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2章 教我华夏功夫

第672章 教我华夏功夫

 
    赵彩云说的没错,在这种问题上,男人只要做了,就没有无辜可言,毕竟连法律都没有男人被强之后算什么的说法。

    另外,她表现的虽然大度,萧晋却很清楚,如果自己这会儿真的去了,她的心里肯定会有疙瘩,回头她们三个之间再发生什么矛盾,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脱掉外套重新挂回衣架,他捏捏女人的鼻梁,说:“行了,别担心了,我去那边给沙沙弄脸,你乖乖去厨房做饭。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再说对不起什么的就太不要脸了,反正你要是没打算把我给踹了,就跟沛芹和玉香把关系搞好一点,她们都没什么心眼儿,有你帮衬着,以后我出门也能多放心一些。”

    赵彩云低头眨去眼中的水汽,再抬起脸时,眉毛就竖了起来,拧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咬牙道:“合着整个家里就我是个心眼儿多的坏女人喽!”

    萧晋笑着抱住她,在她额头重重一吻,说:“坏才好呢!你越坏,我就越喜欢!”

    “去你的,一天到晚不是欺负人就是油嘴滑舌,老娘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就不该留你在家里睡!”

    说完,赵彩云便气鼓鼓的掀帘走了出去。

    苦笑着摇了摇头,萧晋找出自己放在家里的一套针灸针,来到了沙夏所在的房间。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沙夏正在床上躺着,脑袋下枕的是被子,虽然一听见动静就睁开了眼,脸上还是残存了一丝宁静和安详。

    “喜欢这个房间么?”他关上门,笑问道。

    沙夏坐起身,冷冷地说:“除了我自己的家,我从不在意居住的环境。不过你家的被子上有太阳的味道,至少很干净。”

    萧晋瞅瞅她的脸,撇嘴道:“女人傲娇的时候,要配合一点适当的脸红才可爱,像你这样的,只会让人觉得很欠揍。”

    沙夏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抿抿唇,转移话题道:“你的妻子是一个很好的女人。”

    “谢谢!”把银针包在床边展开,萧晋说,“这一点我很清楚,用不着你来确认。”

    “这么好的女人你都忍心伤害,这更加说明了你是一个连上帝都不会宽恕的肮脏的垃圾!”

    “这一点我也很清楚,同样用不着你来提醒。”不客气的说着,萧晋抬手就将她重新推倒,“事先声明,给你改变容貌的方式,是通过针刺将真气填充进你脸部凹陷的地方,效果类似水肿,但会比较平整,让你的脸部线条看上去不那么立体,更接近东方人的脸型。”

    沙夏蹙眉思忖片刻,问:“你是想说,我会变得很丑?”

    “你又不是我女人,我管你丑不丑?”萧晋翻个白眼,“老子要说的是,虽然进入你脸部的是气体,比固体要柔和许多,但毕竟是生生塞进去异物,同样会给你带来剧痛。而且,这个还不是长效的,必须一周施针一次才能维持。”

    沙夏闻言一声冷笑,不屑道:“在我的人生中,最无关紧要的事情,就是疼痛。”

    萧晋也跟着冷笑一声,拿起一枚银针,用更加不屑的口吻说:“不懂的疼痛的人生,注定是失败的人生。”

    话音落下的同时,银针的针尖也刺进了沙夏右眼角的肌肤。

    起先,沙夏只是脸皮轻轻抖动了一下,张嘴刚要说些什么,忽然身体猛地一紧,瞳孔急剧收缩。

    “别动!”萧晋冷冷道,“如果你不想当盲人的话,就忍着这件对你而言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沙夏咬住了下唇,身体绷的死死的,额头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渗出,直至黄豆大然后纷纷滑入鬓角,络绎不绝,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湿透了两鬓的发丝。

    与此同时,她眼窝的皮肤也缓缓的鼓胀起来,一点点的将她高耸的颧骨变的不那么明显。

    接着,萧晋松开手指,将那根银针留在原位,然后从银针包里又拿出一枚,快速且精准的刺进沙夏的左眼眼角。

    沙夏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忍不住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疼?”

    “这就受不了了,你不是不在乎的么?”萧晋的声音中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情绪,“气体不同于固体,它是分散的,也是无孔不入的,所以才能让你改变后的外表看上去更加的自然,不至于真的像被人打肿了一样。

    但相应的,它对你神经的刺激也是全方位的,而且还是最直接的接触性刺激,不疼才怪!”

    “我明白了。”说完这句话,沙夏就重新咬紧了牙关,不再言语。

    萧晋嘴角翘翘,刺完她的左眼角,又双手捏起两枚银针,同时刺进了她两边的腮下。

    此时此刻,沙夏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仿佛正有无数把小刀在分割自己的脸皮一样,要不是视力没有受到影响,她绝对毫不怀疑自己脸皮和肌肉已经与面骨分离。

    身为一名杀手,她曾经受过无比严苛和残酷的训练,执行任务时,什么骨折枪伤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她才会说自己不在乎任何疼痛,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清醒的体会到皮肉和骨头分离的痛苦。

    忽然,她想起当年的华夏老师曾经提到过的一种刑罚,好像叫“凌迟”,据说要用小刀活活剐割犯人三千多刀,中途不能让犯人死去,必须让他感受到每一刀所带来的痛苦才行。

    怪不得萧晋会那么信心满满的说他的报复手段不比马戏团差,原来他还掌握着如此残忍的手段,光是在脸部就让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如果变成全身,恐怕我很快就会崩溃吧!

    真气,果然很神奇!他说的没错,华夏功夫确实是一种美妙的格斗术,明明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却能让敌人感受到万刀临身的痛苦。

    上帝啊!世间还有比这更加浪漫的杀人方式么?

    这时,头顶传来萧晋的声音:“好了,你”

    仿佛是忘记了所有的疼痛,沙夏猛地坐起身,用唯一能动的左手死死抓住萧晋的衣领,喘息道:“教我!教我华夏功夫!我愿意用为你杀十个人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