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35章 就喜欢看你吹牛的样子

第735章 就喜欢看你吹牛的样子

 
    第二天,伺候完因为再次睡着而满怀愧疚的苏巧沁,萧晋拥着她,将昨天晚上的饭局简单讲了一遍,然后道:“抱歉!你也是平易的股东,我却没有问你的意见。”

    苏巧沁往他怀里拱了拱,说:“沛芹姐还是绝对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呢,你问她了吗?”

    萧晋就笑:“你们可不一样,沛芹只是替我挂个名,而你却是实实在在的股东。”

    “怎么不一样?”苏巧沁噘起嘴说,“我当初坚持要交换股份,只是不想贱卖父亲留下来的公司罢了,股份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该在乎还是应该在乎一下的,”萧晋一本正经的说,“万一将来哪天我开始犯浑,突然不要你了,好歹你还能落下一份资产傍身。”

    说完,他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女人娇嗔,抬头一瞅,赫然发现她的眼眶居然已经红了,泪花在里面打着转,看上去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抱歉抱歉!巧沁你别哭,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苏巧沁把脸埋进他的胸口,瓮声瓮气的说,“我现在只有你,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萧晋顿时愧疚的无以复加。

    在床上,坦诚相见的状态下,表达歉意的最佳方式当然只有鞠躬尽瘁。

    于是下一刻,苏巧沁就一点委屈的心思都没有了,因为根本顾不上。

    折腾完,吃过早饭,萧晋驱车来到凌光国际酒店,径直上到十八层贾雨娇的办公室,刚要推门,门却从里面被打开,要出来的女人吓了一跳,看清是他,慌忙弯腰施礼。

    “萧先生,您好!”

    这么怕萧晋的女人,当然只有舒兰。见他只是冷冷的对自己点了下头,并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她就松了口气,低头侧身待他走过,刚要离开,忽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后丘上就传来一阵疼痛。

    他他竟然打了我的

    舒兰又惊又气,霍然转过身,怒道:“萧先生,你你什么意思?”

    萧晋像个小流氓一样搓着手指,坏笑道:“没什么意思呀!就是看你今天的后丘挺翘的,忍不住就拍了一下。”

    “你、你这是性骚扰!”

    “我就骚了,怎么滴?有能耐你告我去啊!”摇头晃脑的说完,萧晋就转身进了办公室。

    舒兰委屈的鼻子都酸了,眼眶也泛起了红,双拳紧握,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头离开。

    办公室里,贾雨娇看着萧晋,眼睛里嗖嗖的往外冒冷气。“小猴子,你都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吃人豆腐了,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嘛!”

    “咦?姐姐你介意的只是当你的面吗?”萧晋嘻嘻笑着走过去,说,“小弟还以为你会因为我调戏你的员工而生气呢!”

    贾雨娇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佯怒道:“你还敢说?要不是你这个臭猴子,换了任何一个人,老娘都非让人砍了他的那只手不可!”

    “是嘛!哎呀,没想到我在姐姐的心目中竟然这么重要,人家好感动,必须以身相许才行。”

    “去去去!滚一边去!死猴子,一大早就跑来惹老娘生气,我看你是讨打!”

    贾雨娇哭笑不得的抬手打过去,手腕却被萧晋抓住,刚要往回收,却见他搭了三根手指上去,知道又要给自己把脉,便放松了力道。

    萧晋顺势坐在办公桌上,问:“石三呢?你怎么又单独跟舒兰在一起啊,万一她又想害你怎么办?”

    闻言,贾雨娇心中微暖,说:“放心!你姐姐我好歹也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过的,不是那种温室里长大的娇花,别说舒兰并没有怎么练过,就算她是个高手,在我的提防戒备之下,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得手的。”

    说着,她拉开了身前的抽屉。

    萧晋往里面瞄了一眼,眉毛就挑了起来。只见抽屉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匣子,匣盖已经打开,内部同样黑色的天鹅绒布上,摆着两把乌黑锃亮的手枪,正是他曾经见过一次的那对瓦尔特pp。

    松开贾雨娇的手腕,他拿起一把,见保险已经打开,拉开枪栓,里面也有子弹上了膛,就把那颗子弹退出来,然后关掉保险,又放了回去。

    再对另外一把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之后,他说:“以后不要让上了膛的枪口离自己胸口这么近,万一走了火,你让我找谁报仇去?百年前的手枪设计师吗?”

    尽管对萧晋的关心很受用,可贾雨娇还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小猴子,姐姐马上就要三十岁了,不是笨手笨脚的小姑娘好吗?”

    我倒希望你是个笨手笨脚的小姑娘!

    在心里默默说了这么一句话,萧晋摇了摇头,又正色问:“上次咱们商量的事情,有动静了吗?”

    听他问起这个,贾雨娇的小嘴就高高的撅了起来,像个娇憨少女一样嗔道:“也不知道是你出的主意太蠢了,还是那个姓陈的老狐狸太奸诈,明明舒兰早就把消息透漏过去了,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急死个人了。”

    萧晋呵呵一笑,说:“看来,陈正阳还挺谨慎,他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贾雨娇满脸不爽道,“姐姐现在只要一想到他抢走那块地之后的得意嘴脸,心底下就像是被人点了一把柴火,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萧晋冷笑,“小爷儿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占人便宜,什么时候吃过亏?陈家父子居然敢害你,不让他们好好受点教育,小爷儿这老师的名头不是白叫了吗?”

    “就喜欢看你吹牛时的样子。”

    贾雨娇笑着捏捏他的脸,起身倒了两杯酒过来,问:“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就好。”萧晋抿了口酒,说,“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市里就该有决定了,到时候,除非陈正阳看不出天石县的发展潜力,否则的话,他就一定会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