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49章 绿茶婊杀手
    房代雪长这么大,一直都生活在家人的呵护之中,平日里连句重话都没听过,怎么都没料到会在这么个小地方被人指着鼻子教训,而且还被诬陷目的不纯,登时便气红了眼眶。

    女朋友都被人快给欺负哭了,是个爷们儿都不可能忍,更何况像李战这种爷们儿中的爷们儿。然而,他刚要站起来打算去给张嘉茂松松骨头的时候,肩膀却被一只手给摁住了。

    萧晋借着他的力道站起身,微笑说:“你是纪律部队的人,在福利机构对人大打出手,就算有背景,影响也会很坏,而且,这事儿貌似跟我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所以,还是我来解决吧!”

    “这事儿跟你能有什么关系?”李战诧异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冲他挤挤眼,萧晋来到房代雪的身边,揉揉她的脑袋,说:“傻丫头,现在不是有理走遍天下的年代了,要对付一条狗,放着棍子不用,非要跟丫比牙口,你说你蠢不蠢?”

    “你他妈说谁”

    张嘉茂噌的一下站起身,萧晋反手一巴掌就给丫又扇了回去。

    “没看到老子正在安慰美女吗?”他斜着眼说,“这么大个人了,一点礼貌都没有,你爹妈就没教过你,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随便插嘴么?”

    也就只有萧晋能在打了人之后说出这种话,张嘉茂和客厅里的其它几个公益社员工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倒是房代雪破涕为笑,噘嘴道:“讨厌!刚还说人家蠢,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冲她一龇牙,萧晋笑着道:“想听好听的,去找你家战战,哥哥没义务代劳他的工作。”

    “你你敢打人?报警!”张嘉茂醒过了神来,捂着脸对其它员工喊道,“快打电话报警!那个谁,把门也关上,警察不来,今天他们谁都不能走!”

    “去吧!这里交给哥。”

    捏捏房代雪的小脸儿,萧晋转身扫视了一眼其它员工,淡淡的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萧,叫萧晋,不知道你们社长有没有跟你们提过这个名字?”

    张嘉茂和那几个员工都愣了愣,只觉得这名字很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忽然,一个年轻姑娘轻呼一声,迟疑道:“你您是元旦后加入我们公益社的那个名名誉社长?”

    “嗯,你的记性和反应都不错!”萧晋赞许的点点头,“回头我会跟你们社长说,让你试着做几天审核官看看,要加油哦!”

    姑娘一呆,随即大喜,连连鞠躬道:“谢谢萧社长,我会加倍努力的!”

    其它几名员工面面相觑,对那姑娘是各种羡慕嫉妒,心里不停的埋怨自己刚刚咋就反应那么慢呢?要知道,审核官的薪水可比普通员工多了快两千元呢!大家都是刚毕业的学生,两千块的差距,很可能就会导致人生的大不同。

    张嘉茂这会儿的脸色则已经惨白如纸。他当年学的专业是冷门中的冷门,毕业后简历递了几百份,得到回应的却连十份都没有,而面试后最终把他留下的,也只有兔耳朵公益社。并且,这还是得益于他当年在学生会时曾组织过几次小活动的经验。

    现在,刚刚任职不到半年的审核官职位没了,他的心都在滴血。

    他很后悔,但不是后悔自己的公报私仇,而是后悔为什么会喜欢房代雪那样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是的,此时此刻他依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都是房代雪勾引和玩弄如此痴情的他,才导致他因爱生恨得罪了领导。

    “萧萧社长,”深吸口气,他直起身,努力做出一个不卑不亢的姿态,看着萧晋说,“首先,我为我的无礼向您道歉。

    其次,之前的一切,我都是严格按照公益社的规章制度办事,没有一点错处,别说您只是名誉社长,就算是正职社长,要撤掉我的职位,也必须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才行。”

    “不然呢?”萧晋笑问,“你要去劳动保护部门告我,是吗?”

    张嘉茂干咽一口唾沫,说:“我要争取我的合法权益,所以,不排除这个可能。”

    萧晋吧嗒了下嘴,耸耸肩:“好吧!你想死的明白一点,那本社长就满足你。”

    说完,他朝之前认出他的那个姑娘招招手,等人家走过来,就温声问道:“姑娘贵姓?”

    “社长您别客气,我免贵姓赵,叫赵亚楠,您喊我小赵或者楠楠都可以。”

    姑娘长得虽然谈不上漂亮,但也不算丑,一双眼睛很灵动,说话时眨啊眨的,倒也有几分妩媚的感觉,所以,她的话音一落,萧晋还没啥反应,后面沙发上坐着的董初瑶却高高挑起了眉。

    “嗯,小赵,麻烦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咱们公益社的规章制度里,有被申请人在非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予批准这一条吗?”

    听到小赵这两个字,赵亚楠眼中就闪过一丝不易引人察觉的挫败,董初瑶挑起的眉毛却满意的落回了原位。

    旁边房代雪看的吃吃直笑,凑到李战耳边小声说:“瑶瑶学姐亏就亏在没有从一开始就守在萧哥哥的身边,要不然,压根儿就不可能有其他什么女人的戏份。用我们学校里的话说,瑶瑶学姐就是标准的绿茶婊杀手!”

    “你你这是断章取义!”不等赵亚楠回答,张嘉茂就大声争辩道,“规章制度里当然不会出现走投无路这样的字眼,但这是明摆着的,如果被申请人还没有山穷水尽,根本就没有资格获得社会救助。”

    “那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认为小雪所说的那个孩子没有山穷水尽?”

    “她父母还活着。”

    “她父母已经抛弃了她并失踪了。再者,难道兔耳朵公益社只会救助无父无母的孤儿吗?”

    “她警方已经在找她的父母了,如果我们现在对她进行了救助,等她父母被找到,却拒绝偿还救助款怎么办?捐赠人的损失,你来负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