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33章 猫咪巫雁行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现代文明社会,但因为很多历史原因,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在官场中依然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很多时候,只要不是大领导专门针对,或者被捅出来让老百姓知道了,经济问题反而是官老爷们身上最无关紧要的问题。

    当然,如果你后台够硬,或者站的队够正确,什么问题都将不是问题,这就是球员还兼着裁判的最大弊端。

    其实,从古到今,在统治者的眼里,下属官员的品德永远都是最后才会考虑的元素,一般足够忠诚且用着顺手就行了,至于贪点钱、玩个女人啥的,无伤大雅,人家为你累死累活的工作,没点好处怎么行?只要别弄得老百姓天怒人怨就好。

    但是,有一件事,是统治者非常不喜欢的,一旦发生,除非那个下属是他最得力且亲近的手下之一,否则,通常情况下都会将之抛弃。

    那种情况,就是下属牵涉进严重刑事、甚至人命、且已经被大众知晓了的案子之中。

    华夏老百姓是这个世界上最宽容和善良的一群人,贪污**他们可以忍,尸位素餐他们也可以忍,明明是国家的主人却天天被当三孙子一样使唤也可以忍,他们唯独忍不了的,就是老爷们草菅人命。

    哦,我们辛辛苦苦工作纳税养活你们,还要把你们当大爷一样伺候,就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可你们却连我们这一点最最基本的诉求都无法保证,真拿我们当牲口看待吗?

    因此,当萧晋说出邓睿明曾杀过人、他母亲又为他找人替罪、以及打算怎么引发这件事情的打算之后,贾雨娇和董雅洁就都没了话说。

    论起混江湖和商场,萧晋或许不如她们,但若要论起阴谋阳谋玩弄人心,她们两个加一块儿都不会是萧晋的对手。

    术业有专攻,小狐狸也不是白成精的。

    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几人也都饿了,一尝菜却发现都已冰凉,萧晋只好叫来服务生把菜都撤掉换成了新的。

    而且,他们在之后喝的酒也变成了董雅洁之前要来的老白干,因为那两**桂花酿,已经被巫雁行一个人给不声不响的喝光了。

    这娘们儿的酒量显然不咋地,只是一斤多低度甜酒,就喝的红晕满颊,坐都坐不稳,脑袋靠在萧晋的肩膀上,嘟着嘴,像个小姑娘一样撒娇要他喂着吃。

    对此,除了感觉有点麻烦之外,萧晋并没有什么不爽,可董雅洁和贾雨娇却从头到尾都很想把桌子掀了。

    如果靠在萧晋身上的换成董初瑶、甚至苏巧沁,她们都能够接受,可巫雁行算什么?一个后来者,年纪还比所有人都大,凭什么在那儿装嫩的享受女朋友的待遇?就凭你长得漂亮么?可老娘也不丑啊!

    然而,不管在心里怎么谩骂和咆哮,她们表面上都只能憋着火状若无事的吃喝。

    因为她们心里装的东西太多,而巫雁行却除了养子和仇恨之外,什么都不在乎。

    饭后,因为多了一个醉鬼,董雅洁和贾雨娇自然只能把让萧晋送她们的话放在肚子里,各自用威胁的语气警告他早点回家之后,就乘车离去。

    元小希没有喝酒,自己开车走了,而当萧晋扶着巫雁行来到她的车前面时,却傻了眼。

    这个心理畸形、且手段变态的毒医,开的竟然是一辆大红色的甲壳虫。

    难不成她骨子里还是一个小女人?

    扭头瞅瞅怀里女人红艳艳的小脸,萧晋忽然怜惜的叹息一声,上了她的车。

    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出,少女时代的巫雁行是一个怎样天真纯洁的可爱姑娘,只要她的运气能够好上那么一点点,就算如今依然不幸福,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饱受悔恨的折磨,以至于要靠受虐来排遣痛苦。

    作为一名花花公子,萧晋觉得,男人可以花心,可以滥情,但绝不能欺骗。泡妞要靠本事和魅力,用欺骗和伤害来对待女人的,不管你玩过的数量有多庞大,在真正的纨绔眼里,都是不入流的渣滓。

    从这一点来看,当年的陆翰学,绝对算是人渣中的人渣。

    甲壳虫开到雁行医馆的时候,巫雁行已经睡着了,萧晋让开自己车的代驾把车停在一旁,然后便抱起她走进了医馆。

    医馆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对他非常熟悉。一个每次来都会在老板闺房呆大半天的家伙,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老板,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某些男性员工心里会不可抑制的冒出点酸气,暗骂一句“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之类的。

    萧晋当然不会在乎这些,被别的雄性嫉妒,是这世界上所有雄性动物的追求,连猴王都要拥有族群所有雌猴的交配权,人又怎么可能例外?

    推开巫雁行卧室的房门,那只虎斑猫便呼着过来蹭腿,低头看看它已经空了的食盆,萧晋便笑着说:“等着,我先把你的奴才安顿好,再来喂你。”

    话音刚落,两条手臂就蛇一样勾住了他的脖颈,巫雁行眼中波光粼粼,吐着带有桂花味道的酒气腻声道:“人家才才不是它的奴才。”

    萧晋走到雕花床前,一边将她放下,一边笑道:“在猫的眼里,你就是它的奴才。”

    巫雁行脸上带着让人迷醉的笑,抓住他的手慢慢的放到了满月中间。

    感受到那里多出来的一根柔软的条状物,萧晋眉头一挑,因为那分明就是她最喜爱的那根猫尾巴。

    巫雁行嘻嘻笑了起来,一脸狡黠的说:“人家今天一整天都是猫咪,坐在你身边喝酒的时候都是,那你算不算人家的奴才呢?”

    蹭的一下,一股火从萧晋心底窜了上来,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女人长衫下曼妙身段的画面,双手便猛地用力,将她的长衫撕裂。

    巫雁行发出一声能酥到人心里的娇n,洁白的双臂伸出来,却抱了个空萧晋已经站直了身体。

    拉过被子帮她盖上,看着她充满了幽怨和恼火的眸子,萧晋柔声说:“我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从来都不屑于趁女人心情激荡的时候占便宜,所以,如果你是真的想跟我突破最关键那一步的话,下次就挑个清醒的时候再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