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70章 五讲四美好青年

第670章 五讲四美好青年

 
    沙夏一动不动,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对于萧晋“杀人灭口”的说辞非常不屑。

    周沛芹见状,就牵住梁小月的手,道:“乖,我们先进屋,阿姨和爹爹有话要说。”

    待院子里重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萧晋就眯起眼,寒声说道:“有一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耐心不是无限度的。”

    沙夏转过脸:“这里是你的家。”

    萧晋一呆:“多新鲜啊!来之前不就已经告诉你了么?”

    “我以为这只是你笼络我的手段,却没想到你真的敢将一个曾试图杀你的杀手带到脆弱的家人面前。”

    “怎么,你很感动?”

    “还不至于,不过确实有一点点触动。用西方人的说法,无论你这么做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说明你是一个男人,一个拥有荣耀、值得让人尊敬的男人!”

    “哈!你们西方骂人傻逼的方式还真是别致。”萧晋打个哈哈,不屑道,“别误会,我没那么愚蠢,之所以敢带你到我的家人身边,自然是因为我有办法让你对她们构不成丝毫的威胁。退一万步讲”

    说到这里,他的身上忽然就变得杀气四溢,声音也阴森了下来,“如果你胆敢伤害我的亲人哪怕一根头发,我都会立刻放弃一切,用一生的时间来追杀你,哪怕你逃到世界的尽头!

    相信我,你所得到的报复,绝对不会比马戏团更仁慈!”

    生平第一次,沙夏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毒蛇盯上的青蛙,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起来,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绷得紧紧的,感情告诉她这很荒谬,但理智却控制住了她所有的肌肉,让她不敢动弹分毫。

    “我改主意了,你的样子还是不要让我家人见到的好。”萧晋收起气势,指着家里最右边的房门说,“从今往后,那间屋子就是你的卧室了,现在,自己进去乖乖等着,待会儿我过来为你改变容貌。”

    “马上去调查这个叫萧晋的人,”将属下带来的乔木会馆监控录像反复看了几遍,裴子衿就命令道,“我要知道他的家庭背景、详细履历、社交关系以及人物性格分析。”

    有人立刻领命而去,而在她的身旁,那个年轻下属仔细瞅瞅屏幕定格画面里那张模糊的脸,惊讶道:“头儿,这个姓萧的可是嫌犯要刺杀的目标,他干嘛要救走嫌犯啊?难不成是想私自行刑?”

    “我有说是他救走的嫌犯么?”裴子衿淡淡的反问。

    “呃”那下属一滞,满脸茫然道:“那咱们查他做什么?”

    “不知道。”裴子衿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迷茫,说,“如果不考虑动机的话,他的许多行为都与我心目中所勾勒的目标形象相吻合,可就像你说的那样,他并没有作案动机,除非他是一个心理不正常的疯子。”

    下属皱眉翻翻手里的一沓资料,说:“按照龙朔警方提供的档案上来看,这个萧晋是一名支教老师,学过华医,还帮村里的村民联系到了绣活销路,资助了一个贫困的孩子进城,除了打过两次人之外,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五讲四美好青年啊!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让人没办法把他跟疯子划上等号。”

    “他和田新桐关系匪浅,监控记录里又跟龙朔的江湖大佬贾雨娇、以及夏凝海的女儿夏愔愔行为暧昧,最后又和那个叫辛冰的女老板在男卫生间里亲热了超过半小时,这样的人,有资格被称为好青年吗?”

    “嘿嘿,那顶多也就能证明他是个花花公子,”下属毫不掩饰脸上艳羡的表情说,“跟是不是好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嘛!”

    受雌性欢迎的雄性总是会引起其他雄性的羡慕和嫉妒,这一点裴子衿非常清楚,所以闻言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又神色凝重道:“总之,这个萧晋身上有太多不符合常理的表现,只有这些表现全都找到了能够解释的通的理由,他的嫌疑才会被我排除。

    当然,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得放在马戏团的身上,近期进入龙朔境内的外籍人士,必须严格监控。”

    “是!”下属敬了个礼,转身离开,走到房门前时忽然又停下来,扭头问道:“头儿,萧晋进入你的视线,是因为案发现场的那个厕所里发生的事情吗?”

    “哦?”裴子衿饶有兴趣的回望这个自己很看重的手下,问:“何以见得?”

    “因为,按照两个当事警员的描述,田新桐当时的位置是站在嫌犯所处的隔间门外,但她被发现时,躺倒的位置却是在卫生间门口附近,尽管两人身下都铺垫了衣物,可她身下的地面明显要比同事那里干燥和洁净的多,所以,这很可能是案犯对她的一种照顾行为。”

    “嗯,”裴子衿欣慰的点点头,说,“冯洋,你观察的很认真,不错,值得鼓励!但是,有一点你还是忽略了。”

    冯洋挑起眉毛:“哪一点?”

    “她们身下铺垫的衣物是越狱嫌犯当时所穿的那套病号服。”裴子衿说,“结合龙朔警方发现出事的速度来看,作案人应该是没有足够时间为一个双臂骨折的人更换衣物的,就算有,也没有必要在那个时候连同内裤一起换掉。

    由此,我们就有理由怀疑,救走嫌犯的人和嫌犯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起码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嫌犯的地位甚至都不如田新桐。”

    冯洋慢慢睁大了眼,好一会让才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头儿你会怀疑萧晋,让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嫌疑好大啊!”

    说着,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接着道:“可是,如果真是他的话,为什么呢?这完全说不通呀!”

    “所以我们才要调查他,挖出他所有的底细和秘密。”裴子衿表情凝重道,“冯洋,在破案的过程中,逻辑思维能力与合理的推测虽然重要,但它们的作用只是为我们理清思路或者提供方向,调查和寻找证据才是我们工作的最大重心。

    你爱看的那些推理都是为了吸引人而刻意艺术化了的,可千万不要本末倒置哦!”