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45章 重要的十块钱

第745章 重要的十块钱

 
    “医院是什么态度?报警了吗?”萧晋问。

    “报了,但现在警方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房代雪回答说,“医院也已经把情况上报给了相关部门,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不能把小纯给丢出医院,没有监护人同意,也不敢给她做手术,只能每天用最低限度的药物维持着。”

    “监护人?”萧晋皱起眉,“难道小纯的父母亲人一直找不到,就只能一直这么拖着?这不是胡闹嘛!”

    “没办法,这是制度。”董初瑶说。

    “制度个屁!”房代雪忍不住又爆了句粗口,恨恨道,“小纯得的是绝症,即便做了手术痊愈的可能性也很他们是怕担责任!”

    董初瑶摇摇头:“为什么会怕?还不是因为没有相关的法律去保护那些不得不做出某些决定的人?我相信这世界上有责任心的人占大多数,归根结底,还是制度不够完善的锅。”

    “嗯,瑶瑶说的没错,”萧晋握住女孩儿的手,“现在有些本末倒置了,好人做好事的成本太高,而坏人做坏事的代价又相对太低,这才造成了如今这个老人倒了没人敢扶的畸形社会。”

    “那那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纯这么等吗?”房代雪眼眶都红了,“按照程序,最快也得警方那边找到她的父母、或者确定无法找到任何监护人,才会有官府指派的福利院接手,可是,这要多久?小纯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啊!”

    萧晋目光看向李战,李战却摇了摇头,说:“我只能给警方那边打声招呼,督促他们尽快落实情况,至于其它,我无能为力。”

    叹息一声,萧晋默默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又丢掉踩灭,对快要掉泪的两个女孩儿说:“现在还不到绝望的时候,你们先别急着难过,有句老套的话虽然我一直嗤之以鼻,但放在小纯的身上再合适不过爱笑的女孩儿,运气总不会太差的。”

    “嗯!”房代雪抹抹眼睛,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的用力点头说,“她是个小天使,老天一定不舍的让她受太多的苦。”

    董初瑶依偎进萧晋的怀里,充满歉意的轻声说:“狗蛋哥,我想去看看小纯。”

    两人能单独相处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宝贵的约会时间却要用来卖东西和去医院,女孩儿自然觉得很对不起萧晋。

    然而,萧晋却只是揉揉她的脑袋,微笑说:“那咱们就别闲着啦!赶紧卖东西,完事儿就去。”

    闻言,房代雪又撅起了嘴,说:“可是我们一上午才卖了不到三分之一,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些东西都是我和瑶瑶学姐精挑细选的,十块钱又不是很多,怎么就没人买呢?”

    萧晋拿起一个小玩偶,仔细看看,质量虽然说不上多好,但也非常可爱,在商店里起码也能卖到十几二十块,十块钱再加上义卖的加持,确实没理由卖不动。

    左右瞅瞅,正值午饭时间,面前的路上学生人流不少,几乎每一个都会关注这边,但会停下来买东西的,十个里面最多只有一两个。

    为什么呢?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自私吝啬到了连十块钱都不愿意付出的地步么?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忽然一阵寒风吹来,他连忙护住董初瑶,注意力却被哗哗直响的横幅给吸引住了。

    脑海中陡然一亮,他开口问:“你们谁有刀子或者剪子?”

    三人都是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但紧接着,李战就摸出一个瑞士军刀来。

    “把横幅从中间割开,只留下爱心义卖这四个字。”萧晋又道。

    “啊?为什么啊?”房代雪满脑袋问号。

    “校园里的学生还没有接触过真正的社会,相比起外面,象牙塔里还是相对比较热血的,他们不应该这么冷漠。”萧晋说,“而且,你们的货物没问题,你们两个又足够漂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目前的状况都太奇怪了,所以我想来想去,唯一能够找到的原因,应该就在每件十元这四个字上。”

    “它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我们的定价高了?”董初瑶也不解的问。

    “不,相比起市面上的价格,你们的定价还是略低的。”萧晋摇摇头,说,“只不过,十块钱虽然不多,可对于不少学生来讲,也是一顿饭钱,老远看见这个价格,心里犹豫一下,或许就会因为不舍而选择远离。

    但是,如果他们不知道价格,只看到你们卖的东西都是小玩意儿,在好奇心和爱心的驱使下,他们中的一部分可能就会选择过来看看,到时候,就算心里再舍不得那十块钱,人来都来了,为了面子,总不好嫌太贵了,然后扭头就走吧?!”

    两个女孩儿听的目瞪口呆,而李战已经开始去解系横幅的绳子了。

    “他们他们怎么这样?”房代雪气恼的跺跺脚,“一个孩子的生命正在流逝,他们却还会吝啬一顿饭钱,简直毫无人性!我以跟他们生活在同一个校园内为耻!”

    “你这话才是典型的道德绑架呢!”萧晋笑着说,“你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是零花钱不断,从来都不用担心钱包会不会空的问题,自然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

    他们或许家境并不贫穷,但大多数应该都是普普通通的工薪家庭子女,每个月就那些固定的生活费,花完了可能就要腆着脸再跟家里要,或者吃泡面啃馒头。

    而且,现在的孩子攀比和虚荣的风气也很重,数码产品不停的更新换代,化妆品和包包也越来越贵,很多学生为了维持表面的风光,甚至不惜铤而走险的去借去贷。

    可以说,在如今的大学校园里,除了家里刚刚给打来生活费的最初几天之外,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学生是生活在所谓的钱包焦虑之中的。他们不穷,但生生的把自己作成了穷光蛋,十块钱自然而然也会相应变得重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