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42章 都不值得同情

第742章 都不值得同情

 
    女人一多,麻烦就多,一个上午的时间,萧晋或隐晦或直接的一连安抚了四个女人,却还不能休息,因为,还有一位最重要的女大学生需要他的陪伴。

    看上去很可怜,却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走出诗咏国际,看看时间快要到中午,他便驱车来到了龙朔大学。

    再有两天,董初瑶就要走了,尽管那姑娘表现的非常冷静,但萧晋知道,除非她已经不喜欢自己了,否则,她绝对希望两人在最后的这两三天能够每分每秒都在一起。

    到了地方,女孩儿说这会儿还忙着,要他去学校里面见面,他只好把车拐进了停车场。不过,也不知是现在的人都有钱了,还是车太便宜,明明马上就要放假,龙朔大学的停车场依然还是满满登登。

    绕了一大圈,正愁没地方,忽然前面有辆车离开了,他心中一喜,轻踩油门过去刚要倒车入位,冷不丁从斜刺里冲过来一辆帕萨特,一头扎了进去,要不是他刹车及时,车屁股这会儿肯定已经烂了。

    社会上这种人很多,看着像是急的要去投胎一样,实则只不过是习惯性的损人利己罢了。

    懒得跟这种人浪费时间,萧晋咒骂了一句,正准备走,眼角余光瞥到后视镜里帕萨特的车牌号,眉头一挑,嘴角便翘起一丝“瞌睡了就有人送来了枕头”的冷笑。

    拉手刹,熄火,他走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随车工具里拎出千斤顶的撬棍,然后转身猛地一挥手,就将帕萨特的一个车灯给砸的稀巴烂。

    “卧槽你”

    帕萨特里的人下车刚要大骂,忽然看清了萧晋的脸,声音便戛然而止。

    “咦?你居然没有骂完。”萧晋拍着手里的撬棍,一脸诧异的说,“堂堂龙朔市的太子爷,什么时候连骂人都不敢了?”

    所谓冤家路窄,开帕萨特的那人正是邓睿明。

    此时此刻,他那张还算帅气的脸庞憋得通红,心里对于自己刚刚抢这个车位的行为后悔的无以复加。

    尽管他做梦都想弄死萧晋,可单独当面,他还真不敢太过嚣张。因为他知道,自己太子爷的身份在人家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就算打了他,有陆翰学出面,最终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大丈夫能屈能伸!老子不是怕了你,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而已。

    心里一遍遍的用这句话安慰着自己,他阴着脸沉声问:“萧晋,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萧晋指指自己的车,再指指停车位,笑眯眯的反问,“你说我要干什么?”

    “这车位是公共的!”

    “哈!邓大少这是要跟我讲理么?”

    萧晋仰天打个哈哈,然后冷不丁抡圆了撬棍将帕萨特的另一个车灯也砸碎,咧嘴道:“那小爷儿今天就客串一下不讲理的纨绔:老子才不管车位是不是公共的,你抢了老子先看见的,那就麻溜的给老子滚蛋加道歉,否则的话,老子今天就砸了你的车!”

    邓睿明牙齿咬的咯吱吱响:“姓萧的,你你别欺人太甚!”

    “哎呦!没想到还能从邓少嘴里听到这句话,这可稀罕,以往不都是你欺别人太甚么?”

    咣当一声,帕萨特引擎盖上又多了个大坑,萧晋呲着牙笑问:“尊敬的邓大少,被人欺负的滋味儿如何?是不是超爽?”

    邓睿明双拳紧握,目呲欲裂:“萧晋!我警告你,别以为傍上了陆翰学,就真以为老子不敢动你!”

    “那你倒是动啊!”萧晋贱兮兮的张开双臂,“来,想朝哪儿打,尽管动,老子要是还一下手,你爹就是我生的。”

    邓睿明是真想动啊!如果可能的话,他都想把撬棍抢过来,然后将萧晋的骨头一寸一寸的全都打断,但还是那句话他不敢!就算敢,也打不过!

    怎么办?难道真要给这个骂了自己和老爹的王八蛋道歉吗?

    “邓少!”就在邓睿明刚刚有些动摇的时候,帕萨特的副驾驶下来一个戴着硕大蛤蟆镜的姑娘,走到他身边,先是凌厉的瞪了萧晋一眼,然后又一脸关切的说:“您消消气,跟这种人犯不上,直接打电话叫人来就好啦!

    他动咱们的车一下,咱们就砸他车十下,小瘪三真以为开辆奔驰就是大爷了?”

    一听这话,萧晋就乐了。刚刚看邓睿明犹豫的脸色,他就知道这家伙很可能要认怂,如果人家真道了歉,这事儿还真就不好再继续下去了。

    现在,姑娘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以邓睿明好面子的性格,百分百是不可能再轻易低头了,简直就是神助攻啊!

    “这位妹子说的没错,”眼看邓睿明的脸越来越黑,萧晋赶紧再往火上加一把柴,“邓少还可以叫人来嘛!或者像上次那样报警,也好让妹子知道一下,堂堂龙朔二把手家的公子有多么遵纪守法,从不仗势欺人!”

    “喊谁妹子呢?谁是你妹子?”那姑娘火了,上前一步就骂,“你特么到底是谁的裤裆没拉拉链跑出来的杂碎?老娘”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断了姑娘的大骂,不过不是萧晋打的,虽然他很想打,但这种时候,他怎么欺负邓睿明都好说,一旦对不相干的人动了手,可就真没理了。

    好在,邓睿明不但有个猪队友,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位合格的猪对手。

    姑娘被打懵了,捂着脸,不解和恐惧的望着邓睿明:“邓少,我”

    “滚!”邓睿明又一脚将她踹倒在地,嘶声道:“老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个贱货插嘴了?赶紧滚!再在老子面前嘚瑟,老子花了你!”

    那一脚很重,姑娘的腰又很细,所以她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蛤蟆镜碎了,妆哭花了,发型散乱,丝袜破了个大洞,高跟鞋还断了一个跟,半身的泥土,像是刚刚被人给圈圈叉叉过一样。

    但她一个字都没说,爬起来就一瘸一拐的走了。看上去很凄惨,也很可怜,却根本不值得同情。

    女人拜金虚荣无所谓对错,但既然选择了,那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丢掉了灵魂,那就别怪别人不拿你当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