裁的范儿,只可惜面对的是个男人。”会客区里,萧晋递给聂逸尘一支烟,调侃道。

    聂逸尘笑容又恢复了元旦那晚一样的温和,点燃烟,说:“没办法,也就在面对男人的时候,我才能霸的出来,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说一句重话就会哭鼻子,完事儿还得哄,太得不偿失了。”

    “喂!你们两个直男癌!”旁边董初瑶不满的插话道,“这儿还有两位女士呢,请不要再乱说涉及性别歧视的话题。”

    都是龙朔二代圈子里的人,所以聂逸尘和她以及李战都认识,说话自然无需多么客气。

    瞅瞅她,聂逸尘揶揄道:“初瑶,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说你的心里只有这世间的名山大川,怎么这才过去不到一年,就已经名花有主了呢?那些山川怎么办?没有你的征服,它们可是会很寂寞的哦!”

    董初瑶转脸看着萧晋,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见萧晋冲聂逸尘伸出了手,一本正经的说:“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萧山川,瑶瑶这辈子光爬我就够了。”

    聂逸尘一呆,随即哈哈大笑,董初瑶红了脸,小手在下面偷偷捏住萧晋腰间的一块软肉用力的掐。

    “战兄,”笑完,聂逸尘又看向李战,说,“最让我意外的就是你了,以前有你在,家里催的时候还能拿你当当挡箭牌,没想到你居然不声不响的脱单了,还找了颗耀眼的珍珠,真是让人又羡又恨啊!”

    李战嘴角微翘,问:“你不也有夏家小姐么?”

    聂逸尘满头黑线,郁闷道:“你还是老样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着,他又朝房代雪伸出手,彬彬有礼道:“房小姐,初次见面,鄙人聂逸尘。说句稍显粗俗的话:战兄能交到你这个女朋友,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房代雪握了握他的手,甜甜的眨了眨眼,说:“聂先生,你这话可说错了哦!是我追求的战哥哥,能做他的女朋友,我超级开心的。”

    “呃”聂逸尘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来,幽怨道:“房小姐,惹你生气的员工已经被我开除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害我这只单身汪呢?”

    房代雪咯咯娇笑,抱着李战的胳膊满是甜蜜。

    如果张嘉茂在场的话,一定会明白什么才叫情商。聂逸尘与几人的交谈方式里没有卑躬屈膝,只有绅士的恭维,再加上恰到好处的幽默和自嘲,短短三言两语就拉近了距离,标准的简直可以放进待人接物的教科书。

    客套完,聂逸尘才拿起房代雪之前填的那张表格,仔细看了一遍,才开口说:“这孩子的情况确实蛮复杂的,官府和福利院那边还好说,我们公益社去申请一下就好,有人帮他们揽下麻烦事,他们自然愿意接受,比较麻烦的,是孩子失踪的父母。”

    “那种狠心的爹妈,就算找到了,估计也不会愿意花钱给小纯治病,”房代雪道,“官府也不可能派人监视他们,说不定,他们被逼急了,还会用去大城市更好医院的借口带走孩子,那样的话,小纯可真就凶多吉少了。”

    “你说的这些,我也能想象得到,”聂逸尘叹息一声,说,“但是没办法,我们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还不够完善,没有专门针对这种父母监护人的强制措施和监督体制,所以,在悲剧发生之前,我们只能从道德层面上谴责,对他们的任何决定都无能为力。”

    “那不考虑小纯的父母行不行?”董初瑶问,“她的父母抛弃她,无非就是不想为她花钱,现在有人替他们支付了医药费,还不需要他们偿还,想来,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和纠纷了吧?!”

    聂逸尘想了想,摇头说:“这样不是不行,但我需要向公益社的每一位捐赠人解释这件事,只有得到了他们所有人的同意,再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准,才可以继续向社会发起募捐。

    可以试试,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结果可能并不会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