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07章 简单却厚重的故事

第707章 简单却厚重的故事

 
    “当然,小地痞抢地盘儿跟真正的江湖火并不同,所谓的干掉,并不是要把小太妹给杀了,顶多也就是打残而已,可对于当时后悔的要死的我而言,哪怕她只是被人拽掉一根头发,都比杀了我还要难受。”

    萧晋的眼眶里开始湿润,口气却依然平静,就像真的是在讲故事一样。

    “那些人准备堵她的时间就是那天晚上的九点半,地点则是她放学后从夜校到她住处必经之处的一个小胡同里,而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五十五分了,且距离那个胡同,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都要半个小时。”

    深吸口气,萧晋闭上眼,双拳紧握,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似乎很不想回忆起什么画面一样。

    良久,他才将那口气吐出来,重新点燃一支烟,继续说道:“我拦了辆出租车,一边往那里赶,一边拼命的打她手机,可她却关机了。我急得快要发疯,就又拨打了报警电话,把事情用最简单快速且明确的语言告诉了接线警员,哭着求他们赶快派人去现场救人。

    可是,当我赶到那个漆黑、没有一点灯光的胡同的时候,只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她,警察竟然还没有到。”

    说到这里,萧晋转脸看着裴子衿,双目中没有一丝温度,让她瞬间如坠冰窟。

    “全华夏的人都知道,京城的交通就没有不堵的时候,所以,我赶到现场用了足足五十分钟,距离我报警也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而在那个胡同外大概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派出所,用散步的速度走过去都用不了十分钟。”

    裴子衿心中一凉,问:“他们没有理会报警中心的通告?”

    “不,”萧晋摇头,冷冷地说,“事后我求助家里的势力去调查那件事,得到的结果是:那个派出所那天的值班警员故意多拖延了半个多小时才出的警,理由是小流氓打架而已,出不了人命,让他们多打一会儿,多受点罪再过去全都抓起来,让那些社会渣滓好好体会一下随便麻烦他们的好处。

    所以,等他们终于赶到现场的时候,我已经抱着浑身是血的小太妹去了医院。”

    听完,裴子衿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我明白了,我们的执法队伍里确实有不少这样的害群之马,有时候那些边防警和缉毒警用生命换来的荣耀,只需一个懒职怠职的小民警就可以消耗殆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对警方怀有恨意也并不奇”

    “你错了,我不恨警察,从来都没有恨过,而且我依然相信好警察还是很多的。”萧晋抬起头,望着天空上的一朵流云说,“我只是一看到那种尸位素餐,只把警察当成一份工作和权力、而不是责任的警察,就总是能想起小太妹满脸是血的样子。

    所以,每当遇到一副大老爷模样、对老百姓呼来喝去的执法者,我就忍不住想杀人,但杀人是犯法的,打警察的罪名也不轻,我只能竭尽所能的去羞辱他们。

    他们不是喜欢用自己的权力去压人吗?那我就用比他们更大的权力去压他们。虽然效果可能仅仅只是我自己得到一点宣泄,但只要有一次起到了作用,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个相对负责任一些、或者懂得一点敬畏之心的执法者来。

    那样的话,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小太妹,或许就能活下去了。”

    裴子衿咬咬下唇,迟疑着问:“她”

    萧晋低下头,让一滴眼泪直接从眼中掉落在地上,涩声说:“年轻人打架下手没个轻重,小太妹打人又挺疼的,对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被打的起了凶性,一刀割破了她的颈动脉。”

    裴子衿再次长叹一声,歉意道:“勾起了你的伤心事,对不起!”

    萧晋摇摇头,再抬起时,除了眼睛还有些红之外,一点刚刚掉过泪的样子都没有。

    “这件事,我憋在心里七八年了,跟谁都没有提起过,今天把它讲出来,说实话,心里蛮轻松的。”

    裴子衿淡淡微笑:“能成为唯一的倾听者,我深感荣幸。”

    “行了,别整这些虚的,”萧晋撇撇嘴,“我的说完了,作为交换,现在该你了。”

    裴子衿沉吟片刻,开口道:“我的故事很简单:几年前,我去南边边境附近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时受了伤,在大山里躲藏的时候,无意间闯进了一个小山村。

    就像山下的囚龙村一样,那个小山村也很美,村民们也都很善良。他们什么都没问就收留了我,用土法子给我治伤。在那里生活的十几天,是我这辈子最安静惬意的日子。

    一年后,我有了一个月的假期,就又去了那边,谁知到了地方,我看到的却是一片残垣断壁,问过当地政府才知道,我离开那里的半年后,一只雇佣军小队越过国境线想要偷偷入境,不料恰好被一个放羊的孩子看见了,于是”

    裴子衿用力的咬起牙,恨声说:“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他们屠尽了那个村子,上到七十古稀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襁褓幼子,五十七口人,无一幸免。”

    萧晋皱起眉,问:“那只雇佣军小队隶属于马戏团?”

    “没错!”裴子衿重重点头,“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如果不能看到马戏团覆灭,我死都不会闭眼!”

    萧晋吧嗒吧嗒嘴,身子向后一仰,直接躺在那块大石头上,双手枕着后脑,闭上眼满是郁闷的说:“本以为我的故事那么悲惨,肯定会比你的精彩,谁知道你讲的虽然简单,但在格局上却比我的要大气厚重的多。

    好吧!算你赢了,不管你跟我交朋友是真心还是假意,就冲你的故事,我接受了。”

    裴子衿敛去眼中的悲伤和怒火,笑问:“那我可以行使你朋友的权利了吗?”

    萧晋睁开一只眼瞅她:“你想要什么权利?”

    裴子衿坦然的直视他的那一只眼睛,缓缓吐出两个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