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41章 狡猾的坏蛋
    “你的电脑里真的有那个什么调查问卷的数据?”电梯里,萧晋问辛冰。

    “当然。”辛冰目光坦然,“那份数据确实是昨天收到的,而且书面材料也确实没有整理好,因为今早上班之后我才让下面的人去整理。只不过”

    “只不过你已经记下了那些数据,根本不需要我专门去你电脑上看,对不对?”

    辛冰的眼睛就笑弯成了月牙,仿佛连那道伤疤上面都写满了得意和狡黠。

    萧晋看的心中欢喜,忍不住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宠溺道:“淘气!”

    辛冰俏脸一红,随即便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爪子老实不下来就剁掉,没看见上面有监控吗?”

    萧晋抬头瞅瞅电梯角落的监控探头,嘻嘻一笑,说:“这有什么打紧?别忘了,我可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关系亲热到在产品发布会那样的紧要关头,都不忘记来一发呢!”

    想起元旦那晚两人之间的亲密接触,辛冰的脸就更红了,恰好这时电梯到达了二十二层,她快速的抬腿在萧晋脚面上用力踩了一下,然后便挺胸抬头,摆足总裁的气势,从打开的电梯门中走了出去。

    萧晋疼的呲牙咧嘴,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苦笑。

    走进办公室,辛冰倒没有给他倒酒,而是打开茶几上的小电炉烧水,准备为他烹茶。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在心情愉悦方面,她要比董雅洁和贾雨娇强得多。

    “看到你还有闲情雅致烹茶,我就放心了,起码这说明海雅现阶段的工作对你来说还算非常轻松,那什么调查数据,不看也罢。”萧晋笑着说。

    辛冰瞟他一眼,问:“你就不怕我这是在演戏跟你唱空城计吗?”

    翻个白眼,萧晋幽怨道:“亲爱的辛总,要我强调多少遍你正拿着我的未来和自由,才肯相信我是绝对无条件信任你的?”

    辛冰一呆,便歉意道:“抱歉!我只是开个玩笑,并没有别的意思。”

    “不用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萧晋握住她的一只手,柔声道,“不过在玩笑方面,以后你可以开的更加亲密一些,刚刚的那个,显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

    辛冰心弦为之一颤,却用力抽回手,撇嘴道:“我们的距离很近么,我怎么不知道?元旦那晚只是在演戏,并不代表什么,这一点,我想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另外,你跟董雅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可是董初瑶的姐姐,你就算是再喜欢玩儿火,也不能这么过分吧?!”

    感情这女人还在吃醋,萧晋赶紧规规矩矩的坐好,郑重说道:“放心,她还是一个标准的拉拉,我刚刚确定过的,不会有错。”

    辛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话。

    水开了,她开始认真的洗茶泡茶,手法专业且富有韵律,充满了美感,尤其是她那双如白壁一般无暇的玉手在眼前晃来晃去,即便什么都不做,都是一种享受。

    如果让这样的一双手来抚弄一把长箫乖乖个娘咧!光是想想就

    啪!一块毛巾砸在脸上,打断了萧晋脑海中的无良想象。

    “咋、咋了?”他拿下毛巾,一脸懵逼的问。

    辛冰脸上满是羞恼:“你还有脸问?先把口水擦干净再说!”

    “呃”萧晋擦擦下巴,半尴不尬的说,“那啥,你的手太好看了,一时情不自禁,嘿嘿嘿”

    “嘿你个大头鬼!”辛冰将茶壶重重放下,指着茶盘上分好的那几杯茶,没好气道,“好好的一壶茶,感觉全都被你的龌龊给毁了,自己都喝了吧!”

    “瞧你说的,为自己喜欢的女人着迷,怎么能用龌龊来形容呢?”萧晋端起一个茶盅,厚着脸皮道,“所谓食色性也,这可是圣人说的话,咋就配不上你的一壶茶了?”

    “你的这张嘴呀!”辛冰啼笑皆非的摇摇头,无奈道,“真是死人都能给说活喽!”

    萧晋一笑,露出满口大白牙:“我不需要说活死人,只要能把你说的开心就好。”

    辛冰心头又是一跳,不由瞪起眼:“你还没完了是不是?不准你再这么跟我说话!”

    “不这么跟你说话,那我说什么?”

    “反正,在你找到问题的答案之前,你不能再跟我说那样的话。”

    萧晋乐了,坏坏道:“明白了,你是怕我还没有解开你的谜题,自己就先招架不住我的甜言蜜语而投降,是么?”

    辛冰又红了脸,恼羞成怒的站起身,指着房门道:“你要是没什么正事的话,就走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本以为萧晋会继续胡搅蛮缠,谁知他竟然很干脆的站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就走向了房门。

    她以为他生气了,咬咬嘴唇,开口唤道:“先生,你”

    “哦对了,”萧晋忽然又走了回来,伸出手指在她的伤疤上轻轻一抹,笑着说:“差点忘了告诉你,半个月不见,我挺想你的!这个是真心话,不算甜言蜜语。”

    说完,他转身就走。直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辛冰才醒过神来,呆呆的坐回沙发上,指尖轻触脸上的伤疤。

    良久,她嘴角慢慢绽放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轻声嗔骂:“真是个狡猾的坏蛋!”

    与此同时,龙朔市局的一间临时办公室内,冯洋拿着两份档案走到裴子衿面前,说:“头儿,我发现了一件蹊跷的事情。”

    裴子衿从桌上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抬起头:“什么事?”

    冯洋将两份档案摆在她面前,指着其中一份说:“这个是岭南人口贩卖集团无名氏档案中的一位,原本我以为她和其它可怜的受害者一样,都已经被拐卖到了国外,可我在失踪人口名录搜索她的时候,无意间竟然发现了这张照片。”

    说着,他又打开另外一份档案,将两份档案上的照片摆在一起,然后接着道:“你看,这张龙朔警方无名女尸案的受害者照片,跟那位无名氏是不是很像?”

    裴子衿眯眼看了一会儿,忽然眉头一挑,点头赞许道:“这个女尸的脸部因为伤势已经很难看清本来面貌,你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发现她们的相似之处,说明你很用心,不错,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