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96章 风水宝地囚龙山

第696章 风水宝地囚龙山

 
    提起自己去世的丈夫,梁玉芝的眼眶就泛起了红,但因为之前感受到周沛芹对自己男人的骄傲,让她有种特别想要倾诉的**。

    “说起本事,他当然是比不上萧老师你的,可在当年,他在村子里也是很受大家尊敬的。他识字,写字也很好看,春节时,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对联都是来找他写,而且谁都不会空手。

    几个鸡蛋,一碗饼子,他都会客客气气的收下,然后人家有几扇门,就给写几幅,红纸和墨水都是自己买。

    他还会养蜂,会打猎,种地也是一把好手,心肠也好,谁家有个难处,他都会尽全力去帮”

    说到这里,梁玉芝的眼泪就下来了,同时也清醒了些,赶紧擦了擦,微有些尴尬的说:“不好意思,萧老师,跟你说了这么多的废话。”

    萧晋摇摇头,微笑道:“虽然我不是一个合适的倾听者,但身为医生,我是很希望你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的,毕竟不管是什么,憋着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梁玉芝平淡一笑,“萧老师你是一个好人,村里的娃娃有你给他们当老师,是他们的福气。”

    “可千万别这么说,像狗子这样的好孩子,无论得到什么都是应该的,能来到这里教他们,是我运气好才对。”

    说着,萧晋眉头忽然一蹙,抬起切脉的手,又接着道:“嫂子,麻烦你把舌头伸出来一下,让我看看舌苔。”

    治都开始治了,梁玉芝也不好再扭捏,抿了抿唇,就张嘴把舌头伸了出来。

    萧晋仔细看了几眼,就表情严肃的问:“嫂子,最近你有没有被什么毒虫毒蛇之类的咬过?”

    梁玉芝一愣,摇头道:“没有啊!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蛇?”

    萧晋眉头皱的更紧了:“你再好好想想,也没被什么虫子咬过吗?”

    梁玉芝仔细回忆了一下,还是摇头:“没有。”

    “那吃的呢?”萧晋又问,“你有没有吃什么一般人不常吃的东西?”

    梁玉芝终于感觉到了不对,有些奇怪的问:“萧老师,我中的蜂毒很严重吗?可我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的呀!”

    “你中的蜂毒确实很严重!”萧晋沉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所采的那些蜜,是一种名为噬心蜂、也叫杀人蜂的蜜蜂所酿,它们个头很大,尾部螯刺腺体中的毒液毒性很强,能够麻痹人的心脏,只需两三只,就能让一个成年男人当场死亡!”

    梁玉芝大惊失色,低头看看自己,然后又诧异道:“可是我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所以我才问你有没有被什么毒虫咬过,或者吃过什么非食物的东西。”萧晋道,“因为你的身体里还有另外一种毒素,这种毒素恰恰是噬心蜂毒的克星,你的右手之所以会肿成这个样子,就是那种毒素在以毒攻毒的结果。”

    梁玉芝瞪大眼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就冲出房门,片刻后又跑回来,将一根长有绿叶的荆条放在萧晋的面前,问:“是因为这个吗?我在采蜜之前,吃过几片上面的叶子。”

    看到那荆条的第一眼,萧晋的瞳孔就紧缩到了极点,心脏也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脉如大川,缘如锯齿,边有细毫阴阳五行,参差有七,四季常青,食之伤五脏,摧六腑,一时三刻如无噬心之毒,魂飞渺渺荆长二三尺之间,顶生三花,佩之可避鼠虫蛇蚁,百邪不侵

    随着他一点一点的细看那根荆条,脑海里也响起了养丹诀“延寿篇”里关于一种药材的介绍,看到最后,他的手指都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巨大的惊喜充溢了他的胸腔,竟让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三花七叶荆!这竟然是华医治疗五脏疾病的药材中最最重要的三花七叶荆!也是曾被爷爷判定已经绝迹的三花七叶荆!

    天呐!这囚龙山究竟是个怎样的风水宝地,居然能一连出现两种价比万金的珍稀药材,如果爷爷在这里的话,不晓得会不会直接高兴过去。

    “萧!萧!你怎么了?”

    身体被人晃动,萧晋醒过神来,发现周沛芹的俏脸近在咫尺,于是想都不想就亲了上去。

    “萧唔”

    周沛芹被亲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屋子里还有别人,慌忙推开他,脸红似血的嗔道:“你又在胡闹什么?”

    萧晋也看见了把儿子拉到身后一脸红晕的梁玉芝,挠挠头,厚着脸皮笑道:“抱歉!一时高兴的忘了头,玉芝嫂子你别介意。”

    梁玉芝摇摇头,说:“你和沛芹姐的感情,真让人羡慕。”

    周沛芹更加害臊了,忍不住悄悄掐了萧晋一把,佯怒道:“你刚刚是怎么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这会儿又说自己高兴,神经病似的。”

    “我确实是太开心了。不过,这个回头再跟你说,我先跟玉芝嫂子谈一下她的身体情况。”

    笑着捏捏周沛芹的小脸,萧晋又望向梁玉芝,道:“玉芝嫂子,我先问你个事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在采蜜之前你要吃几片这上面的叶子呢?”

    “我不知道。”梁玉芝道,“只是我男人以前带我去采蜜的时候说过,吃了这个叶子,蜜蜂就不会蛰了。”

    萧晋挑了下眉,接着便语气唏嘘道:“刚才你谈起梁大哥的时候,有句话说错了,他的本事可比我强得多!最起码,我就不能在识文断字且懂药理的同时,还会写毛笔字、种地、养蜂和打猎。”

    说完,他拿起那根荆条,又道:“这株植物名叫三花七叶荆,是一种毒性很烈的药材,能解它毒性的,只有噬心蜂的蜂毒,也就是说,如果你今天没有被蜜蜂蛰到,或者没有吃这个叶子,这会儿都肯定已经毒发身亡了。”

    梁玉芝浑身巨震,愣怔了良久,忽然眼泪就无声的落下。“萧老师,你的意思是是我男人救了我?”

    萧晋很想说这只是你的运气,但人家既然都这么问了,他自然不会白当恶人。

    点点头,他笑着道:“可以说,是梁大哥冥冥之中护佑着嫂子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