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31章 到底谁毒?
    咣当一声,萧晋一头杵在桌面上,哭丧着脸道:“我的好姐姐,你是非得逼我亲口承认说要睡了房韦茹才肯罢休,是吗?”

    贾雨娇也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过了,不好意思的用余光瞥瞥董雅洁,嘴硬道:“我、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好了,闲话待会儿再说,先把正事谈完。”对于两人这种近似于打情骂俏一般的互动,董雅洁很不喜,于是便插嘴道,“小明,你要把房家弄到亲近晚辈的手里,这个想法很好,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成功率?

    房家如今的嫡系和旁支规模如何?在继承人遴选上有什么规矩?又有多少合法的继承人?等等这些,你都调查过么?”

    萧晋很干脆的摇头,“没有。”

    董雅洁一滞,气闷道:“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帮人家争家产?”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从房代云以个人名义来找我投资这一点上来看,就足以证明房家也有着一般大家族的通病,那就是继承人之争非常的残酷且不和谐。

    所谓‘祸起萧墙,分崩离析’,他们已经开始内乱,就一定会给我浑水摸鱼的机会,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仔细的盯着等着就好啦!”

    “那你想过没有,”董雅洁又道,“万一人家房家如今的家主足智多谋,有足够的能力将所有祸乱都消弭在萌芽状态之下呢?”

    萧晋嘴角邪邪一翘,说:“那我就主动出击,什么栽赃嫁祸、趁火打劫、反间、离间……三十六计能用的全都给丫用上,就不信房家是铁桶一块,找不到一点漏洞。”

    饶是董雅洁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听到这番话还是本能的倒吸一口凉气,摇头苦笑道:“你这个家伙,阴狠毒辣到了极点,房家没招你没惹你的,只不过因为跟邓兴安有关系,就要被你这么祸害,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萧晋瞪起眼:“谁说房家没招惹我的?房代云那个小王八蛋看不起老子,居然打起了菁菁的主意,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呀!不让他后悔的吐血三升,怎么给后来人警醒?要是以后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来骚扰老子身边的姑娘,那老子还有时间干别的吗?”

    董雅洁闻言秀眉高高一挑,下意识的就要质问他是不是对菁菁也出手了,话到嘴边反应过来这样就跟贾雨娇刚才没什么两样,于是临时又给咽了回去,想着待会儿谈完了事儿让萧晋送自己回家,然后再好好的盘问。

    “好吧!关于房家继承人的事情,还都是没影子的事儿,既然你很有信心,那就到时候再说吧!”她正色道,“现在,咱们来投一下票吧:同意萧晋所说‘让房代云入股’的,请举手。”

    说完,她就直接将手抬了起来。

    紧接着举手的是巫雁行,不过她似乎真的特别钟意萧晋带来的桂花酒,一手举着的时候,另一只手还在端着杯子往嘴边送。

    跟在她后面举手的是元小希,贾雨娇最后又犹豫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把手抬了起来。

    “好!萧晋的第一个提案全票通过!”董雅洁继续履行她自觉当上的会议主持人义务,“小希,你是公司的管理者,对公司现在和未来的价值最清楚,你觉得应该卖给房代云多少股份?什么价位比较合适?”

    元小希想了想,说:“既然之后我们不管怎样都会把股份再拿回来,那卖给他多少份额就没什么所谓了,我个人建议是把他手里的那两亿资金全都黑掉,但考虑到萧先生还有对龙雀酒业的诉求,我认为,用一亿的价格卖给他百分之十比较合适。”

    “我同意。”不等董雅洁开口,萧晋就连连点头道。

    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董雅洁又问:“雨娇和巫先生呢?有不同的想法吗?”

    “我也同意。”贾雨娇道。至于巫雁行,当然还是在喝酒,只是摇摇头表示没意见。

    “那就确定了,一个亿,百分之十!”董雅洁接着道,“至于这百分之十由谁来出,还要看那一个亿是作为公司资金,还是额外收入了。”

    “当公司资金吧!我们现在应该都不缺钱。”贾雨娇说。

    巫雁行边喝酒边点头。

    “好!”董雅洁又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晋问,“那这百分之十的份额,就由我们公司最大的股东——那位神秘的周沛芹女士独自负责,没问题吧?!”

    萧晋笑着摇头:“没问题。”

    “ok!谈下一个。”董雅洁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干脆利落,议题一个接一个,根本就不给人吃饭歇会儿的机会,萧晋不由在心里又重申了一遍:以后的董事会,一定要在会议室开。

    “接下来,对于萧晋想要拿邓兴安与房家做的交易内容,有什么想法或不同意见的,现在可以提出来了。”

    “我认为,”第一个开口的还是元小希,“既然萧先生跟房家没有和解的可能,无论要多要少,双方都会成为死敌,我们完全可以狮子大开口,多要一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董雅洁点点头,然后看着萧晋说,“邓兴安怎么说也是个正五品大员,用他的政治生涯只交换一点小钱,实在太亏了。”

    萧晋闻言,险些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给喷出来,“我说大姨子,那可是一个亿,在你嘴里居然成了小钱儿,咱俩到底谁毒啊?”

    董雅洁俏脸微微一红,瞪着他道:“你是不是傻?那钱可不是房家的钱,对于房代云的竞争对手们来说,他的支持者损失的越多,他们就会越开心。

    也就是说,真正有损失的只是房代云,对整个房家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我们当然得多要一点。要是不让他们真正的肉疼,怎么对得起彼此成为死敌的后果?”

    “呃……”萧晋对此还真无法反驳,想了想,就道:“那干脆就再加上他们手里所有的龙雀股份好了,也省的我之后再花钱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