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83章 你就是个娘炮

第683章 你就是个娘炮

 
    奖金什么的就不用想了,能不能保住工作,估计都得看老天保不保佑。

    公司门口站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一脸不耐,男的却趾高气扬,不用问,新老板肯定就是他了。

    张经理小跑到裴子默的面前,低头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抹抹脑门上的汗,恭敬道:“老、老板,您叫我?”

    “嗯。”裴子默傲慢的从鼻孔里应了一声,说:“张经理,昨天你去了哪儿?”

    果然是因为天绣,这下死定了。

    张经理干咽一口唾沫,支吾道:“回回老板的话,昨天我去了天石县的青山镇。”

    董雅洁面色微变,裴子默见了,脸上的表情就越发得意起来,捏着腔调问:“你为什么去哪里呀?”

    “据据说那边的山里有个叫囚龙村的地方,”张经理又擦了把汗,脑袋垂的更低了,“村里百分之八十的妇女都会一种频临失传的刺绣手艺天、天绣。”

    董雅洁娇躯一紧,心中就不由自主的暗骂起来:那个混蛋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裴子默为什么会这么得意?难道那家伙真的毫不在乎我和他之间这点最纯粹的联系吗?

    “然后呢?”裴子默露出胜利者专属的笑容,目光充满鼓励的望着张经理。

    可惜,张经理脑袋垂着,根本看不见,就算看见了,估计也只能报以苦笑。

    “然后然后我就进山去跟村民们签约了。”

    “做得好!”裴子默哈哈一笑,拍着张经理的肩膀说,“虽然我是第一天做你们的老板,但我这个人的管理方式很简单,那就是有功者赏,有过者罚,赏罚分明,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努力的员工寒心,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滥竽充数的。

    张经理不辞辛劳,远赴千里为公司的未来谋发展,精神可嘉,态度可嘉,必须奖励!

    那个谁,通知财务,张经理的绩效工资上浮一个梯队,就从这个月开始。”

    那个新老板连名字都懒得记的助理羡慕的看了张经理一眼,转身便小跑去通知财务。

    张经理脸都白了,张嘴刚要说话,董雅洁却抢在他前面开了口。

    “裴子默,你什么意思?从我的合作方手里挖走天绣技工,是想拿捏住我的命门么?”

    “你怎么会这么想?”裴子默努力做出被冤枉的模样,可眼角的得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雅洁,难道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么?我是在帮你啊!”

    董雅洁冷笑:“恕我眼拙,实在没看出裴先生哪里在帮我了,签下那些绣工,总不会是想要送给我吧?!”

    裴子默当然不可能把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东西白送给董雅洁,所以被她这光明正大的逼宫给噎的够呛,尴尬一笑,说:“这个咱们马上就要订婚了,都是一家人,我的和你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另外,我这么做也确实是为了你,毕竟,像天绣绣工这样重要的生产资源,不应该掌握在外人手里。而且,如果我们之间在事业上也能彼此联合在一起的话,至少在外人看来,也能更加的和谐可信一些,不是么?”

    “所以呢?”董雅洁的脸色越发冰冷,“既然是一家人了,那你打算一针收我多少钱?实话跟你说,我原来的合作伙伴给我的价格是一针一元钱。”

    “呃”裴子默的神情更加尴尬起来,“因为绣工都是挖过来的,成本有些高,所以,这个价格相应的也会适当上涨一些。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只是初期而已,我可以向你保证,用不了多久,成本就会降回到一针一元的。”

    “哈!”董雅洁被气笑了,“裴子默,你可真是刷新了我对混蛋的认知!拿了我的命门,再跟我涨价,居然还有脸说是在帮我,你是想获得我的感恩和赚钱两不误啊!算盘打得挺好,但是,你觉得我是和你一样蠢的么?真是笑话!

    裴子默,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来跟我谈,我还能当你是个爷们儿,现在看来,我之前说的话果然没错,你就是个娘炮!”

    “董雅洁!你不要太过分!”被这么当着下属的面臭骂,裴子默就算是再有城府也无法再忍,更何况他根本就没什么城府。

    “怎么?你要跟我吵架?还是要跟我打架?或者,你要哭鼻子了?”董雅洁毫无顾忌的喷洒着毒舌,“裴子默,如果你还想让我看得起你,就少整这些没用的,直接说吧,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价格?”

    裴子默牙齿紧咬,心里瞬间将眼前这个骄傲的女人扒光了衣服抽打了几百遍,这才深吸口气,沉声说:“一针一块五,外加你所有天绣制品利润的百分之三十。”

    董雅洁双目一眯,点头道:“嗯,虽然吃相很难看,但起码像个做生意的了。不过,既然你漫天要价,那我自然坐地还钱,一针一块二,外加利润的百分之五。”

    “这不可能!”裴子默想都不想就否定道,“董雅洁,你所需要的绣工全都在我的手里,我现在等于已经垄断了你的生产资源,你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当然有余地!”董雅洁自傲道,“放眼全国,除了我的诗咏国际之外,你根本找不到一个同时能够经营国内和国际两个刺绣市场的本土企业,至于那些外国资本,我想,应该不需要我提醒你,国家对于把传统技艺卖到国外的人是个什么态度吧?!”

    裴子默是个搞金融的,买股票或许有点眼光,但若论起商场谈判,连给董雅洁提鞋都不配。

    一时间他被怼的哑口无言,正绞尽脑汁想对策的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那个老、老板,我有话要要说。”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裴子默不耐烦的吼道。

    张经理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但转念一想,以目前的状态来看,自己的工作百分百不可能保住了,那还怕个吊?

    于是,他弯下的腰身立刻就直了起来,掏出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直视着裴子默双眼道:“我要说的是,老板,很抱歉!囚龙村的绣工,没有一个愿意跟我们公司签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