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1章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第671章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那位沙小姐呢?”见进屋的只有萧晋,周沛芹就奇怪的问道。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从行李里掏出几个布偶,先分别给了梁小月和贺兰艳敏一人一个,然后问:“二丫呢?”

    “她去翠翠姐家了。”梁小月回答说。

    “那正好。”萧晋又拿出两个玩偶和一套衣服,说,“玩偶是二丫和妞妞的,衣服是翠翠的,你们替爹爹去送给她们,好不好?”

    “好!”

    贺兰艳敏和梁小月乖乖的出了门,萧晋这才面带歉意的看着周沛芹和郑云苓说:“关于沙沙的事情,我得先跟你们说声抱歉。”

    周沛芹一怔,紧接着眼中便闪过一丝失落,而郑云苓则满脸通红,微张着小嘴,一副很想争辩些什么的样子,至于没有被提到的赵彩云,却是一脸的忐忑。

    “都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了。”周沛芹强笑着说了一句,就低头往外走,“你先歇着吧!我去做饭。”

    一看她们的表情,萧晋就知道被误会了,不由哭笑不得的拉住周沛芹,说:“你们想哪儿去了?我在这方面虽然是挺混蛋的,但这个沙沙真跟我没有一点那种关系啊!”

    周沛芹惊喜的抬起已经开始泛红的眼睛,问:“那你为什么要说抱歉?”

    “因为她的身份有点见不得光,”萧晋挠挠头,说,“可她对我来说又挺重要的,放在离自己太远的地方我不放心,想来想去也只有带回家里。虽然没什么危险,但终究是个麻烦。”

    瞬间,周沛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伸手帮着他褪去外套,柔声说:“这里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萧晋分别瞅瞅郑云苓和赵彩云,见她们也都是一样的表情,便故意问道:“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是个大恶人,在外面干下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

    “真是的,又胡说八道!”周沛芹白他一眼,拿下门旁挂着的毛刷蹲下身,一边帮他刷着裤脚的灰尘,一边自然无比的说道:“我没什么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男人在外面打拼很辛苦,回到家就什么都不要想,安心的享福就好。

    至于其它,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我都不在乎。”

    这是最典型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观念,虽然在卫道士和田园女犬的眼里是大逆不道,但没人能否定它的伟大。

    萧晋很感动,很想把小寡妇抱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但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都用眼神和目光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只有两只手,根本抱不过来。

    等等,为什么郑云苓和赵彩云的表情一样?这姑娘该不会也

    不可能吧?!老子是什么样的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世上哪有明知道是屎还要上赶着要去吃的?

    想不通,也没时间去想,萧晋摇摇头,拉起周沛芹,柔声说:“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惯着我,那我就不矫情了。跟你们说实话,沙沙原名叫沙夏,是个逃犯,但她对我来说有大用,等她在家里养好了伤,我就会把她送走。

    至于她的身份,不管是什么人问起,你们就说是我带回来治病的病人,其它的一概不知道。”

    一听“逃犯”两个字,周沛芹的脸上就露出担忧的神色,问:“小月她们”

    “放心,”萧晋安慰道,“有我在,绝不会让她伤害到孩子们一根汗毛的。”

    小寡妇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的,闻言便点点头,说:“那好吧!你先歇着,我跟云苓去做饭。”

    待两人都出了门,赵彩云就低头袖手的走到萧晋跟前,嗫嚅地说:“你你要是生气的话,可以打我一顿出气,我会捂着嘴不吭声的。”

    萧晋猛地抬起手,吓得她赶紧缩起脖子闭紧了眼,可接下来,却只是感觉到后丘一疼,紧接着人就被大力的拥进熟悉的怀抱。

    “臭婆娘,我都说过春节时带你回来了,到底有什么要紧的话,连一个月的时间都等不了,非要自己跑过来说?”

    赵彩云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哽咽道:“我我什么话都没有,就是想看看我这么自作主张之后,你会怎么对我呜呜小野狗,你真好!”

    “你私自跑过来,就为了这个?”萧晋满头黑线,“见过蠢的,没见过你这么蠢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老子现在很生气,马上转过去趴桌子上,屁股翘起来,老子要抽你!”

    赵彩云抬起脸看看他,竟然真的转过身去,双手支在八仙桌上,后背如弓,臀如满月,还回过头来,眼波荡漾,银牙轻咬嘴唇,委委屈屈的说:“这里是你家,自然你说了算,但是你要轻一点打哦,被沛芹姐听到可就不好喽!”

    你妹的,这特么哪儿是要挨打啊?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勾引!得亏是在自己家的堂屋,要是在青山镇的那个小院,萧晋早忍不住扑上去狠狠的“鞭”笞了。

    “去去去!”他强忍着心里和小腹下的火,拿起一旁衣架上的外套,边穿边没好气道,“既然非要进这个家门,那就别搞特殊,赶紧滚去厨房做饭去。”

    赵彩云嘻嘻一笑,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老子看见你就烦,出去散散心。”

    赵彩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嘴巴就撅了起来,用力撞开他的肩膀,掀开棉布帘子说:“替我跟玉香姐带个话,明天上午我等她一起去后山泡温泉。”

    萧晋心里一惊,慌忙拉住她,心虚的瞅瞅厨房的方向,低声道:“臭婆娘,你”

    “放心吧!我没跟沛芹姐说。”赵彩云白他一眼,然后又气不过的在他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恼怒道:“你真是个该死的混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怎么连沛芹姐的身边人都敢碰啊?”

    萧晋挠挠头:“我要是说是因为意外,你信不?”

    “我信你个大头鬼!”赵彩云一把抓住他的兄弟,彪悍道,“只要这小王八蛋钻过不该钻的洞,你就算是被强迫的,也是个该死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