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4章 情义抵不过红票子

第674章 情义抵不过红票子

 
    吃饭的时候,沙夏的相貌着实让家里从未见过大洋马的大小女人们好奇了一把,不过仅仅只是好奇,她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或者排斥的情绪,拿她就像个贵客一样对待。

    专属于华夏农村人的淳朴热情让沙夏很不习惯,冰冷的状态无法维持,亲昵的样子又做不出来,全程都是一脸尴尬或懵逼的状态,如坐针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周沛芹、郑云苓和赵彩云这三位美厨娘的手艺,着实让沙夏大大的惊艳了一把,甚至忍不住主动夸赞说:除了卖相之外,口味绝对不输法国最顶级的米其林餐厅。

    周沛芹她们不懂米其林餐厅是什么,但能听出来她是在夸奖,于是纷纷摆手谦虚,倒是萧晋不满的撇撇嘴,说:“我们华夏餐饮文化从来都是更注重哲学层面的美感,心情、意境、口味一样都不缺,才算真正的美食。

    那些所谓的米其林餐厅,除了菜品好吃之外,还有什么?一人一个盘子,优雅是优雅了,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远了,哪有我们华夏这样和谐美好的氛围?一家人亲亲热热的坐在一起,你为我夹菜,我为你盛汤,这才叫吃饭。”

    听完,看样子沙夏是很想反驳的,但似乎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最后只能沉默以对,但她不知道的是,萧晋在说话的同时,心中还在冷笑。

    小样儿的,老子的亲人们或许在力量层面都不堪一击,但她们都是把家庭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在这种浓厚的亲人情感氛围攻势之下,就像水滴石穿,老子倒要看看你一个从没有过家人的傻妞儿能坚持多久!

    接下来,也不知是为了讨好还是什么,赵彩云把白天周沛芹“舌战”张经理的过程用极其夸张的修饰手法讲了一遍。

    她本来就是个能说会道的,这一刻意加工,登时就把周沛芹正常的据理力争给讲的惊心动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凭一己之力就挽回了一场生死危机,反正沙夏就听得一愣一愣的,贺兰艳敏和梁小月也听得拳头紧握,满脸都是激动。

    周沛芹脸皮薄,实在忍不住了,就插嘴道:“哪有彩云你说的那么夸张啊?我什么都不懂,说的那些话都是萧在电话里教给我的,你们都不知道,当时我的手心里全是汗,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要是坏了萧的事情,那我可真就没脸见他了。”

    “这有什么好没脸的?”萧晋笑着握住她的手,说,“我们又不靠天绣赚钱,把它留在手里也只不过是图的一点便利罢了,丢了也就丢了,跟你比起来,它连你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要是你因为它就不见我了,那我才是亏大发了呢!”

    平日里两人单独说点情话,周沛芹动不动都要害臊半天,现在被男人这么当众夸奖,登时便羞的满脸涨红,但不知为何,她没有选择躲出去或者低头,而是紧紧的反握住萧晋的手,微笑的脸上满是幸福和骄傲。

    这是专属于她的待遇,所以,赵彩云眼中的羡慕毫不掩饰,郑云苓的表情也有些复杂,只有沙夏满脸都是莫名其妙。

    她不明白,眼前这三个女人都不像是弱智,为什么却一点都不在意萧晋的滥情行为呢?

    听他随便说句情话就能幸福成这个样子,外面那些绞尽脑汁哄女朋友都得不到什么好处的男人们岂不是都该自杀了?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萧晋看出了沙夏的迷茫,但也懒得解释什么,吃过饭,为贺兰艳敏检查完身体之后,就出了家门来到梁庆有的家。

    梁老头儿正在儿媳妇梁秀兰的伺候下洗脚,见他来了,就笑着招呼道:“知道你今天要来,怕耽误你把脉,从下午开始,秀兰就把我的酒壶给藏起来了,你先随便坐,我这马上就洗完了。”

    “您这都要睡了,还打算喝两口吗?”萧晋笑着问道。

    “必须得喝两口啊!”梁庆有理所当然道,“每天都是那个量,今天一下少了那么多,我哪儿能睡得踏实?”

    对于这老头儿的酒瘾,萧晋算是彻底无语了,摇摇头,摆正脸色问梁秀兰道:“嫂子,一天二两酒,你没多给老爷子吧?!”

    “没有没有!”梁秀兰赶紧摇头,“萧老师您说了最多二两,我每天都用您留下的那个量杯来倒酒,一钱都不敢多给的。”

    “嗯,那就好。”说着,萧晋把手里的拎兜递给她,“这是我从城里一个开医馆的朋友那里弄来的药酒,补血益气,对老爷子的身体有好处,不过也是每天不能超过二两。”

    “萧老师,你别嫌我倚老卖老,”梁庆有看看那酒,便微皱起眉,说,“从很久以前,我就已经把你看成是我囚龙村的一个晚辈了,乡里乡亲的,你怎么还每次来都带东西呢?这是不是也太见外啦?”

    “这还真不是见外,”萧晋笑着说,“就像您说的,我是晚辈,您是长辈,我孝敬您是应当应分的。再说了,不光是您,我每次进城回来,也都会给沛芹云苓小月她们带东西的,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哪有厚此薄彼的道理?”

    梁庆有闻言,就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说:“要是放在几十年前,你这么说,我也只会觉得你是个懂事的晚辈,现在

    唉,世道变了,人都钻进了钱眼里,什么情义全都抵不上一张红票子,贪的良心都不要了,等回头我到了地下,要是祖宗们问起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这时,梁秀兰帮老头儿擦干净了脚,扶他躺下之后,就端着水盆出去了。萧晋把板凳搬到床边,看着眼角有些湿润的老头儿说:“您这么想可就岔喽!世道世道,那可是人世间的道儿,整个时代造下的孽,哪有让您一个人背锅的道理?

    况且,要我看啊!您非但无过,还有大功呢!”

    “哦?快说,”老头儿瞪大了眼,满是希冀的问:“我有什么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