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94章 自知之明
    “哥哥,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的样子有多吓人?你从来都没有对我那么凶过。”梁翠翠在抽泣,因为脸埋在萧晋的胸口,所以听上去瓮声瓮气的。

    萧晋本来是想推开她的,手都搭在了她的肩上,一听见这句话,就由推变成了抱。

    “抱歉!哥哥确实不该凶你的。”他心里叹口气,说,“我只是不喜欢见到你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影响到自己的学业,是哥哥不对,你别”

    “我不怪你!”梁翠翠摇摇头,用极其温柔的声音道,“我知道哥哥是在为我好。”

    这种话可不能顺着往下说,于是萧晋就故作不解风情的瞪眼道:“知道哥哥是在为你好,你怎么还不理哥哥呀?”

    梁翠翠抬起头,大眼睛里装的全是不满和娇嗔。“人家心里委屈嘛!”

    “小孩子家家的,哪有那么多委屈?”

    “我都上高中了,不是小孩子!”

    这个年纪的孩子最讨厌被说梁翠翠撅着嘴努力挺起鼓囊囊的小胸脯,也不知道是为了证明自己哪里不小。

    萧晋咧咧嘴,移开目光,说:“好了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走吧!”

    女孩儿拉着他的衣袖,不舍道:“那你过些天去龙朔的时候要来看我。”

    “嗯,一定去看你。”

    梁翠翠终于开心的笑了,转过身跑向赵彩云她们,长长的马尾辫甩啊甩,总算恢复了朝气蓬勃的模样。

    “造孽啊!”萧晋忍不住在心里这样吐槽。

    将她们送到半山腰,又交待了沙沙一些注意事项之后,萧晋一边下山一边拨通了程思颖的电话。

    “程思颖同志,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春节之前一定要搞定翠翠,明白吗?”

    “啊?你说什么?”程思颖的声音听上去迷迷糊糊的,明显还没有睡醒。

    萧晋翻个白眼:“我说,你要是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跟一个混蛋大叔谈恋爱的话,就赶紧给我负起老师的责任来啊!”

    程思颖这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诧异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潜移默化的引导她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哎呦!我的程老师诶!这火烧眉毛了都,潜移默化能有啥用?你知不知道,这两天要不是我装傻,那丫头都差点儿跟我表白啊!”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让你尽量少和她见面的吗?”

    “你说得轻巧,在龙朔我可以躲着她,可回了村子,你让我上哪儿躲去?另外,程思颖同志,你到底会不会处理这方面的事情呀?我前些日子要是不躲着她,说不定还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程思颖的口气立刻就变得讪讪起来:“我我也是刚当老师不久,但是用的方法都是严格按照学校里学的有关于这方面的心理疏导方式来的!”

    萧晋满头黑线:“大姐,知道赵括是怎么死的么?教科书上教的都是学生之间的感情问题,最多加一条师生恋,有我和翠翠这样的特殊案例么?她对我明显是把感恩和情窦初开给混淆了,你得对症下药才行!”

    一大早被吵醒又被训了一顿,是个人都会有气。程思颖立刻就生硬的怼了回来:“既然你什么都清楚,为啥不自己去做?”

    “废话!我是当事人,你让我怎么做?”

    程思颖一滞,然后强词夺理道:“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肯定也是有责任的。”

    “我”萧晋气的真想从电话里钻过去狠狠的抽这姑娘一顿,“你就说你是啥意思吧?!不想管了,是吗?”

    听他口气突然变得严厉许多,程思颖心里一咯噔,态度下意识的就软化下来,“我是翠翠的学业助理,怎么可能会不管她?

    现在看来,是我们错估了她对你的感情深厚程度,你容我好好想想,反正,我可以向你保证,就算不能把她的这个念头完全掐死,也绝不会让她因此而影响到学业和前途的。”

    萧晋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郁闷的长叹口气,说:“好吧!麻烦你抓紧时间,那丫头都学会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了,现在我还可以用她的年纪当借口来说服自己,要是再过两年,像我这种色狼很可能就会顺水推舟了,你明白吗?”

    程思颖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萧晋先生,一大早就这么骂自己,你这算是吾日三省吾身的第一省么?”

    “错!小爷儿这叫自知之明。”

    说完,萧晋就挂断了电话。因为前面山路的岔道口站了一个人,看样子是在等他又不想过来打扰他打电话。

    走过去他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而且也认识,正是曾经因为在河滩放羊害的巫飞鸾跳河的狗子的娘,梁玉芝。

    妇人穿着打了许多补丁的棉袄棉裤,头发和身上都湿漉漉的,一手拄着一根木棍,另一只手则拿了一顶四周缝有纱罩的草帽,脚边还放着一个背筐,框里有橡胶手套、手电筒、漏斗和一个约莫三四升左右容量的塑料桶。

    “玉芝嫂子,看你这样子,是连夜进了山?”萧晋惊讶的问。

    梁玉芝腼腆的笑笑,把那个塑料桶拿出来递给他,说:“上次害的小鸾那孩子掉进冰窟窿,我这心里总过意不去,所以就进山采了点野蜂蜜来,也好让孩子补补身子。”

    “蜂蜜?”萧晋接过去打开盖子一闻,果然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鼻,不由震惊道:“冬天还有蜜蜂产蜜?”

    “山上有热泉,四季都开花的。”梁玉芝说,“那附近的野蜂也不会冻死,所以一年四季都会产蜜,只是它们很容易受到惊吓蜇人,晚上才会比较温顺。”

    说话的时候,她抚了抚耳畔的一缕发丝,萧晋这才注意到,她的那只手已经肿了一大圈,清晨的阳光下,油光发亮的,甚至还能看见小小的刺口处在向外留着淡黄色的液体。

    他眉头一蹙,把塑料桶放回背筐,然后一手拎起来,另一只手则拉住梁玉芝就走。

    “蜂蜜的事情待会儿再说,咱们先赶紧下去,我给你看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