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700章 超乎寻常的好奇

第700章 超乎寻常的好奇

 
    裴子衿虽然年纪只有三十多岁,但经手的案子却已经不少,一双最善于发现细节的眼睛更是被国安调查部内部称为“鹰眼”,所以她很轻易的就发现了周沛芹说话时表情中那隐隐的骄傲和自豪。

    在如此闭塞的农村,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躲男人还来不及,周沛芹居然像是在说一种荣耀一般介绍自己的非婚男人,足以可见,助手冯洋对于萧晋的评价有一点是没有说错的他绝对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男人。

    能轻易的结交名流,也有点石成金的本事,虽称不上玉树临风,但也算是风流倜傥,这样一位精英公子哥儿式的人物,为什么会屈居于一个小山村里当老师呢?

    另外,他的档案不管怎么查,都普普通通,毫无特别之处,明明出身寒门,行事却一派贵子作风,且施展如意,没有一点违和之感。

    这个萧晋简直太不符合常理了,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一位特别的嫌疑人交锋,裴子衿心里就抑制不住的期待起来。

    “哦?”她做出一副八卦的样子,笑着说:“看您满面红光,跟萧老师的感情一定很好,我还真有点好奇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周沛芹自然是看不出裴子衿别有用心的,闻言脸色一红,刚要羞赧地开口,忽然想起什么,就道:“对了,我灶上还熬着粥呢!实在不好意思,田警官,你是萧和小柔的朋友,就别把自己当外人了,先替我招待一下裴同志,我去去就来。”

    周沛芹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田新桐拿起茶壶为裴子衿和自己倒茶。裴子衿深深看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说:“穷山沟沟里居然还有周女士这样韵味儿十足、我见犹怜的女人,那位萧老师艳福不浅啊!”

    田新桐目光黯淡了一下,接着就很严肃的说:“裴同志,在级别上,你是我的上级,不管做什么事,我都无权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用这种莫名其妙的口气来说沛芹姐,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没人有资格无端的评价她。”

    裴子衿挑了下剑眉,郑重的点了下头,说:“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她比大多数的城里女人都漂亮,有点意外罢了。”

    “城里女人和农村女人都是人,就长相而言,本就不应该有什么差别,只不过城里人生活优渥,体力活不多,女人更擅长保养和打扮,这才显得乡下女人普遍不如城里女人好看。”

    田新桐喝了口茶水,解释道,“但是,囚龙村的水土很好,女人普遍皮肤都不错,再加上萧晋有一手很厉害的驻颜医术,沛芹姐会这么漂亮,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裴子衿淡淡一笑,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听你们说那位萧老师说的越多,我就越觉得他似乎无所不能的样子,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庐山面目了,还真有点期待呢!”

    田新桐斜乜她一眼,安静片刻,说:“一路上我都觉得不对劲,但又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听完你这句话,我终于明白了,似乎你对萧晋有种超乎寻常的好奇,这不应该只是一个来问几个问题的人应有的状态,为什么?”

    裴子衿微笑看着她:“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还要问?”

    田新桐神情一肃:“你们果然在怀疑他!”

    “我们怀疑很多人,包括田警官你在内。”

    “凭什么?”田新桐怒道,“嫌犯可是来杀萧晋的,你们凭什么要怀疑一个受害者?”

    “抱歉!按照规矩,你没有资格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另外,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么紧张萧晋,却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被怀疑呢?”

    “我”田新桐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低下头说,“嫌犯是从我手上逃脱的,被怀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你就该明白,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所有参与进来的当事人,都是嫌疑人,我还没有见过萧晋,也没有排除他的嫌疑,对他好奇一些,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田新桐呆住,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这时,门帘外面传来一道清脆的童声:“娘,我们回来啦!”

    紧接着周沛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嗯,去放下书包出来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接下来,外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门帘被人掀开,随着一阵冷风袭进,一个瘦却绝对不弱的男人走了进来。

    农村平房的采光不如城里的楼房好,尽管外面已经是傍晚,但外面的光线依然比室内亮,所以,萧晋刚刚进门的那一瞬间,坐在屋里的人是看不清他的相貌的,只能看见一个背光的轮廓。

    瘦,却不弱,就是萧晋给裴子衿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的印象,直到很久以后,她依然会时不时的想起门帘掀起的那个瞬间。

    “桐桐你来了,”就像是压根儿没看见裴子衿一样,萧晋直接走到田新桐的面前,笑着说,“怎么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呀!”

    上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刚刚发生过别扭,所以田新桐很不习惯这货没事儿似的亲昵,眼珠子往旁边一斜,没好气道:“你能怎么接?还不是得姑奶奶自己走过来?”

    “哪能让姑奶奶您自己走呢?”萧晋很不要脸的顺嘴说道,“是抱是背,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不过,我个人建议您选择抱,毕竟您的规模不要是背的话,这一路按摩下来,我怕您管我要钱。”

    田新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规模”“按摩”的,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瞅,视线被两团傲人的球体给挡住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熟练的探手揪住一块软肉,用力一拧,她咬牙切齿道:“混蛋!几天不收拾你,又皮痒痒了是不?”

    “饶命!壮士饶命!”萧晋一如既往的没骨气求饶,“这是我家,孩子随时都会进来,姑奶奶你好歹给留点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