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23章 谁是那傻B
    “哦?”萧晋脸上露出兴趣浓厚的表情来,“这个你能做主?”

    房代云沉默片刻,说:“实不相瞒,在如今这个互联网经济无孔不入的时代,做实业已经越来越难,房家要想始终保持如今的辉煌,势必要顺应潮流,做出一定的转型。

    已经连续亏损几年的龙雀酒业,就是房氏转型时打算抛掉的包袱之一。

    我这个人很念旧,实在不愿意看到让我房家崛起的功臣落得被肢解拆分售卖的命运,就将它接手了过来。极力想要拿到天石县龙首峪山泉的开采权,也是因为那是让它重新焕发生机的重要资源。”

    念旧什么的,萧晋完全就当房代云是在放屁,因为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一个日久都不能生情的冷血之人,根本不可能有念旧的基因。

    肯定是丫想通过拯救一份濒死产业的过程,让家族决策者看到他的能力,提高他继承家业的可能性。

    “房先生的意思是说,如今的龙雀酒业,已经是你的产业了?”

    “这当然不可能,但是,作为一份要被抛弃的产业,我临危受命,对它拥有全权,只要最终能让它恢复起色、为房家带去不低于卖掉它的利润,无论我做什么,都是被允许的。”

    “是嘛!”萧晋冷笑,“这倒是奇怪了,因为我明明记得,当初跟房先生商谈共同开发龙首峪山泉的时候,你可是说自己做不了主的。”

    房代云表情一僵,随即讪笑道:“这一点……还请萧先生谅解,做生意嘛!都是为了赚钱,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谈判还没有开始,我总得为自己争取一些必要的话语权。”

    萧晋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为难他,而是问道:“是不是说,只要我促成了平易资本董事会同意你们的入股,不管最终份额多少,我都可以拥有龙雀酒业的股份?”

    房代云点点头,说:“当然,百分之零点五是底线,如果萧先生能在之后的谈判中多多关照的话,也是可以相应上浮的。”

    “你倒是挺会做生意,”萧晋讥讽道,“用一个正在亏损、且已经准备卖掉的企业股份,来换取一家未来前景光明无量的投资公司的初始股份,这算盘打的可是够精的呀!”

    房代云像是根本没听出来他的讽刺一样,耸耸肩,说:“不管怎样,你、我、平易资本都没有什么损失,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

    “嗯,你这么说,倒也没错。”萧晋装模作样的点点头,然后犹豫片刻,说:“我可以帮忙促成你们入股平易的事情,也可以尽量为你们争取份额。

    但是,龙雀酒业的百分之零点五……呵呵,恕我直言,它现在正处在亏损状态,将来能不能扭亏为盈还是未知数,说不定哪天这零点五就一文不值了,还不如按照它现在的市值,直接给我兑换成现金呢!”

    房代云皱起眉:“萧先生,龙雀酒业虽然确实是在亏损,但它是实体企业,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说别的,光是龙雀拥有的关于酿酒方面的专利,就价值上亿,怎么可能一文不值呢?

    再者,有了龙首峪山泉,龙雀酒的口感必然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我有信心……”

    “行啦!”萧晋不客气的打断道,“房先生,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已经讲过,既然你来找我谈,那咱就明人不说暗话。你接手龙雀酒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即便你真有心挽救它,那也肯定是在你目的达成之后了。

    再者,我这人很贪财,最在乎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所以,大饼什么的,房先生就不用费心去画了。”

    房代云眉毛皱的越发紧了起来:“那……萧先生想要多少?”

    萧晋没说话,而是竖起了一根手指。

    “百分之一?”房代云想都不想就摇头道,“这不可能,说句不敬的话:萧先生只是动动嘴皮子,就凭白拿走龙雀那么多的份额,这让我根本没办法向家里人交代。”

    “不是百分之一,”萧晋摇头,“而是百分之十。”

    房代云一怔,随即大怒:“萧先生是在耍我吗?”

    “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萧晋笑呵呵的递给他一支烟,道,“我说百分之十,不是白要,而是买,三千万!”

    房代云心里的怒火瞬间就熄了,但还是用很生气的表情说:“这也不可能!龙雀虽然正在亏损,但市值还有五个亿,而且也不愁买家,我们不可能用六折的价格出售给你。”

    萧晋一点都不着急,悠哉悠哉的问:“难道不低于百分之五的平易股份,都不值两千万吗?”

    房代云心中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道:“萧先生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目标可是百分之五十。”

    闻言,萧晋神情突然就冷了下来,沉声说道:“房先生,我确实不怎么会做生意,但这不代表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如果你真的是诚心诚意来跟我谈的话,那就最好不要再试图羞辱我,否则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后果绝对不是你所能承担的。”

    房代云脸皮狠狠抽搐了一下,低下头,说:“抱歉!是我一时失言,但请萧先生相信我,我绝没有想要羞辱你的意思。”

    “是么?”萧晋寒声道,“你来找我交易,难道不是因为你很清楚平易现在没有资金需求,基本不可能答应你的入股吗?在这种情况下,为你们争取到百分之五,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你居然还拿什么狗屁百分之五十来跟我谈条件。

    房代云,你真以为把我堵在看守所门口,就能在精神上占据强势和主动了?笑话,我萧晋看上的女人,从来都不管她是不是名花有主,别说只是一个对你而言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就算是房代雪,老子也说上就上,你信不信?”

    房代云的身体登时就绷紧了,双拳紧握,怒视萧晋良久,可最终还是深吸口气,弯下了腰,语气诚恳道:“萧先生,对不起!请你原谅!”

    萧晋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居高临下的问:“那我的要求呢?”

    房代云直起身,思忖片刻,说:“六折的价格实在太低,我没办法说服龙雀的股东们。”

    “那就再加点儿,”萧晋无所谓道,“五千万,百分之十五,这是我的最终报价,也是我的唯一条件,如果还不行,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就当今天没有见过好了。”

    房代云的眉毛都快要拧成麻花了,问:“萧先生真的能够确定我们可以得到平易至少百分之五的份额吗?”

    “我现在没办法给你保证,但我估计怎么也有七八成的把握。”萧晋道,“对了,我的最大能力就是这些份额,至于需要花多少投资能够得到它,就得看你们自己的谈判本事了。”

    “明白!”房代云又沉吟一会儿,点点头,然后伸出手笑着说:“那么,再次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萧晋握住他的手,笑的无比真诚。

    当奔驰g的车尾远去的时候,房代云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冰冷下来,目光阴鸷地自语道:“还说自己不是蠢货,你以为老子看不出来你是想吃掉龙雀?

    傻b!它是市值五亿不假,可市值都是虚的,不代表它就可以卖到五亿,甭说老子用那些股份换来了入股平易资本百分之五的机会,就是单纯的把它的百分之十五卖出五千万,都能让家里的那些老头子高兴地直点头。

    区区一个只会泡妞儿的花花公子也想学人做生意,我呸!等着吧!当我房家真正崛起的那一天,老子一定会抢走你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女人!”

    萧晋当然不知道房代云这会儿正在骂他,因为他同时也在骂房代云傻b。

    房代云说的一点没错,他的目的确实是想吃掉龙雀,但目的却没有房代云所想的那么简单。

    在很早以前,萧晋就跟方菁菁谈过买下龙雀酒业的事情,市值和实价之间的区别,自然也早就明白,之所以今天还会给出一个稍高一点的价格来,就是要尽快尽早尽量的多拿一些龙雀的股份。

    因为他很快就要向邓兴安出手了,到那时,房家对他怀恨在心,别说六点六折的价格,估计他就是按照市值原价买,房家都不一定肯让他如愿。

    现如今,根据房代云和方菁菁的谈判协议,双方将共同成立一家公司来平分龙首峪山泉的开发权益,其中,萧晋的饮用水公司用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在新公司中占比百分之五十,而龙雀则是拿出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来占比新公司的另外一半。

    这样一来,等萧晋再拿到刚刚要求的那百分之十五,就等于间接掌握了龙雀酒业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

    按照龙雀的股份分配情况来看,这个份额已经足以让他成为最大的股东,到那时,再稍微施展一点拉拢或者打压的手段,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至于平易需要付出的那百分之五,哼哼!为了保住邓兴安的前程,想必房家一定不会太在意房代云个人会不会吐血三升而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