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6章 谁都不无辜
    给梁老头儿讲那样的一个悲惨故事,是为了给他治病,但情绪大起大落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双刃剑,所以,病治过了,萧晋自然不会再跟他说实话。

    于是,听到故事是虚构之后的梁庆有很开心,将酒壶里剩下的残酒一口喝光,闭上眼,不一会儿便呼呼睡去。

    离开老族长家,萧晋一路上碰到的囚龙村村民都或亲热、或恭敬、或尴尬的与他打招呼,他也笑着一一回应,看见自己的学生,还会停下来多聊几句,夸奖一下孩子,也算是给他们的父母吃下一颗定心丸。

    一帮没啥心眼儿的老弱妇孺都开始借着孩子卑躬屈膝了,他实在不忍心再吓唬她们。

    不多时,来到梁玉香家的门口,他上前推了一下,竟然没推动,不由眉头一挑,然后开始咣咣砸门,还很大声的喊:“玉香姐,玉香姐,你在家”

    一句话没喊完,院门就开了,梁玉香一脸恐慌和生气的看着他,压低声音道:“鬼叫什么?还不赶紧滚进来!”

    萧晋嘿嘿笑着跨过门槛,伸手想去拉她,却被一巴掌拍掉了。

    梁玉香故作淡定的看看门外,然后才把门给关上,转过身拧他一下,怒道:“死鬼!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吗?”

    “听见就听见呗!”萧晋无所谓道,“要是全村的门我都能进,唯独你家进不得,那才让人怀疑呢!”

    “你气死我了!”梁玉香扭头就走,却被萧晋给死死抱住,挣扎了两下,关键部位被抓,身子立刻就软了,但口气依然生硬道:“干什么?放开我!”

    萧晋当然不会放,凑过去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柔声问:“在因为彩云的事情生气?”

    梁玉香身体一僵,紧接着猛地转过身,雨点似的亲吻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萧爱我”

    十几分钟后,两人倒在了卧室的床上,萧晋拥着身上的女人,微微喘息道:“梁玉香同志,恭喜你!你得到了小爷儿除破处那次之外的时间第一短。”

    梁玉香轻啐了一口,骂道:“时间短还好意思说,不要脸!”

    “知足吧!”萧晋咧咧嘴,说,“刚刚你跟一个发了疯的榨汁机一样,我能坚持十分钟,已经很难得了好不好!”

    梁玉香突然就一口咬在了他的肩头,很用力,仿佛因为他的这句话很生气一样。

    萧晋没有躲,也没有喊疼,反而像在安抚宠物似的,轻轻摸着她的头顶。

    梁玉香很快就松了口,见咬的地方只是有牙印,还没有破,便松了口气,重新把脸放在他的胸口,幽幽地说:“对不起!我发神经了。”

    萧晋微笑:“不开心就发泄出来,这很好,我可不喜欢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的女人。”

    梁玉香抬起脸,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说:“对不起!明明是我不让你公开的,可见到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可以大摇大摆的住进你家,我这心里就跟有蚂蚁在咬一样,生疼生疼的。”

    “瞧你说的,哪有一个又一个啊?迄今为止,也就巧沁和彩云她们两个吧!”用手指拭去女人眼角的泪花,萧晋笑着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个道理你明白,坦不坦白、什么时候坦白,都由你来做主,至于其它的所有麻烦,就都交给我来解决。

    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都按照你的本心来做就好。”

    刚刚被擦去的泪水又流了出来,梁玉香很用力的抱着他,哽咽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混蛋又这么好?”

    “呃”萧晋挠挠头,为难道:“喂!你这话说的很没道理啊!难道要我没事儿就抽你一顿,你就开心了?”

    “那样倒好了。”梁玉香破涕为笑,爬起身将他的衣服拿过来,说,“那样我还能早点对你死心,也省的自己折磨自己。”

    萧晋坐起来拥住她,问:“说实话,你有想过跟沛芹坦白么?”

    “怎么可能没想过?”梁玉香叹息一声,靠在他的怀里,幽幽地道,“可我不敢,我怕她生气,也怕她恨我,更怕会因此而影响到你们。而且,我还想过跟你把这种关系断了,每次你离开之后我都会想,可每次一见到你,就又会忘得一干二净,只想被你抱着疼爱。”

    说到这里,她回过头,面带痛苦的哀求道:“萧,你赶快给我一个孩子吧!只要有了孩子,我马上就找个理由离开村子,躲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萧晋满头黑线:“我对你来说就是个播种机,是吗?”

    “这样最好!”梁玉香低垂下眼睑,说,“这次彩云突然过来,让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贪心了,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会想要更多的。”

    “所以呢?”萧晋的口气变硬了一些,“我早早的让你怀了孕,你就可以自我安慰说只是找沛芹的男人借了点小蝌蚪而已吗?”

    梁玉香身体一震,紧接着便发起抖来,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见状,萧晋就默叹口气,重新把她拥进怀里,说:“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刺激你。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跟沛芹坦白,你不愿意,我以为你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考虑,却没想到你会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傻女人,当初可是我强b了你,和沛芹一样,你们都是我这个混蛋的受害者,这整件事都是我的错,有什么后果、该受到什么惩罚,都应该落在我的身上才对啊!”

    “可我现在已经没资格当受害者了!”梁玉香道,“从第二次和你不,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无辜者。明知道你是沛芹的男人,却还偷偷的喜欢你明知道第一次之后马上离开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却还是忍不住听了你的话。

    就像那天我走之前说的那样:这件事不管怎么讲,都是我对不起沛芹!只是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我话可以说的很光棍,心里却根本做不到完全不在乎。

    每和你胡来一次,我的罪恶感就会增加一分,到如今甚至都开始嫉妒萧,我们真的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