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04章 最可怕的人
    上级开了口,自己最在意的男人也没有否认,所以不管田新桐心里有多大的不解和疑问,都只能乖乖的在吃过午饭之后去给孩子们当老师。

    而裴子衿与萧晋,则在稍事休息之后,就进了山。

    囚龙村四面环山,虽然事实上都是彼此连通的同一座山,但站在村里,从人的观感上来看,却像是四座一样。

    通往青山镇的山道在村前、也是南面的那座山里,来的时候裴子衿已经爬过了,自然不会再爬一遍。

    而村后北面山的里面,则是萧晋想要承包的那个有温泉的小山谷,他私心里不想让这个女人见到,于是便带她去了村东面的那座。

    这边的山势比较陡,且山的那一边是陡峭的悬崖,除了调皮的孩子之外,村里人一般不会上去,没有人踩出来的山道,所以显得格外难以攀登。

    一路上,萧晋在前面开道,时不时的都会停下拉裴子衿一把,在一处特别陡峭艰难的地方,他甚至半抱着将她带了上去,好像完全忘记了她是一位功夫不错的霸王花,而她也没有提醒或者拒绝什么。

    就这么一路攀登,将近两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山顶。

    在路途只剩下两米左右的时候,裴子衿本想说点什么,可双脚一踏上山顶,举目远望,脸上的笑容却一点点的凝固了。

    天空清澈高远,山脉连绵不绝,仿佛一条条巨龙突然出现在眼前,天地一片苍茫。

    这个断崖山顶,萧晋曾经来过两次,所以在观感上已经不是那么震撼,但在大自然的宏伟面前,再自负自大的人也会不自觉的体会到自己的渺并下意识的献上自己的尊敬。

    不知过了多久,裴子衿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深吸口气,赞叹道:“好美!好壮观!”

    萧晋已经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递给她,说:“我现在相信你是军人出身了,词汇量这么匮乏,当年上学的时候,肯定没好好听课。”

    裴子衿笑了笑,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眼睛猛地一亮,然后又喝了一口仔细品品,问:“这是什么?似乎有股药香。”

    萧晋打开自己的杯子,说:“知道我懂医术,喝出了不对劲,居然还敢喝第二口,我是该感谢你的信任呢?还是骂你白痴?”

    裴子衿撇撇嘴,在他身边坐下,问:“我需要防备你在水里下毒吗?”

    “哦?难道裴姐姐已经排除掉我的嫌疑了么?”萧晋反问。

    “正相反,你现在的嫌疑比我来之前可大得多。”裴子衿摇头,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说,“只不过,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个怜香惜玉的聪明人,肯定不会舍得将田新桐杀人灭口。”

    “所以,桐桐其实就是你的人质,对么?”

    裴子衿扭脸看他,笑着反问:“她是么?”

    萧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裴子衿也不追问,安静欣赏了一会儿远方的景色,又感慨一般地说:“记不得在哪本书上曾看到过一句话:只有人烟罕至的地方,才有真的美以前工作一直很忙,所以我理解不了这句话里的意义,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才是真的美!”

    萧晋点点头,却叹了口气,说:“可惜啊!很快它就会被人流和铜臭气污染,变成庸俗的美。”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囚龙村的村民这么善良,贫穷不应该属于他们,从这一点出发,我个人还是希望你是清白的。”

    萧晋心头一震,看了裴子衿一眼,再次沉默。

    裴子衿不解,问:“怎么,我说的哪里不对么?”

    萧晋摇头,微笑道:“贫穷不应该属于他们,这句话我也说过,所以猛地从裴姐姐口中听到,让我瞬间有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呢!”

    裴子衿剑眉微挑:“只是瞬间吗?”

    “这难道还不够?或者说,我们应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为什么不应该?”

    “我可是一件大案的嫌疑人。”

    “嫌疑不代表有罪,有罪也不代表就会受到惩罚。”

    萧晋神情一凛,眯眼看着裴子衿的脸,沉声说:“裴姐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裴子衿翘起一边的嘴角,若有所指的说:“我不是警察,而是一名国安调查员,我宣誓效忠和服务的对象是国家安全,不是法律。”

    萧晋心头巨震:“裴姐姐的意思是说,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哪怕调查的目标十恶不赦,你也会放过他?”

    “当然不是。”裴子衿笑道,“不过,如果目标真的可以为国家安全带来极大好处的话,一点无伤大雅的交易也不是不可以做。”

    萧晋仔细看着裴子衿的双眼,却除了一片坦然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并不能代表裴子衿说的都是真话,身为一名实际意义上的特工,这点演技就是基础中的基础。

    于是,他呵呵一笑,说:“我一直都认为有一种人特别可怕,裴姐姐,你知道是哪种人吗?”

    “愿闻其详。”

    “就是那种人格高尚到随时都准备着为了大局而自我牺牲的人。”

    “为什么?这种人不应该是英雄吗?哪里可怕了?”

    “没错,他们确实是英雄,但他们英雄的太纯粹了,因为他们也会为了大局而轻易牺牲别人!”

    裴子衿神色凝住,低头不语。

    “如果是恶人这么做,”萧晋仿佛没有看到她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当然没什么好说的,见到了直接弄死就好,可那些人偏偏都是好人,甚至可以称之为圣人!被牺牲的无辜者要是敢乱放屁,一定会被得到利益的大部分民众的唾沫星子喷死。

    明明是草菅人命,只不过是背上一个大义的名分,就成了人人敬仰、打不得骂不得的英雄,这就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

    遇到这种人,敬而远之是最明智的选择。”

    “萧先生的意思是,”裴子衿抬起脸,冷冷的问,“我现在应该用枪顶住你的脑袋,逼你说出逃犯的下落,然后再将你抓捕归案喽?”

    萧晋迎着她的目光,用同样冰冷的语气说:“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