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36章 咸吃萝卜淡操心

第736章 咸吃萝卜淡操心

 
    听到萧晋胸有成竹的保证,贾雨娇脸上的戏谑反倒收敛了起来,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柔声说:“小猴子,姐姐刚刚是跟你开玩笑呢!起初,这件事是我有些欠考虑了,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毕竟,坑害投资商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天石县班子在商界的名声可就臭了,这是很重要的官府信誉问题,代价有点大,肯定也会消耗很多你积攒下来的人情,太不划算了。”

    “关于这一点,姐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萧晋反握住她的手,微笑道,“马建新他们不是傻瓜,如果这件事只有坏处,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的那么痛快?不说别的,光是我一个人承诺要在天石县的投资所能带给他们的政绩,就足够他们吃到换届升官了。

    到时候,他们拍拍屁股一走,有什么后遗症那也是下一届的麻烦,跟他们是没有一点关系的。”

    “可是,陈正阳在省城经营多年,要是报复起来,马建新就不怕省里的领导给穿小鞋吗?”

    “笑话,天石县可是龙朔的天石县,省城再牛逼,那也不能越过龙朔市的班子去收拾马建新,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再说了,龙朔可是副省级,地位不比省城低,除非是省里最上面的那两三个大老爷亲自出面,否则,没人能把马建新怎么样。”

    贾雨娇抽回手,白他一眼,说:“废话,我的意思就是上面的领导会指使龙朔的老爷拾掇马建新,你当我傻?还是省里的大老爷们傻?”

    “想拾掇就拾掇呗!”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有陆翰学这尊大神在老子身后站着,再加上邓兴安的倒霉,老子倒要看看市里哪个老爷敢胡乱蹦跶,出来一个,老子就打一个!”

    “说你胖,你倒还真喘起来了。”贾雨娇哭笑不得道,“天石县只是一个小小的贫困县,官老爷构成相对简单一些,你干掉了段学民,掌控了马建新,说在那里能一手遮天,我信!

    可龙朔辖下可有九个县四个区,而且个个都比天石大,光是一个陆翰学,可不足够让你继续那么嚣张的。”

    “姐姐你这可就是杞人忧天喽!”萧晋嘻嘻笑着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来,酒液全都倒在自己杯子里,然后指指自己的脑袋,说,“别担心,你弟弟还没有被得意冲昏头脑。

    我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在天石县称王称霸,段学民和马建新固然是主要原因,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那地方够小够穷够闭塞。

    作为发展它的功臣,别说我只是安安分分的做生意,就算手上真不干净,上面的领导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码在它能够彻底摆脱对我的依赖之前,我只要不当街强抢民女或者贩卖毒品,就绝对是安全的。

    但是,那点功劳拿到龙朔市来,就上不了台面了,在市老爷们的眼里,我顶多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连姐姐你、雅洁、甚至冰冰都不如,所以呢,在这里,我肯定不会继续当大爷,而是要当贼,一个不入流的小贼!

    有句老话儿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些老爷们都是大人物,身娇肉贵的,在蹦跶之前,总是得先掂量掂量:在我没有侵犯到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有必要招惹我这么个泼皮无赖么?

    陆翰学虽说不能把龙朔弄成他的一言堂,但身为一把手,面子总是有的。有他在,那些蹦跶的老爷就没办法把我直接弄死,可只要我不死,死的就一定是他们,投入和产出完全不成比例,他们又不傻,为什么还要得罪我?”

    见这货头脑非常清醒,而且考虑的比自己还细,贾雨娇这才放下心来,撇嘴说:“早知道你这家伙猴精猴精的,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把酒还给我!”

    她伸手要去夺萧晋手里的酒杯,却冷不丁的再次被抓住手腕,然后一股大力传来,就控制不住的被拽进了他的怀抱。

    “雨娇姐,谢谢你!”

    她刚要挣扎,听到这句话,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下巴搁在他的肩头,轻声说:“一直以来,都是你在照顾姐姐,姐姐没有你聪明,很多事都帮不上你的忙,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比你多吃几碗米所积攒的阅历了。

    可是,没想到你个臭猴子已经成了精,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姐姐的这点儿心都白搭了,感觉好挫败。”

    “我不想让你为我操心,甚至不想你为任何事情操心,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愿意替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你只需要轻轻松松做你的江湖大佬就好。”

    轻抚她的头发,萧晋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可是,我又非常喜欢你关心我的感觉,只要一想到你在为我担忧,那我就觉得不管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所以,雨娇姐,请你继续为我操心下去,好么?有必要的话,让我今后在你面前变成什么都不懂的蠢货都可以。”

    闻言,贾雨娇没有说话,但抱着他后背的手臂却越来越紧,越来越用力。

    突然,她猛地推开他,深吸口气,低头躲闪着他的目光说:“把我的酒还给我。”

    萧晋摇头:“你最近身体还是很虚,大清早的就不要喝酒”

    话没能说完,因为贾雨娇直接转身走向了酒柜。

    当把大半杯的威士忌一口灌下肚之后,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神色才恢复了自然。

    “小猴子,像刚刚的那些话,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也不要问为什么,能做到么?”她的表情严肃至极。

    萧晋微微一怔,随即便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好!但你也得乖一点,按时服用我给你开的药,不管什么酒,每天都不要超过一杯,行吗?”

    “行!我答应。”

    “那我走了,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说完,萧晋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贾雨娇再坚持不住,腿一软跪坐在了地毯上,手捧心口,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