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01章 劲敌
    对于萧晋的无视,裴子衿一点都不介意,相反,她还有点兴奋。

    因为这代表萧晋对她是抱有敌意的,进而也就说明他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这虽然还不足以证明他就是嫌疑人,但起码嫌疑又增加了几分。

    毕竟,一个无辜的人可以不喜欢警察,却没理由表现的这么明显。

    听完萧晋的求饶,田新桐才想起旁边还坐着个裴子衿,俏脸一红,就松开了手,口气生硬道:“别闹了,老实坐好,这位是国安的裴同志,关于沙夏越狱的事情,她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不准胡闹,知不知道?”

    “什么?沙夏跑了?”萧晋大惊失色,“天呐!那个人是来杀我的呀!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那么重要的犯人怎么就能跑了?”

    田新桐被他的反应给弄懵了,旁边裴子衿却开口说:“萧先生,这点戏就不要演了吧!关于你已经知道嫌犯越狱的事情,田警官在来的路上就告诉过我了。”

    萧晋一呆,随即便满是幽怨的看着田新桐,撇嘴说:“桐桐,没想到你出卖我,我的心好疼啊!必须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说着,这货就要往小警花的怀里钻。

    “举你妹!”田新桐满脸黑线的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哭笑不得道,“你有完没完?就不能正经一会儿吗?”

    “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正经过?”萧晋完美诠释着什么叫恬不知耻。

    田新桐彻底没了办法,有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发。

    这时,裴子衿笑了一声,说:“好了,萧先生,田警官,你们不用紧张,这外面天都要黑了,而且我现在肚子也很饿,问问题什么的,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就是不知道萧先生愿不愿意招待我这么个不速之客呢?”

    像是才看见她似的,萧晋眼睛一亮,朝她伸出手,一本正经的说:“哎呀!这位姐姐好气质,鄙人萧晋,姐姐怎么称呼?”

    这么不要脸的人,裴子衿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愣了愣才握住他的手,说:“姓裴,裴子衿。”

    “是诗经里的那个子衿吗?”

    “不,是短歌行里的那个子衿。”

    “哦,那就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萧晋摇头晃脑的念完,然后就不客气的评价道:“不好不好,没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的意境好。”

    裴子衿剑眉微挑:“萧先生认为女人的主旋律就应该是情情爱爱,对吗?”

    “不,”萧晋摇头,“我只是觉得,女人不管心中如何定位自己,终究都不是男人,柔美一点并不影响志向宏伟与否,没必要非得标榜出硬邦邦的样子来,那样反而让人觉得很心虚,好像不敢正视自己女人的身份,自己就看不起自己似的。”

    裴子衿脸上的笑意终于收敛起来,眼睛也缓缓的眯起,注视萧晋片刻,忽然一耸肩,说:“萧先生说的有一定道理,但这好像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没什么可探讨的价值。另外,我好像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萧晋目光一凝,然后笑着道:“当然,裴姐姐请吧,尝尝我们正宗的农家饭味道如何!”

    两人的这一番对话,听在田新桐的耳朵里,每一个字、甚至每一句话的意思她都明白,可细细一想,她却糊涂了,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其实,他们说的基本上全是废话。

    一开始,萧晋不过是用自己最擅长的调戏来试探一下裴子衿的成色,而裴子衿自然体会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借着他提及诗经的机会用曹操的短歌行反试探了一下。

    两人的目的无非就是都想占据主动,而且结果也很明显,萧晋一针见血窥破了裴子衿话里的漏洞,原本应该是胜利者,可裴子衿却也不是省油的灯,见自己落了下风,立刻就耍起了太极,一句“无所谓的事情”就四两拨千斤,将话题轻飘飘的放下,然后再提及饭菜,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可以说,两人的第一次交锋,是不分胜负的。

    吃饭时,郑云苓的出现又让裴子衿大大的惊艳了一番,直言这囚龙村一定是女人的福地,要不然怎么会有从不用护肤品、皮肤却像仙女一样的存在?

    至于饭菜的味道,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彻底词穷,好吃到已经无法形容的地步。

    她这样的表现,在周沛芹和郑云苓看来,只会觉得她是一个很直爽热情的人,并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而田新桐却始终都处在惊讶的状态之中。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裴子衿是一个不苟言笑、气场能给人以压迫感的人,很符合她心目中特务的形象,此时这个邻家大姐一样的女人,让她根本没办法跟之前的印象当成是一个人。

    至于萧晋,则在心里将对裴子衿的看法又往上提高了半级。

    一名本该机关气质很浓、或者盛气凌人的调查员,却是一副百变的模样,让你根本就捉摸不透她的风格,与之相比,一般派出所的小民警倒往往牛逼更像是天子脚下来的锦衣卫一样。

    萧晋是个习惯装神弄鬼的人,因为他知道,在跟暂时还不能信任的人打交道的时候,越让人看不清,局面对自己就会越有利,浑水总是好摸鱼的。

    现在来了个在这方面一点都不比他差的女人,这由不得他不提高警惕。

    况且,国安的人可不是严建明那样的小警察,别说轻易不会让他抓住小辫子,就算抓住了,他也不敢像对待赵姓警官那样对待裴子衿。

    同为京城出身的公子哥儿,他早就听说过,这帮调查员看似做的是基层工作,权力却大的吓人,查案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小打小闹,反恐才是他们真正的主业。

    对于国家来说,这个群体是默默无闻的英雄,萧晋那套装疯卖傻耍纨绔的伎俩,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裴子衿,是一个劲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