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88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第688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辛女士,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海雅生物科技公司的总裁办公室内,裴子衿和助手冯洋站起身,客气的伸臂与辛冰握手道别。

    “这是我应该做的,两位慢走。”辛冰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淡淡说道。

    “对了,”走到办公室门口,裴子衿忽然回过头来,问,“辛女士,还是没有你前夫的音讯,是吗?”

    辛冰眉头蹙起,警觉地反问:“这跟你们之前所说的那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不大,”裴子衿笑着说,“不过就是偶然间听到外面曾经流传过一段时间萧晋杀了薛良骥的传闻,现在,萧晋又与辛女士是这样的关系,所以,我有些好奇。”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听到这样的话肯定已经慌了,但辛冰却是自小在江湖中长大,应付衙门的能力是早早就掌握了的,所以只是冷冷一笑,说:“裴警官的意思,是怀疑我和萧晋合谋害死了我的前夫?”

    裴子衿剑眉微微挑了一下,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辛女士您误会了,那个传闻已经被证实只是谣言。

    而且,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以您和萧晋的能力,想无所顾忌的在一起根本就没必要杀掉薛良骥,更何况,他死了之后的最大受益者也不是你们,基本上是可以排除掉你们的嫌疑的。

    只不过,薛良骥是在企图加害萧晋的那一天失踪的,虽然后来他露了一面,证明了萧晋的清白,但在那之后又再次人间蒸发,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您和萧晋又在一起,难免不会让人有所猜测。”

    “我从来都不会在意旁人的看法。”辛冰面无表情道,“另外,虽然萧晋那一天只是被迫反击,但也算是替我出了一口恶气。他是一个聪明、勇敢、幽默且身材不错的年轻男人,像我这样的老女人喜欢上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裴子衿深深的看了辛冰一眼,点头说:“嗯,从年龄的角度上来说,我和辛女士差不多,所以能够理解。好了,又多耽误了您几分钟时间,真不好意思,我们这就离开,不用送了,请留步。”

    办公室的房门一关上,辛冰的脸色就阴沉下来,掏出手机刚要拨号,忽然想到了什么,就抿紧了唇,走回办公桌后打开一份文件,耐着性子逼自己看了下去。

    裴子衿和冯洋走出诗咏国际大楼,上车却没有离开,而是绕了一圈来到马路对面,找了家位于二楼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头儿,你怀疑辛冰跟我们没有说实话?”随便点了两杯意大利特浓,冯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裴子衿隔着落地窗望向对面的大楼正门,回答说:“不,她在说起那晚在卫生间发生的事情时,眼中的情绪很真实,至少她和萧晋之间的感情,我看不出有一点演戏的成分在。”

    “那咱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等着?”

    “首先,是因为谨慎!”裴子衿转过脸,严肃的对冯洋说,“你记住,在查案子的时候,越是严重的案子,就越急不得,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哪怕一切都合情合理,你也要适当的有所怀疑。

    错了没关系,不过是浪费一点时间,可万一是你的眼睛、耳朵或者常识欺骗了你,那你的怀疑就一定会有收获。”

    冯洋掏出小本子很认真的记了几笔,然后又问:“那其次呢?”

    “其次,”裴子衿重新望向马路对面,嘴角冷冷一勾,说,“当然是因为辛冰最后还是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冯洋眼睛猛的亮起:“什么马脚?”

    “在她讲述那晚与萧晋在卫生间幽会的情况时,”裴子衿说,“我可以很清楚的从她眼睛里看到那种女人坠入爱河后的专属光芒,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每每说到指代萧晋的那个他字时,她的表情都会比其他时候要温柔许多。”

    “这不就是刚刚您说她没有撒谎的依据么?”冯洋不解的问。

    “确实是这样。”这时,店员把咖啡送来了,裴子衿随便用小匙搅拌了两下,没放糖,也没加牛奶,就那么端起来喝了一口,看的冯洋只咧嘴。

    “我相信她对萧晋是真的有感情的,”裴子衿继续说道,“也认为在两人之间的关系中,她是扮演承受者、也就是弱者的那一方,占主导地位的是萧晋。

    但是,在我们临走的时候,我刻意提及薛良骥之后,她却又开始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就好像萧晋只是她的小情人一样。

    如果不是心里有鬼的话,她说话怎么会如此前后矛盾?”

    听完,冯洋的眼睛已经睁得老大,好一会儿才惊叹不已的说:“头儿,你好厉害!原来你临走时说那些话,就是为了扰乱辛冰的镇定、好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就露出马脚,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当时我还以为你是想从薛良骥失踪案上寻找突破口呢!”

    “从目前我们了解的信息来看,薛良骥八成是已经死了!”裴子衿笑笑,说,“但是,就像我跟辛冰说的那样,薛良骥的死应该与他们无关,龙朔现在的江湖老大贾雨娇嫌疑倒是挺大。

    所以,这是另外一个案子,也是龙朔警方的势力范围,我们虽然身份特殊,但也尽量不要引起兄弟单位的不满,离开之前把我们分析的结果留给他们就好,其它的我们不管。”

    冯洋很认真的点头:“嗯,我明白,头儿你就放心吧!”

    接下来,裴子衿就不再说话,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暗了下来,城市也点亮了各种各样的灯光,下班时间到了,对面的大楼里面开始走出一群群的年轻白领。

    叹息一声,裴子衿站起身,说:“走吧!看来辛冰的谨慎程度远超我的想象,现在就算她出来了,也已经没了参考价值。”

    冯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匆忙去柜台结了账,然后小跑着跟上去,问:“头儿,我们等辛冰不是为了跟踪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