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13章 倔强的姑娘
    那两人是一男一女,女的自然就是方菁菁,而她身旁的男人,却是华芳菲痴恋的对象房代云。

    萧晋之所以会眯眼,是因为只看见了他们两个,方菁菁的秘书并没有跟着。

    他很了解方菁菁,这姑娘被董雅洁调教的很好,外柔内刚,且聪明伶俐,房代云是个什么货色,她清楚的很,自然不可能被什么甜言蜜语糖衣炮弹攻陷。

    但也因此,此时他们两人的状态,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萧晋,方菁菁愣了愣,紧接着脸上就闪过一丝慌乱,快步走上前,问:“萧你怎么来了?”

    萧晋瞟了后面的房代云一眼,冷冷一笑,反问:“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

    方菁菁的眼神又开始慌乱起来,强笑道:“这、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来的是过时候吗?”

    用没上没下的方式开玩笑,是她最喜欢对待萧晋的方式,以往这种时候,萧晋要么假装生气,要么就会嬉皮笑脸,反正总是能让她体会到真切的信任和倚重。

    但是,今天没有。

    萧晋甚至连冷笑都收了起来,目光如冰。“嗯,你说的对,应该是我以前来的都不是时候,只有今天才是。”

    方菁菁的眼睛蓦然睁大,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用力咬着嘴唇,颤声道:“萧先生,我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怎么,非得要我说出来才甘心么?”又看了一眼已经走到近处的房代云,萧晋质问道:“你和房先生刚才在房里做了什么?”

    方菁菁娇躯晃动了一下,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尽管是亲耳听到,她还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曾说过无论她做什么都会信任她的男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开始怀疑她。

    萧晋似乎完全丧失了怜香惜玉的能力,再次逼问道:“说!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萧先生,你好像是误会什么了。”房代云一脸焦急的解释道,“那个房间是会议室,我和方经理在里面只是谈了些公事而已。”

    “公事?”萧晋冷哼一声,“什么公事是连秘书都不能在场的?”

    “哦,是这样的,”房代云又回答道,“我的手机落在了车上,所以就拜托方经理的秘书去拿了。”

    萧晋的视线又落回方菁菁的脸上,问:“真的是这样吗?”

    方菁菁的眼神瞬间从痛苦变成了绝望,深吸口气,抬起下巴反问:“你以为是什么样?”

    “我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才要问你!”萧晋道,“不过有一点我倒是知道,那就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要懂得避嫌。”

    方菁菁俏脸一白,咬着牙说:“那很抱歉,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过问!”

    “方菁菁!你真的以为我”

    萧晋勃然大怒,可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房代云拉住了。“萧先生,你真的是误会了,我以我的人格来担保,虽然方经理是一位美丽且优秀的女性,但我对她仅止于欣赏,我们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请你相信我。”

    萧晋斜乜他一眼,问:“你们的事情谈完了吗?”

    房代云点头:“谈完了。”

    “那房先生请便吧!”萧晋直接下了逐客令。

    房代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只能无奈的看方菁菁一眼,告辞离去。

    “开门!”萧晋又对方菁菁命令道。

    方菁菁死死的咬住牙齿,用尽全身力气抑制自己眼睛里要露出来的柔弱,掏出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萧晋径直穿过外室走进里间,方菁菁犹豫片刻,默默跟了进去。

    “我是不是应该收拾自己的东西了?”看着萧晋对着房门的背影,她鼓起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问道。

    “收拾干净一点。”

    这话就像是一支利箭,深深的刺进方菁菁的心底。眼泪迅速溢满眼眶,她努力睁大了眼,不让它们掉落出来。

    对于这样可恶的男人,就算要哭,也不能让他看见!

    然而,萧晋的可恶却还没有结束,只听他接着说道:“尽快找好合适的写字楼,马上就要成为一县经济支柱的公司,怎么能总呆在酒店办公呢?”

    “什么?你”方菁菁又呆住了,因为萧晋已经转过身来,脸上还带着恶作剧般的笑意。

    “菁菁,对不起!我刚才在外面的那些话,都是说给房代云听的。”萧晋走上前拉住姑娘的手,笑着道,“你也是,我都说过不管发生什么都会信任你了,怎么还委屈成这样啊?”

    方菁菁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瞬间就在脸上拉出两条让人心碎的湿痕。

    “为什么?”她用力拍开萧晋想要为她擦拭的手,咬牙问道。

    “支开你的秘书,单独和你独处,又恰好被我看到。”萧晋摊开手,说,“我要是连这么明显的离间计都看不出来,那还混个屁啊?趁早乖乖的钻进大山当老师得了。”

    方菁菁擦掉眼泪,依然咬着牙:“你让我伤心,是为了将计就计?”

    “呃我也没想到你也会当真呀!”萧晋挠挠头,“我以为你已经很了解我,知道我不可能对你做出那种事的。”

    “所以,这是我的错?”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错,你千万别生气啊!”萧晋点头哈腰的,模样像太监,说出的话却很贱:“我已经知道我在你心中有多么的重要了,虽然很开心,但这好像不大合适,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

    方菁菁的脸忽然又红了,鼻翼快速翕动,显然情绪波动真的非常激烈。

    下一刻,她猛地抓起萧晋的胳膊,撸起袖子张开牙齿,狠狠的咬在他的小臂上,非常用力。

    萧晋疼的呲牙咧嘴,但却没有抽回手,而是用另一只手轻抚她的头发,柔声说:“你也是,要不要那么倔强啊?!

    明明应对的方式有很多种,偏偏要选择最容易让人误会的那种,还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姑娘,我要是没从一开始就过问你的私事,你那里有机会能在这里啃我的肘子?”

    “你无端怀疑我,凭什么还要我低三下气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