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38章 火上浇油
    再次接住那支笔,萧晋无奈的叹了口气,顺势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了一个药方,然后连笔一起放在茶几上,说:“这是个顺气保肝的方子,里面的药材都很温和,长期服用也没关系,以后下班回家熬上,睡前喝一碗。”

    董雅洁抿了抿唇,生硬道:“家里没人,我也没时间。”

    “那就找家华医药店,让他们帮你熬,你下班顺路去拿的时间总有吧?!”

    “我下班时间从不固定,有时候甚至会加班到凌晨,哪家药店会等我到那个时候?”

    嘿!这娘们儿还油盐不进了。

    萧晋脾气一上来,走过去拉起董雅洁就往里间里走。

    “你你干什么?”董雅洁被他给整懵了,进了里间,见他还把门给锁上了,心里就有点本能的打怯。

    “干什么?你说呢?”萧晋笑的就像一头把羊堵到了墙角的大灰狼,“一直以来,小爷儿都看在咱们是朋友、而你又是个大美女的份儿上,对你百般忍让,从来都是小意的哄着捧着,可你却一点都不知满足,反而变本加厉,动不动就训得小爷儿跟三孙子似的,真以为小爷儿是泥捏的,可以任你揉扁搓圆?”

    一听这话,董雅洁傲气上来,反倒不怕了,只是心里很难受原来,在他的眼中,我是个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原来他对我仅仅只是忍让

    心里这么想着,她脸上却是冷冷一笑,说:“怎么?终于忍不住要露出真面目了?隐藏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是难为你了。”

    “可不是?”萧晋搓着手,一步步的逼近,“想当年,小爷儿随便招招手,就有女人张开大腿躺下等着,哪里受过你这样的腌臜气?”

    董雅洁紧绷住身体不让自己后退,骄傲的抬起下巴,问:“那你想要怎样?”

    “怎样?嘿嘿”萧晋目光像小刷子似的在人家凹和凸的地方来回扫视,舔着嘴唇说,“因为你这美丽的身段儿,小爷儿受了那么久的气,怎么也得从上面捞回来一点利息才行啊!”

    董雅洁越发的难过起来:“萧小明!难道你已经不在乎囚龙村的天绣生意了吗?”

    “吓唬谁呢?”萧晋笑的更加,“发布会已经开了,天绣的订单也都接了,以你的性子,会因为身体受到侵犯,就感情用事的放弃这项生意么?不,你不会!你只会把报复局限在我个人的身上,哪怕把我装麻袋沉了江,囚龙村的绣活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那你呢?”董雅洁心痛的咬紧牙,“你就不怕死么?”

    “当然怕!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不怕死的人?”说话时,萧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并且毫不客气的抓住她衬衫的衣领,猛地向两边撕开,“但是,我不觉得我会死。”

    董雅洁强忍着身体的颤抖,看都不看自己已经呈半果状态的上身,只是死死地盯着萧晋的双眼。

    “你觉得我不敢杀你?”

    “不,”萧晋脱去她的外衣,然后弯腰将她抱起,一边走向大床,一边笑着说,“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杀我。”

    “为什么?难道你以为瑶瑶喜欢你,我就会放过你么?”

    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萧晋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在她面前晃了晃,表情一转,n荡的笑容就变得狡黠起来。

    “亲爱的大姨子,你就算脾气再大,吃饱了打厨子一顿顶天了?没必要非得杀了吧!”

    董雅洁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看着他手里拿的那样东西,俏脸由白变红,紧接着就又由红转青,一滴泪从眼角慢慢溢出,但同时眼睛里也开始有火花开始蹭蹭的往外冒。

    萧晋见状,迅速的抽回手,打开那个东西,捏出数枚银针,在呼吸之间精准的刺进她胸腹上的几处大穴。

    没错,他拿的那样东西,就是他从不离身的银针包。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脸色有点发暗,”为董雅洁拭去那滴泪水留下的痕迹,他捻动着一根针尾说,“刚刚拉你的时候顺便把了下脉,果然是肝火淤积、气血不通的症状,虽然之前给你写的那个药方也对症,但你不要,我就只好给你用针了,效果也能更快一些。”

    董雅洁一动不动,面色冰冷,目光像刀子一样钉在他的脸上。

    “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解释你刚刚的行为,你最好说的再合理一些。”她从齿缝里说道。

    萧晋对她笑笑,说:“你肝火太旺,已成烧山之势,强行熄灭会伤你元气,但如果任由你这么一点点的烧下去,不出一月,一定会大病一场。

    因此,我索性给你来了个火上浇油,辅以大风,让火瞬间烧到顶点,然后再用针气将之分而隔离,没了新的燃料加入,它自然会乖乖熄灭。”

    “所以,你就说出了心里话?”

    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尊敬的诗咏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小姐,请问你对你自己的看人眼光就那么没信心吗?那是不是我的心里话,你会不知道?”

    “我不知道!”董雅洁咬住下唇,一字字道:“我要你亲口说!”

    萧晋捻动针尾的手停了一下,心里默叹口气,然后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除了想从你身上捞回一点这句之外,其它都不是。”

    瞬间,董雅洁紧握的双拳松开了,僵住的身子也放松下来。

    “我现在很想咬你一口,甚至想撕下来一块肉!”

    萧晋笑笑,没有理会,直到捻完最后一根针,又把针一一起出来,拉过被单帮她盖上,这才一边擦拭着银针,一边说道:“想怎么咬怎么撕,都是待会儿的事情,现在听话,闭上眼,就算不困,也要眯十分钟。”

    董雅洁眨了眨眼,忽然就抓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很用力。

    萧晋挑起眉:“你干嘛?”

    董雅洁笑靥如花:“怕你跑了。”

    萧晋微微一呆,片刻后温柔的拍拍她的手背,说:“放心!我哪里都不会去,就在这儿守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