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16章 发乎情止乎礼

第716章 发乎情止乎礼

 
    以前在做花花公子的时候,萧晋连女人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真的都不在乎,就更不会有什么无聊的处女情结了。他面对女人时,更在意的是感觉,只要感觉对了,哪怕对方是个只要给钱就能玩儿的外围女,他也照上不误。

    当然,如今的他已经改变了很多,所以,即便梁喜春的奴性表现加上那片雪白的加成让他在那瞬间非常的有感觉,也只是瞄了两眼,并没有什么表示。

    不是嫌梁喜春脏,而是他现在已经被周沛芹她们给惯出了精神洁癖,和没有感情的女人发生关系,会让他觉得非常别扭,就更不用说发生完关系再让女人去勾引别的男人了,他可还没变态到房代云那个地步。

    萧晋目光变直的那个瞬间,梁喜春注意到了,心里就有些暗暗得意:说到底,不管你有多么的厉害,终究还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没有不想偷腥的!

    想归这么想,她可不敢明目张胆的贸然勾引萧晋,所以很快就直起了身,表情自然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这时,包厢的房门被敲响,紧接着打开,方菁菁就大踏步的走了进来,门口的服务员连连喊着“小姐你不能进去”,脸都吓白了。

    “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关上门。”

    打发了服务员,梁喜春就走到方菁菁的面前,微微躬了下身子,笑着说:“方总您好!小妹梁喜春,是这家饭店的老板。一直都听说您是现在天石县最大的财主,小妹佩服不已,今日终于有幸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这客套话说的虽然水平不高,但态度却是恭敬的。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只是萧晋的一条狗,而人家方菁菁手里则掌控着萧晋上亿的资金,是实实在在的心腹。

    “小妹?”梁喜春恭敬,方菁菁却一点都不客气,冷哼一声,说,“这可不敢当,论年纪,梁老板应该比我大了不少吧?!”

    方菁菁今年二十四岁,梁喜春结婚早,其实也不还不到二十六岁,在年龄上,两人基本没什么差别,所以很明显,方菁菁这话就是故意说的。

    梁喜春眼角轻轻抽搐了一下,干笑道:“哎呦!抱歉抱歉!本来是打算讨好方总的,却没想到反而无意中占了方总的便宜,真是该死!我这个人没上过几年学,不会说话,方总您可千万别在意啊!”

    这小话儿说的就在水准之上了,足够好听,姿态放的又够低,除非市井泼妇,否则,稍微有点涵养的人,都不会再针对她什么。

    这是专属于小人物的生存智慧。

    “梁老板言重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冒犯的意思。”说完,方菁菁就绕过她,走到萧晋的身边坐下。

    “行了喜春,事情已经说完,你可以走了,让人送几道口味清淡些的菜来。”紧接着,萧晋就吩咐道。

    梁喜春答应着退出包厢,说了几道菜让服务员通知厨房,自己则慢悠悠的向办公室走去。

    对于方菁菁的无礼,她心里没有一点生气,反而还很羡慕。因为那是人家的底气,被萧晋倚重的底气,这从他点的菜品上就可见一斑。

    他是北方人,口味重,以前在这里吃饭都是大鱼大肉,偏偏这次要的都是清淡类的,显然是为了照顾方菁菁的胃口。

    连魔鬼都要刻意哄着疼着的女人,别说只是被讽刺一下,就算被骂个狗血淋头,梁喜春也不会生气。

    “原来,周沛芹她们平日里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啊!”回到办公室关上门,梁喜春扯开衣领,低头往里面看了许久,忽然一咬牙,表情坚定道:“梁喜春,你可不能犯浑啊!萧晋虽然很吓人,但他也是大金矿,只要你坚持住,最后一定会成功的!”

    “怎么?都到这会儿了,你心里的气还没消?”为方菁菁倒了杯茶,萧晋笑着问。

    方菁菁斜乜着他反问:“你心疼了?”

    “这不是扯呢嘛!”萧晋哭笑不得道,“我会让梁喜春去做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她被你羞辱两句就心疼,这会儿心早就碎成渣了。”

    “谁知道呢?或许,你跟房代云是同一类人也说不定呀!”

    萧晋满头黑线,无奈道:“我的好菁菁,你要是真心里还有气,再咬我几口都行,就别这么说话了成不?梁喜春只是一个小人物,你跟她一般见识,那是在给她抬身价,我是在心疼你啊!”

    方菁菁嘴角翘了一下,却仍然嘴硬道:“我愿意,要你管?”

    “好好好,我不管,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举五肢赞成,这总行了吧!”

    “五肢?那是什”问到一半,方菁菁才反应过来第五肢是什么物件儿,不由白他一眼,轻啐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吧!为了不让你鄙视,那咱就开始吐象牙吧!”萧晋嘿嘿一笑,又正色问:“我离开你的办公室之后,房代云是不是给你打过电话?”

    顿时,方菁菁一脸震惊。

    “别瞎想,我就算是要装偷拍设备,也会装在你的卧室,不会选择办公室的。”

    “那你怎么知道他给我打过电话?”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萧晋很装逼的笑笑,问:“还记得当我在你办公室外质问你的时候,他上来解释都说过什么话吗?”

    方菁菁回忆了一下,却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当时她光顾着伤心悲痛了,哪里还有什么兴趣去听房代云都说了些啥?

    俏脸微微一红,她就嗔道:“别卖关子,赶紧说!”

    “萧先生,你真的是误会了,我以我的人格来担保,虽然方经理是一位美丽且优秀的女性,但我对她仅止于欣赏,我们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请你相信我。”

    学着房代云的神态口气复述完这句话,萧晋吧嗒吧嗒嘴,笑问道:“亲爱的方菁菁小姐,听了这样发乎情止乎礼的暗示,请问现在你有什么感想呢?”

    “我想吐!”方菁菁一掌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