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9章 执拗的梁二丫

第679章 执拗的梁二丫

 
    梁二丫下巴搁在萧晋的肩头安静片刻,问:“老师,你这也不让我做,那也不让我做,是想让我讨厌你,然后不再想着嫁给你的事情,对么?”

    萧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小姑奶奶,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咱能不提嫁这个字吗?”

    “我们说好的,”梁二丫一本正经道,“六年之后,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可以跟你谈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了。”

    “那个话虽这么说,但是但是”萧晋想把话说清楚,可又怕这丫头不依不饶,一时间急得抓耳挠腮,忽然,他脑海中一亮,连忙又道:“但是老师的妻子是你沛芹姨啊,将来能嫁给老师的也只能是她。”

    “那玉香姨、彩云姨和巧沁姨怎么办?”

    “不怎么办。”萧晋摊开手,无赖道,“法律规定,一个人只可有一个老婆或丈夫,她们只能当老师的情人。”

    “那我也”

    “打住!”萧晋赶紧捂住小丫头的嘴,满头大汗道,“按照我们的约定,这个问题要等到你成年之后才能讨论,现在不准再提,否则的话,老师可真不敢继续疼你了哦!”

    梁二丫抿抿唇,点头:“好!二丫不说了,但你要让二丫跟沙阿姨学。”

    此时此刻,萧晋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不是向强大的敌人复仇,也不是同时把好几个女人哄开心,而是养孩子。

    一个梁二丫就已经快把他给弄哭了,要是身边的女人们每人都生一个妈呀!那还活不活了?

    “该死的大洋马!”他没了主意,只好冲沙夏吼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负责解决,弄不好,老子让你一辈子当残废!”

    闻言,沙夏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微笑了起来,看着他说:“其实,你没必要把孩子跟我学习的事情想的那么严重。

    她不是幼龄儿童,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她自己的认知,我所能教授她的,也只是一些技能罢了,只要她学会之后不去做杀手,那和平常那些学习各种技术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就比如你,华夏功夫练的那么厉害,不也一样没去当杀手吗?”

    “废话!她要是想学功夫,老子自然会毫不保留的教给她,老子怕的是她被你的变态三观所影响!”萧晋没好气道,“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是形成人生三观的重要时刻,老子哪敢让她每天都跟一个追求怎么杀人才浪漫的变态在一起?”

    “你是干嘛的?”沙夏反问,“难道她开始跟我学习之后,就不见你了吗?”

    萧晋一呆,蹙起了眉。

    沙夏见状,就放缓语气,继续又道:“刚刚已经说了,我会教授她的,只有我所掌握的那些刺探、追踪、格斗、枪械之类的专业技能,并不会向她灌输杀手的思想,她的人格塑造依然还是由你这个老师来完成。

    如果我们之间能够默契配合的话,除了培养出一名出色的城市猎人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说实话,这会儿萧晋的坚持已经有了些许的松动。沙夏说的没错,虽然孩子难养,但他相信,在由他和周沛芹、郑云苓她们刻意营造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成为变态。

    既然梁二丫不会变成一个冷血杀手,那沙夏所掌握的技能对她而言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极佳能力了,最起码学会之后的她,未来的人生会过的比普通人要轻松许多。

    可是,他的心里很不踏实。因为他记得很清楚,那次梁二丫半夜偷偷钻他的被窝,在谈起他已经有很多女人的问题时,这孩子很自然的说了句“可以杀掉一个”。

    当时他惊了一身的冷汗,听到小丫头说是开玩笑之后才放松下来。但是,现在仔细想想,就算是玩笑,“杀掉一个”这种玩笑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开得出来的吗?

    梁二丫本身就跟一般的孩子不同,她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冷静,万一人命在她的心目中也不像普通人那么看重怎么办?

    一个孩子杀不了人,但要是给他一把枪,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

    沉吟良久,他郑重无比的直视着小丫头的眼睛,说:“二丫,你跟老师说实话,为什么非要跟这个女人学?”

    “我想保护小月、敏敏和沛芹姨她们,也想保护你。”梁二丫回答说。

    “如果只是这样,你可以跟老师学华夏功夫啊!老师的水平可比后面那个不知所谓的大洋马厉害多了。”

    “我不要当你的徒弟。”

    “你本来就是我的学生。”

    “那不一样!”

    梁二丫很坚持,萧晋却也不敢再继续深问,因为他知道梁二丫不愿意拜他为师的原因那个该死的“嫁给谁”的问题。

    无奈的长叹口气,他只能再次使出拖字诀,哄道:“好吧!这个事情你让老师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事关重大,你沛芹姨那么疼你,总得跟她商量商量才行。”

    梁二丫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直接就道:“这个我会自己跟沛芹姨说的,要是她答应了,你也会同意吗?”

    周沛芹性格虽然柔弱,一副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但那只是针对萧晋,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她跟全天下大部分的父母一样,都是该打打该骂骂,要论起宠溺孩子的程度,全囚龙村范围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最厉害的反倒是萧晋。

    所以,一听梁二丫这么说,萧晋稍一思忖,就点头道:“嗯!只要你跟你沛芹姨说的是实话,她同意了,老师就不再阻止你。”

    梁二丫抬起小拇指:“拉钩。”

    萧晋很郑重的跟她“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又盖了章,才捏捏她的小鼻尖,板起脸说:“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赶紧回屋睡觉,要是再敢跑出来,老师可真的要生气了哦!”

    梁二丫眼睛弯了一下,然后很正式的冲沙夏鞠了一躬,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我已经开始喜欢这孩子了。”沙夏语带欣慰的说。

    萧晋一声冷哼:“可我已经开始讨厌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